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自1992年引進東南亞移工,為我們付出心力貢獻青春的國際移工,已是我們共同生活的一部分。政府必須從政策上,讓移工們跟我們每一個人一樣,活得像人,工作得有尊嚴。面對今年的9合1選舉,我們特別提出以移工運動為視角的地方性訴求,希望會參與投票、重視被制度排斥、壓在底層的勞動者權益的「選民們」可以作為投票的參考。

移工政策的制定多是中央層級由勞動部負責,過去台灣移工聯盟針對移工政策已提出以下訴求:

  • 反血汗長照、家務工要有勞動條件保障
  • 廢除私人仲介,強制政府對政府的直接聘僱
  • 藍領移工可以自由轉換雇主
  • 廢除藍領移工聘僱年限
  • 非公民政策決定權

在我們對中央的訴求的前提與原則下,我們提出了幾個地方政策面向的參考:

  • 減少仲介壟斷提升地方就業服務

目前移工的勞動力市場,因仲介長期壟斷工作機會與媒合機制,以致2008年便成立的直接聘僱中心始終成效不彰,也造成2016年雖廢除三年出國一日的規定,但仲介仍能「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地私下聯合兜售工作機會,而無法保障移工的工作權。我們主張,在仲介制度仍未廢除的當下,政府至少應提供充分的媒合資源,包括媒合網站的多語訊息、媒合過程的多語服務、媒合場所的充分利用等,讓目前因期滿、勞資爭議等原因轉換的移工,能詳實地理解新的工作機會,避免仲介單方面選工、不給錢就沒工作機會的人肉市場狀況,落實國際移工在工作權保障上的「國民待遇」原則。因此,地方政府應依各縣市移工人數,在就業服務機構聘僱足額的雙語人員,協助移工轉換雇主的就業服務,減少仲介壟斷,保障移工權益。

  • 終結長照悲劇重視照顧正義

截至2018年三月,台灣的老年人口已達330萬,全國老年失能人口數推估高達42萬,65歲以下之身心障礙人口達69萬,「長期照顧政策」早已成為中央到地方不得不面對的課題。然而,中央政府推動的長照ABC僅著重居家、社區式的長照服務,服務量能依舊無法滿足所有有照顧需求的家庭,另一方面,中央政府長期放任機構式服務走向市場化,更於2017年底通過《長期照顧服務機構法人條例》,為壽險業開啟進入長照產業的大門──政府由此輕巧地卸下長照機構公共化的責任。對此我們主張:

  1. 廣建公立長照機構,由政府承擔照顧責任

至 2018年,全台由政府設立的老人福利機構僅15家,佔所有老人福利機構(1,103家)的1.35%。公立機構的長期缺席,造成有機構照顧需求的民眾無法獲得普及、平價的照顧服務,轉而聘僱廉價的外籍看護工,或由家人自行照顧,照顧工作被迫反鎖在家戶當中,無法社會化。因此我們主張,地方政府應廣建公立長照機構,讓照顧工作社會化,讓家庭卸下照顧的重擔!

2.確保長照人力、保障照顧者勞動條件、落實照顧正義

長照是勞力密集的工作,因此長照人力的規劃是長照政策的根本。截至2018年八月,全台外籍看護工人數已突破25萬,其中23萬為家庭看護工,機構看護工僅佔0.6%(1萬5千名)。我們認為,唯有保障照顧勞動者的勞動條件,才能有好的照顧服務。因此我們主張,在本地照顧服務員嚴重短缺的情形下,地方政府應將外籍看護工也納入整體長照的規畫之中──參考過去曾試辦的「外展看護服務試辦要點」的「走動式服務」,在地方政府設置的公立機構中,結合本、外籍看護以三班制輪班制調配人力,並給予勞動者有保障的薪資水準,避免任何照顧勞動者的工時過長,落實「照顧者與被照顧者都不被壓迫」的照顧正義!

  • 移工是人不是績效取消查緝逃逸外勞相關績效

為了保障藍領移工的基本人權,地方警政機關應廢除「抓逃跑外勞」的績效獎勵。移民署在101年七月,結合國安力量聯合國安局、警政署、調查局、海巡署等跨部會執行「祥安專案」查緝逃跑外勞。因此,上至警政署,下至地方分局,都將查緝失聯移工列為員警績效,因績效影響員警調動及升遷,透過這種方式將原本屬於移民署的業務,以國安之名細緻地編列進各地基層警網。實際上移工人數約為70萬人,其中行方不明的總數約為5萬2000人,逃逸移工的比例約為總人數的7.4%;這幾年移工犯罪率0.27%,移工犯罪率根本遠低於年度犯罪率1.24%,數據證明失聯移工跟本不如祥安專案說所,犯罪率高是社會治安隱憂。去年失聯移工阮國非遭員警近距離開九槍致死,引發警方以警械查緝失聯移工的正當性。阮國非案發生前,警方查緝失聯移工造成傷亡的案件層出不窮,近期荷槍實彈的霹靂小組在中壢夜市查緝幾名逛街的女性失聯移工也引起撻伐。移工因為使人為奴的移工政策,成為失聯移工違反了移民法的「逾期居留」,他們犯的是行政法,不是刑事罪犯,在基層員警人力不足勤務繁雜的現狀下,應將查緝失聯移工的工作,自員警績效項目移除,將基層員警人力作更有效的安排。

MENT新聞稿|共同生活在地方 移工權益要解方
標籤: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