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職工中心許惟棟0911089400、台灣國際勞工協會陳秀蓮0939503121

鼎元光電科技公司,9/28發生一起工安事故。菲律賓籍移工Deserie Castro Tagubasi ,在清洗電路板時,遭有化骨水之稱的「氫氟酸」溶液噴濺在後方腿上,造成大面積腐蝕,送醫不治。

安全防護不足  公司重獲利輕人命

氫氟酸是光電、半導體業蝕刻及清洗製程常用溶液,具有很強的腐蝕性及劇毒,廠方為了節省成本竟只提供「半套防護衣」已是嚴重過失。根據媒體導,事發當下工廠聲稱已塗抹葡萄酸鈣乳膏。然而,若噴濺範圍僅有手指大小,葡萄酸鈣乳膏或許有作用,但面對大面積潑灑,使用「六氟靈」且必須「大量沖洗」才是第一要務。雖然六氟靈500ml左右,要價新台幣3至4千元,不算便宜,但鼎元光電身為台灣第二大LED元件廠商,去年營收超過新台幣30億,有沒有在廠區配置最需要、最有效清洗劑?準備的數量是否充足?不論是防護衣或清洗劑,難道公司對於人命安全的重視程度,遠遠低於對於利潤的追求?

保命資訊要多語  勞動部視而不見

根據死者移工同事表示,事發當下現場一片慌亂,沒人知道該如何處理,藥品不知放在哪裡,一堆瓶罐完全沒有移工能理解的母語,甚至有移工表示完全不知道自己每日清洗主機板的藥劑竟然這麼危險,嚇的打算契約到期就要換工作。這樣的情況,完全顯示了工廠對於讓員工了解所接觸毒物有什麼風險、造成什麼危害、如何防護、解毒劑是什麼、放哪裡、安全庫存量與效期等,這些基本的資訊揭露完全沒有做到。事實上這樣的狀況也不只發生在鼎元,在更早之前發生敬鵬、矽卡因為存放危險化學物品導致的火災造成14死11傷,當時移工與聯合其他團體開了五場記者會、一場大遊行,一再呼籲勞動部必須負起責任,要求所有工廠「保命資訊要多語」,至今一年多,換來的只是勞檢單位在一條性命犧牲之後,才要求工廠「更換全套防護衣」,那請問在災害發生之前,勞動部及勞檢單位到底在做什麼?

環保累犯鼎元光電至今沒有提出和解方案

本案事發後,家屬立即被仲介警告「絕對不可以找台灣NGO」,然而仲介公司提供給死者父母簽名的委託書,委託項目除了處理遺體,勞保,包含所有相關事宜,甚至包括跟雇主和解,弔詭的是,被委託人除了死者的姊姊,竟然還包括了雇主鼎元、仲介、菲律賓辦事處。而當家屬於9/10抵台後,NGO陪同前往菲律賓辦事處拿回委託書,竟被仲介及辦事處告知,認證未完成無法歸還正本,並告知家屬,NGO一再搗亂,會阻礙死者遺體運回國。家屬在台期間,仲介得知NGO要帶著家屬去殯儀館看遺體時,竟跟家屬說:「不准跟NGO去,如果沒有仲介公司陪同,你們會被告」。

目前,菲律賓的家屬被仲介及菲辦告知,遺體將於9/18日凌晨回國,公司願意在9/17跟家屬談,條件是絕對不可以有NGO陪同,家屬如果有委託的律師可以陪同,但不能帶自己的通譯。在台灣的家屬也不斷被仲介及菲辦告知,公司已經認錯,和解就都沒事了,9/18遺體就要回國了,最好順利解決問題,讓遺體順利回國,不要讓NGO搗亂。事發至今已經超過二十天,家屬來台也已經一週,公司始終對媒體表示會跟家屬妥善處理,但是從頭到尾沒有提出任何和解方案,還選在遺體回國前一天,附帶一堆條件才能談判。究竟「誠意」在哪裡?鼎元雖然沒有違反職業安全衛生法的紀錄,但卻是環境污染黑名單。2010年至今,幾乎每年都因為排放廢水未符合放流水標準而被開罰。也就是說,從有紀錄開始算起將近十年的時間,鼎元光電公司知道廢水處理系統有問題,寧願被罰錢,無視其排放廢水中含有鎘、砷、硼、氟化物等有毒物質對環境、生態及人體造成的影響。一個移工之死,更凸顯鼎元營利優先,無視其聘僱之勞工及周遭居民的人身安全。

