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貧窮之下 又現罕病 Nina的倒數計時

「家人知道你生了這個病之後,有說什麼嗎?」我看著眼前的Nina,看不出她的生命正在倒數。「他們叫我回家。回家用傳統療法、喝草藥就好。」她說得很平靜。「為什麼?」是因為比較相信傳統療法嗎?「因為怕。」N

【看見】制度剝削及社會歧視才是防疫漏洞

2月26日,新冠肺炎第32例確診,患者為一個逃逸移工,外籍移工突然又成了台灣社關注的焦點。過去的經驗,台灣社會關注移工,通常只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宣傳著台灣社會對移工的友善。另一面向

看見》跨渡而來,再見不易

看見》跨渡而來,再見不易

2016.07.18 文/莊舒晴 移工為何離開故土到異鄉工作?錢、經驗、愛情、夢想、新生活⋯⋯還有許許多多不為外人所道,也不曾被問及的原因。來自中爪哇的 Y 是為了與獄中的丈夫再相見,來到台灣當看護工

看見》消失在多元文化的外籍漁工R

看見》消失在多元文化的外籍漁工R

 2016.07.04 文/黃隆予 上禮拜日是KASAPI(菲律賓移工聯盟)成立的13週年紀念日。紀念日的前一天,R在安置中心與I等幾位移工忙東忙西、做木工、畫海報、包禮物、準備食物,為籌備13週年慶

看見》病床上的移工

看見》病床上的移工

2016.06.05 文/陳容柔 「Betty,不要走」第三次腦部開刀的印尼籍移工MI,虛弱的躺在加護病房床上,緊拉著我的手對我說道。 MI今年37歲育有2名幼子,老公在印尼照顧小孩,她在台灣照顧重病

看見》二十歲的手

看見》二十歲的手

第一次看見雅蒂是透過LINE。照片裡年輕的印尼女孩虛弱地躺在病床上,右手的手掌消失,剩下烏青帶血的斷肢。 那天晚上,工廠老闆娘說必須趕訂單,要求已經工作一整天的雅蒂留下來加班。儘管疲憊,但她不能拒絕,

看見》假日的印尼Silat時光

看見》假日的印尼Silat時光

2016.04.17 圖與文/莊舒晴 去年因為職災而住進TIWA安置中心的Imam,是個開朗熱心的人,說話有時小結巴,總是笑笑的,在另一個職災工人手術住院期間還會去探望、陪伴聊天。前幾週已經到新工廠工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