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聯絡人:
台灣移工聯盟/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許惟棟 0911089400  陳秀蓮0939503121

8月31日,新竹發生了一起警方處理民眾通報涉嫌竊盜的案件,對一名越南籍逃跑外勞阮國非,近距離開了9槍,導致失血過多身亡。這九槍揭露了台灣社會對逃跑外勞的恐懼及汙名,輿論一面倒的支持警察開槍,但一條27歲的生命何以變成逃跑外勞?何以客死異鄉?全部都在逃跑的汙名下,難以被社會理解及討論。阮國非的家屬自案發後一直未能取得當天現場的畫面及訊息,監察院記者會後,較完整的救護車行車紀錄器影像曝光,阮國非父親阮國同於9月16日晚間,看到救護車畫面後,情緒激動暈倒送醫。家屬質疑阮國非的死是不是延誤送醫造成?又是誰在現場指揮造成這個結果。

【若第一時間送醫,阮國非也許還見的到家人】

根據中央社及BBC所公布的救護車行車記錄器影像,案發現場先後來了兩台救護車,根據影像,現場包括員警和民防及救護員至少有六人以上,面對一個身中九槍的人,應可輕易地將傷者壓制進行急救及送醫。但第一台救護車抵達,救護員下車時,從畫面中看到員警以手勢阻止救護員前往查看阮國非傷勢,此時阮國非坐臥在警車旁,仍有生命跡象,隨後救護車載了自行跑上救護車的民防離開。第二台救護車前來,只見身中九槍的阮國非躺在地上,身旁圍繞著多名警消人員,當時生命跡象如何不得而知。

由於救護車行車紀錄器的時間並未矯正,我們無從得知兩輛救護車抵達的時間差,我們同意救護員須在一個安全的環境下進行急救。但對整個救護過程,我們仍要提出兩項質疑:

1、消防員獲報時究竟掌握多少訊息?是否得知現場有槍傷病患?

根據新竹縣消防局長孫福佑接受媒體採訪的說法,消防員當天僅被告知現場為員警及民防人員遭受攻擊受傷,因此按慣例配出一台救護車,救護員到現場發現有兩名傷患,立刻請求支援。這是否表示員警通報時,並未將現場實際情況告知,導致救護員無法準備足夠的人力及救護設備。

2、現場由誰指揮?為何第一時間未對阮國非進行急救並送醫?

根據第一台救護車影像,阮國非當時坐臥於警車旁,後緩慢痛苦躺到地上翻身,並試圖鑽進車底躲避,之後再試圖打開車門被員警以警棍撥離警車。孫局長表示當時阮國非「情緒亢奮」、「與警方呈現對峙狀態」,消防員手無寸鐵「當然是先救另外一個能救的」。問題是,當時阮國非已身中九槍,從畫面中可以看出阮國非只能靠坐車門旁,連起身的力量都沒有。現場的對峙是由誰判斷及指揮?導致消防人員第一時間未對阮國非進行積極的處置,從畫面中可以看到,一群人眼睜睜看著身中九槍的阮國非倒臥現場流血掙扎,鼻樑受傷的民防先行由救護車載送離開。

阮國非案發生後,與論一面倒的支持警方開槍,批評移工團體罔顧警察安危,我們現在提出這些質疑,可能引發另一波罔顧消防救護人員安危的攻擊。但我們仍要將這些疑問指出,因為如果現場做的判斷不同,將指向另一個完全不同的結果:若及時送醫,也許阮國非根本不會死。也唯有指出這些問題,釐清責任歸屬,才能真正的保障第一線警消執勤時的安全,確保如阮國非死亡的憾事不再發生。

【移工枉死照見新南向的空洞虛偽】

阮國非案發生後,移工團體及人權團體多次召開記者會,家屬也在團體陪同下前往監察院陳情。針對此案引發的員警用槍是否違反警械條例,開槍的比例原則問題,基層員警人力不足、民防執法正當性,及台灣將近65萬的東南亞移工面臨的政策困境已多次提出,除了協助家屬找到真相及公道外,更期待透過此案,解決長期的結構性問題。

蔡英文政府上台後,大力推動「新南向政策」,號稱將「促進區域交流發展與合作,重新定位台灣在亞洲的角色」;「以「人」為核心,深化雙邊青年學者、學生、產業人力的交流與培育,促進與夥伴國人才資源的互補與共享。」;「針對來臺從事專門性或技術性工作的外籍移工,研議建立評點制度,符合條件者可延長居留年限,並鼓勵參與技職培訓與報考證照;強化雙向專業人力交流,確保赴外工作人員回臺社福保障之銜接,並簡化來臺申辦程序,強化人才供需媒合,協助國內企業尋才。」等。但在大張旗鼓的新南向政策宣言背後,實際上在台灣與我們共同勞動、共同生活的65萬東南亞移工,卻依然在奴隸制度般的移工政策底下,連最基本的權益:自由轉換雇主、基本的勞動法令保障、不受仲介剝削的權力都沒有。

阮國非之死,這條逃跑移工的命,揭露了台灣長期對移工的歧視,及南向政策的虛偽。阮國非案新聞一出,湧入移工及人權團體網站的攻擊留言,如「偷竊還講人權」、「逃跑就是犯法」、「外勞不想來可以不要來」、「逃跑、偷車還攻擊警察,死了活該」、「人權團體才應該被槍殺」,這些對移工艱困處境缺乏理解,毫無就事論事空間的言論,凸顯了蔡英文政府「新南向政策」虛有其表,對真實被南向政策影響的人只有空洞虛幻的政策謊言。撇開阮國非越南的國族身分,台灣社會必須面對一個殘酷的問題,就算阮國非如警方所言,是一個偷車拒捕的人,他的罪該送命嗎?

阮國非父親來台至今16天,他未能從台灣官方得到他兒子為何而死的答案,亦無管道一窺現場影像,甚至要面對醫院追討阮國非急救的18106元醫藥費,才能申請相關死亡文件。這筆醫藥費最後由毫無親屬關係的台灣網友,未事先告知的情況下去醫院協助繳清,政府/國家機器製造的問題卻是底層人民在面對及協助。阮國非案已不是單純警察用槍的問題,而是蔡英文政府新南向政策下的人權問題,網路謾罵及政府對此案的默不作聲,才是台灣移工所面對的真實風景及困境。

對於阮國非案件,台灣移工聯盟有以下幾點訴求:

一、 公開追捕該阮國非過程之完整影像記錄,警政署及消防署應對本案重新調查有無執法    過當,並提出調查報告。
二、 查緝逃逸外勞應屬移民署業務,不應歸於警察辦理。徹底檢討警政系統對查緝移工身份的做法。
三、 加強警政人員的種族/族群平等教育,避免類似案件再度發生。對遭警槍擊死亡的阮國非,警政署應負法律與人道責任。
四、 蔡英文政府應兌現選前承諾,廢除就業服務法53條,使移工得自由轉換雇主。
五、據了解阮國非在救護車內有用越南語說話,家屬離台在即,希望能讓家屬在離台聽到     阮國非最後的遺言。

MENT新聞稿|大張旗鼓新南向 移工枉死沒真相
標籤: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