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零與人權》有法無罰,「一例一休」的罰與不罰

「一例一休」上路超過半年,修法的傳言不斷的在新聞中出現,試探風向。雖然工時縮短,但後門越開越大,越來越多行業及勞工被納入變形工時和84-1責任制的範圍。勞動部近日宣稱於七月一日開始進行勞檢,但多數地方

飄零與人權》虛偽的人口販運防制績優國

台灣自2009年正式通過《人口販運防制法》,上個月被美國國務院評為連續八年防制人口販運的績優國家。台灣政府為什麼積極推動人口販運防治,源自於兩千年後多起侵害移工權益的重大案件,在美國將台灣列為人口販運

飄零與人權》「最低工資法草案」:外勞薪資脫鉤,本勞絕對受害

飄零與人權》「最低工資法草案」:外勞薪資脫鉤,本勞絕對受害

台灣勞工陷入了長期低薪的魔咒。民進黨總統蔡英文上台後提出了六大勞動政策,其中之一便是主張制訂「最低工資法」。蔡英文拋出此議題後,立法院朝野黨團也相繼提出各自的版本:時代力量《最低工資法》草案,明定最低

飄零與人權》移工永遠那麼「危險」

飄零與人權》移工永遠那麼「危險」

內湖女童命案激起社會對於精神病患的恐懼,儘管小燈泡的母親強調這樣的事件並非政府急就章立法就可以解決,但仍可見政府隨即大動作掃蕩「潛在犯罪者」。 政大「搖搖哥」成為政府「落實社會安全」的第一個祭品。從民

飄零與人權》血汗薪資匯回母國,何罪之有?

飄零與人權》血汗薪資匯回母國,何罪之有?

行政院長張善政在3月22日到立法院備詢,當被問到「是否認為家務移工的勞動條件不好?」時,他的回應是:「外傭的吃住都由雇主負擔,他們賺的錢都可以匯回他們的國家。」這簡短的兩句回應,傳達了「雇主很慷慨」、

飄零與人權》長照社區化,照顧人力非典化?

飄零與人權》長照社區化,照顧人力非典化?

從總統大選前各組候選人均提出長照政見,到選後民進黨準執政團隊頻頻發表關於長照規畫的方向,足見台灣社會長照問題已十分嚴峻,政府不能不面對了。政府願意面對,當然是件好事,但是在這關鍵時刻,政府提出什麼政策

飄零與人權》還沒工作先揹債?仲介壓垮移工

近日越南移工自發性地透過臉書串連、透過在台同鄉(包括新移民、在台學生等)的相互奧援,準備了恭敬的中、越文並陳布條,帶了詳細說明苦楚的陳情書(如後附),勇敢地集結在「駐台北越南經濟文化辦事處」(簡稱「越

飄零與人權》幽靈船、異國風情與被排斥的外勞空間

google「台中第一廣場」,你會得到的排行順序如下:幽靈船、火災、美食、外勞。這個排行很有趣地顯示了台灣幾個移工聚集地的空間歷史。 出了台中車站,往右邊台灣大道,連鎖速食店的路口走進去,大約五分鐘,

飄零與人權》為什麼有勞基法保護,比沒有更慘?

農曆年假、228連續假期都過去了,勞工總期盼著連假的小確幸,但在台灣法令下,有一群人依然持續著日復一日的工作,所謂的國定假日,和他們一點關係也沒有。他們,就是台灣的「外籍看護工」。 台灣的外籍看護工主

飄零與人權》誰把灰姑娘逼成睡美人

「有好多男人要來找我!我好害怕。」 「我不能睡覺,姊姊說睡覺會死掉。」 「仲介要來找我,他們要害死我。」 「姊姊什麼時候回來?姊姊可以救我。」 今年二十三歲的斯米躺在安全的軟墊上,放鬆了全身,喃喃說著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