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照顧正義?確保沒有人在照顧過程中受到傷害或被剝削。

台灣長照制度的現況,不論家庭照顧者或是外籍看護工,都處於道道地地的血汗狀態,而社會上個別家庭因不堪長期照顧負荷而衍生的長照悲劇更層出不窮,長照需求已是台灣社會迫切且嚴重的問題。2016總統大選,各政黨都提出長期照顧相關議題,而「2016工鬥」與台灣移工聯盟也整合長期照顧訴求,並於2015年11月6日舉辦長照論壇要求各政黨簽署,但是國民黨、民進黨、親民黨三黨並未出席該場論壇。
因此,台灣移工聯盟與「2016工鬥」特於今(11/24)日拜訪三位總統候選人,了解三黨總統候選人未來長照政策規劃,及如何解決現存血汗長照問題。

工鬥長照政策對2016參選政黨提問:

  1. 台灣現況以聘僱外籍看護工作為解決長照需求的主要方式,貴黨是否同意未來長照制度繼續維持個別家庭聘僱移工的政策?是否應限期落日此項個別聘僱政策?原因為何?
  2. 長照的核心問題是「誰來照顧」,而目前台灣有23萬的外籍看護者,貴黨在規劃未來長照制度的照顧人力時,是否包括外籍看護工?若包括,外籍看護工與長照制度的關係為何?若無包括,如何因應本地長照人力不足的問題?
  3. 目前家務勞工沒有任何勞動法令保障其勞動條件,貴黨認為應該如何保障這些家務勞工基本的勞動權益?台灣目前有超過十萬名的家務移工來台灣三年完全沒有休假,請問貴黨要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工鬥長照政策訴求

一、短期目標:取消僱用外籍看護工不得申請補助資源之限制

取消「失能老人接受長期照顧服務補助辦法」第三條:老人聘僱外籍看護工或幫傭者,不得申請第一項第一款補助項目(即身體照顧、家務服務及日間照顧服務)及「失能身心障礙者補助使用居家照顧服務計畫」排除聘僱外籍看護工之雇主的申請使用規定,使雇用外籍看護工的家庭得以使用政府的長期照顧資源。

二、中期目標:看護勞工應納入勞動基準法適用行業。

三、長期目標:停止個別僱用外籍看護工制度,政府承擔聘僱責任。

四年內全面停止個人/個別家庭聘僱外籍看護工制度,並於四年內由政府以稅收方式成立長照基金,承擔全民長期照顧責任

親民黨:回歸家庭照顧,繼續血汗!!?

對親民黨長照政策的提問:

宋楚瑜的長照制度,是以家庭照護為主,機構照護為輔,鼓勵三代同堂、子女奉養。

問:台灣目前需要長期照護的人口達78萬人,這些需要照護的78萬人之中有60%,目前已經是由家庭成員自己照護,而超過30%以上,則是由個別家庭聘請外籍看護工照護,而國家長照資源負責的比不到10%。
請問宋主席,您的長照政策跟現況有何差別?

三代同堂、子女奉養,這是將長照責任丟回給個別家庭的承擔的意思,那請問宋主席,如何解決個別家庭無力承擔照顧責任而衍生的悲劇?若您當選,如何解決這樣的問題?

對於需要照顧的身心障礙老人,宋楚瑜鼓勵成立本土長照社會企業、增加社區照護、鼓勵公立醫療機構擴充長照床位?

問:請問要如何避免長照社會企業成為以盈利為主的市場化長照?如何明確規範長照社會企業和長照盈利企業?

根據衛服部今年十月一號統計,長照床數(含醫院)約8萬床,而未來長照需求估計要20萬床,請問以現今各大公立醫院幾乎滿床的狀況下,究竟要如何擴充到足夠的床位?目標時程為何?

修法實施「政府最終責任制」:面對勞保、公保、軍保、國民年金等退休年金危機,導入集體互保的概念,設立具主權性質的超級基金,作為老人照顧與相關年金支出救火隊

問:請問這個綜合勞保、公保、軍保、國民年金的超級基金,與現今四大基金個別操作的差異為何?基金操作必定有風險,請問一旦虧損,所謂的「政府最終責任」,究竟是否仍然是由人民的納稅錢來承擔?請問政府的責任究竟在哪裡?
政策規劃也不是只有名詞而已,請問這個超級基金預估規模多大?如何支應「老人照顧與相關年金支出」?

國民黨:長照保險市場化?長照服務變商品!!

