卡洛琳終於逃走了。 半夜三點,她從野雞車上打電話給我。 「我跑出來了。」她說,壓低聲音,像是要哭了。 「你身上有錢嗎?」我一直沒睡,心上惦記著她原訂早上九時返回馬尼拉的班機,惦記著她的淚眼汪汪和尚未還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