29歲的年輕生命,揭露了台灣長期以來被忽視的兩大問題:

一、所謂3K產業,意即骯髒(kitanai)、辛苦(kitsui)、危險(kiken),普遍存在於中小型夕陽產業,及部分高科技、化工等產業。由於職業風險高,普遍台灣人不願從事,然而政府不願花心力改善這樣高風險的就業環境,但又必須滿足資方人力需求,便透過政策開放引進大量廉價移工。最終,所有意外發生的成本及風險,全部由這些最底層、沒有聲音、不會抵抗的外籍移工承擔。

二、引進移工本為政府該負起的責任,然而三十年來,政府卸責,放任私人仲介制度壟斷移工就業市場,透過資訊差、高額仲介費、高額貸款,長期控制七十萬在台移工,儼然形成牢不可破的結構性壓迫。尤其在各式各樣的職災以及死亡案件,更加清楚的看到,明明是職災當事人,或是死者家屬,面對仲介和公司的壓力,卻只能步步退讓。

上述這些問題並非難以察覺,而是被進一步被美化成「台灣讓移工賺錢、學技術,回家鄉過好日子」,這些「意外」都只是「個案」。這樣的假象,麻痺了大眾的視角,滿足了社會道德的底線,形成牢不可破的壓迫性結構,緊緊地控制了七十萬外籍移工的勞動力,每年一批一批回國,再換過一批一批新的進來,然而活的能不斷進來就好,出去的是死是病是傷,都是個案,沒有人在乎,這就是整起事件真實的樣貌。

死者家屬有以下三項訴求:

一、請勞動部徹底調查,公司第一時間如何處理?公司有清楚告知勞工資訊嗎?公司事前有訓練嗎?當勞工在從事工作前,有讓他們知道工作的危險性、遇突發情況,該如何處理嗎?

二、任何金錢都無法負擔我妹妹的生命,但是我們要求公司必須對於這件事要付最大的責任,請公司拿出誠意來面對。

三、台灣政府和公司應該對勞工的安全防護負起責任。這件事不只為了我妹妹,我們希望其他勞工不要再發生同樣的事情。我真的不希望我妹妹這樣的情況再次發生。

針對本案以及家屬訴求,台灣移工聯盟認為,仲介收取服務費,卻未協助移工要求雇主依法保障其工作環境,且出事之後反而管控勞工對外聯繫,勞動部應嚴格查辦,依法懲處。此外,台中菲律賓辦事處不但未協助勞工與雇主求償,反而積極配合資方遊說家屬和解,勞動部應以MOU平等簽約兩方之立場,要求菲律賓辦事處善盡照顧勞工之義務。

因此,台灣移工聯盟有以下訴求:

  • 本案家屬已委託律師,請仲介及菲律賓辦事處不要再騷擾在台灣工作的妹妹
  • 公司告知9/17將與家屬面談,家屬會帶著律師及通譯出席,請公司確實拿出誠意面對。
  • 勞動部應落實勞檢,嚴格處罰違法雇主
  • 勞動部應嚴格懲處未善盡受託責任之仲介
  • 勞動部應以MOU平等簽約兩方之立場,要求菲律賓辦事處善盡照顧勞工義務,以表達勞動部對於勞工權益的重視!
MENT新聞稿|職災是人禍 家屬要公道
標籤: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