2008年馬英九的總統選舉政見,2012年「長照保險法」上路。但是今年已是2015年底,「長照保險法」仍不知在何處?而「長照保險法」的先行法案「長照服務法」也必須等到2017年才能實施。馬英九的政見已明顯跳票!

而國民黨推動的長照雙法之一的《長照服務法》,其規範的是長照機構設立條件、長照人員規劃等,但目前不僅機構數量不足,面對七十八萬失能人口,只有兩萬多名長照人力支應,政府總服務量也僅佔失能人口約4%!以如此的服務量究竟如何開辦「長照保險」?而對於尚未通過的《長照保險法》,國民黨甚至往市場化的方向推行,開放金融保險財團進駐分贓長照保險大餅,徹底把長照服務變成商品!

另外現存23萬外籍血汗看護工的勞動權益,國民黨執政八年毫無改善。而談到外籍看護工的血汗長照現況,不能不算勞委會前主委、日前出線擔任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朱立倫副手的王如玄的帳!王如玄除了在勞委會主委任內,編列2056萬預算對關廠工人提出告訴之外,對於民間團體要求立法保障家務勞工的訴求,消極拖延,甚至在勞委會《家事勞工保護法》官方草案中,明訂只要「勞資雙方同意」,家務勞工就可以不用放假、不用休息,形同將家奴制度合法化!而今長照需求迫在眉睫,各政黨都提出「培養本地長照人力」的政策,但家務勞工連最低勞動條件保障都沒有,長照人力究竟從哪來?血汗長照又要如何終結?

對國民黨長照政策的提問:

  1. 請問政府規劃中的長照制度將朝向營利化,並計畫開放金融保險業進入長照市場,長照保險若市場化,如何面對長照服務變成商品,長照服務內容階層化,經濟弱勢者的長照需求如何得到滿足?
  2. 面對78萬失能人口,國民黨的長照政策規劃,預計培養多少長照人力?長照人力的來源為何?培養長照人力的時間表為何?
  3. 國民黨規劃中的長照保險給付方式,包含現金給付,請問要如何避免民眾請領現金給付然後轉請外勞擔任長照人力?而長照服務沒人使用的情況?
  4. 在現金給付制度存在、長照服務不足的情況下,如何增加長照服務量?服務量推展的時間表為何?

民進黨:長照2.0,服務量提升多少 ?  8%→?%

民進黨於此次大選提出「五大社會安心計劃」,長照計畫就是其中一個重要項目。9月初民進黨提出「長期照顧體系10年計畫」簡稱「長照2.0」,現階段希望利用稅收制取代保險制,用330億的指定稅收,加速建構社區照顧服務的質與量,以打造一個「付得起、用得上、溫馨而人性」的長照服務體系,並針對現行長照法的四項不足(預算編列不足、照顧人力不足、鄉村資源不足、社區服務不足)提出補足方法,更希望在當選後達到長照政策的六個目標(推動住宅化及社區化的長照服務、強化公共醫療體系、培育質優而且量足的人力、縮短長期照顧的城鄉差距、穩定長期照顧財源、設置跨部會的「長期照顧推動小組」)。

但在這些看似完善的政策規劃下,卻未解釋在330億預算下,究竟可以達到多少的服務量?設立多少的照顧機構?於政策內提及現在家庭對於便宜好用的外籍勞工的依賴,將導致長照建立無法完善,但卻未見到民進黨在外籍看護工部份提出對應方法。對於目前機構式照顧營利化所帶來的種種問題,卻只是提出政府財源優先適用於擴大非營利組織,而未從根本解決。請民進黨在提出長照政策的同時,不應躲避掉實際發生的問題。

對民進黨長照政策的提問:

  1. 以稅收制社會福利方式解決長期照顧問題固然很理想,但重點是能滿足多少長照需求?330億預算,如何達到目前78萬失能人口在地老化的想像?能提供多少%服務?能設立多少照顧中心?
    民進黨應提出服務量的預定目標。
  2. 對於現在22萬名個別家庭聘僱外籍看護工,因為便宜好用而受雇主依賴,但卻未將外籍看護工納入長照人力,請問如何解決本地長照人力短缺問題?又如何解決外籍看護工過勞情況?
  3. 不論是保險制或是稅收制,將長期照顧服務市場化/營利化後,都將引誘市場哄抬價格,無法提升品質,民進黨提出保險制會造成上述影響,但不論在何種財源收入下,只要照顧服務營利化/市場化後,都將造成上述情況,民進黨將如何提出有效管理?
MENT新聞稿|血汗勞工問總統:照顧正義在哪裡?
標籤: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