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的仲介故事書》送兩黨 盼選前提政見

12月8日當天,遊行隊伍從國民黨出發、行經民進黨,最後抵達勞動部。國、民兩黨是派出候選人角逐明年總統大位,且最有望當選的兩個政黨,也都很可能在明年的立委選舉中,搶下多數的席次,所以我們當天將《移工的仲介故事書》送給這兩個政黨。

國民黨由現任立委王裕文接下書籍。他向台下的移工們表示,很清楚這次遊行的訴求,並且支持廢除仲介制度,也和現場的群眾一起呼遊行的口號:「廢仲介,要G to G」。但我們知道,國民黨過去從未正式對「廢仲介、要G to G」做出明確的表態,我們希望國民黨盡速提出具體的政見,證明王裕文立委的發言,不是只為了選舉逢場作戲!

民進黨則由發言人李明俐出面,提出了五點說明。其中「堅決反對買工費」、「現有直聘中心的功能不足」兩點,切合本次遊行的主張。但是針對更根本的「廢除仲介制度」訴求,李明俐的說法卻語帶保留,他說「廢除仲介制度」涉及移工母國的法規限制。很遺憾的,這一點和勞動部當天發布的保守回應相去不遠。

接下來我們會繼續追問兩黨,希望兩黨候選人在看過《移工的仲介故事書》之後,能夠理解移工的困境,並且以「廢除仲介制度、強制政府對政府直接聘僱」為方向,提出具體的政策!

勞動部毫無新意、毫無誠意

勞動部在當天傍晚發布五點聲明:第一,目前引進移工的管道多元,已有直聘;第二,鼓勵直聘,但受限於來源國限制;第三,已鬆綁「非營利就業服務機構」的相關規定;第四,目前已有法規可懲處違法超收事宜;第五,引進方式宜回歸「市場機制」。

對此,我們認為勞動部不只毫無新意,也毫無誠意!本聯盟回應如下:

第一,目前有直聘制度,但成效極為不彰,今年八月監察院方針為直聘中心效能不彰提出報告,要求勞動部檢討。直聘制度十年來,比例最高的年度僅11.9%,且去年降至1.13%,而直聘率如此低落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私人仲介制度的存在。私人仲介讓雇主可以以低成本引進移工,加上目前直聘流程的繁瑣,讓雇主沒有意願使用直聘,而如今勞動部竟敢稱「管道多元」,實際上卻是「假多元、真卸責」!

第二,台灣政府作為引進移工的一方,卻始終沒有展現要全面G to G的決心,卻在面對質疑的時候,將責任推給來源國的法規限制,完全本末倒置!勞動部也很喜歡拿「印尼政府要求首度來台的家庭看護工必須透過仲介公司」來舉例,但即便如此,為什麼不能先將其他業別的印尼移工引進改採G to G?此外,越南政府在今年10月2日與勞動部的會議上,表示支持G to G的方式,那麼為何不先讓越南移工的引進全面G to G?

第三,勞動部「鬆綁非營利就業服務機構」的相關規定,事實上只是逃避政府責任的另一種方式!我們不斷訴求的是,勞動部應該在移工引進、工作的過程中,提供充足的服務與保障,而不是不斷將這些應該做的服務「外包」給仲介公司或非營利機構。堂堂勞動部,對七十萬移工希望政府扛起保障移工責任的訴求,僅僅是「鬆綁非營利就業服務機構的相關規定」嗎?此外,再試問勞動部:「非營利就業服務機構」的相關規定鬆綁至今,有多少「非營利就業服務機構」成立了?又有多少「非營利就業服務機構」能夠在目前劣幣驅良幣的仲介生態中存活?

第四,三年來「買工費」氾濫,可是勞動部究竟有多少開罰的案例?難以收集證據、無法申訴與裁罰的案例比比皆是,這一點下至地方勞工局,上至中央勞動部都知道,這是私人仲介壟斷移工就業市場的結構性問題,完全不是有罰則便可以解決的事情!此外,仲介對移工的控制,不只是金錢上的剝削,還有資訊的壟斷,讓移工往往在不知情,甚至是威逼、震懾之中損失了權益。試問勞動部,這是「裁罰」能夠解決的嗎?三十年來,真的罰了的有多少件呢?

針對第五點,我們在此嚴正要求勞動部,正視三十年來「市場機制」對移工帶來的壓迫,而非屢屢以「市場機制」的說法迴避責任!我們已經很清楚看到三十年來,已經有無數移工「市場機制」下被剝削、矇騙、犧牲。我們還要有多少移工在「市場機制」之下受害,勞動部才會明白「市場機制」從來都不是為了保障勞工而存在?

MENT新聞稿|2019移工大遊行「廢除私人仲介制度 要政府對政府直接聘僱(G to G)」 會後新聞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