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民進黨政府計劃將蔡英文競選時承諾的「最低工資法」,於明年提出草案,傾向將外勞與最低工資脫勾。立法院同時有民進黨立委提案,要求國發會,會同財政部和勞動部在三個月內針對勞工調薪至三萬及外勞與基本工資/最低工資脫鉤等提出評估報告。

勞基法修惡這場仗打得如火如荼,全面執政的民進黨政府,將代表勞工權益樓地板的勞基法修惡,拿掉工時、休息、加班上限的保障後,企圖用總統的夢想薪資–「最低工資三萬」這種虛幻的說法,而實際則是欲將外勞薪資正式從基本工資脫鉤的目的。正當全面執政的民進黨將勞基法修惡之際,蔡英文拋出總統的夢想薪資三萬元,用來掩飾民進黨政府為圖利資本家出賣勞工的真面目。
況且讓外勞薪資與基本工資/ 最低工資脫鉤,其結果是不分國籍的打壓本外勞,將造成台灣整體勞動條件的惡化,本外勞將一起承擔苦果,我們對此表達嚴厲譴責,並基於以下理由,堅決反對民進黨政府將外勞工資與基本工資脫鈎的政策規劃:

一、外勞薪資脫鉤,當代奴工制度更加改惡

過去勞動部總是對外宣稱:「外勞只是補充性人力」。然而台灣引進外籍移工至今二十五年,目前人數直逼七十萬,在台工作時間最長可達到14年。如此長的時間、如此多的人數早已顯示外籍移工不但不是補充性人力,甚至已經成為撐起台灣長照、製造、營建、漁業等重要基層產業的主要人力。然而號稱民主、進步的台灣,卻存在著不得自由轉換雇主、私人仲介制度、家務勞工無勞基法保障等「當代奴工制度」,如同枷鎖般緊緊掐住移工們的咽喉。面對這樣的當代奴工制度,若是民進黨政府再將外勞薪資與基本薪資脫鉤,移工的勞動條件將更加惡化。

二、勞工低薪問題並非本外勞脫鉤能解決

民進黨首次執政的2001年,當時的勞委會主委陳菊為了回應資方團體的脫鉤要求,在經發會上提出雇主可從外勞薪資扣除膳宿費。截至目前為止,雇主可以依法從外勞薪資中扣除五千元膳宿費,因此實際上外勞的薪資早就與基本工資脫鉤。然而至今17年來,移工廉價的勞動力讓資本家賺飽飽,GDP每年都成長,但是本勞的薪資有增加嗎?事實是,每次調漲基本工資,喊著脫鉤才能照顧本勞的資本家,從來沒替本勞加薪過,外勞薪資與基本工資脫鉤可以照顧本勞的說法,早已不攻自破。

三、外勞越廉價、本勞越失業

2007年全國產業總工會理事長盧天麟擔任勞委會主委時,將家務移工的薪資與基本薪資脫鉤。當時勞委會花費許多資源訓練一批二度就業的本地居家照顧員,但是當雇主只要花15840元,便可以使用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無需給予加班費,家務、照護各種工作無所不包的外籍移工時,誰會想要使用相對「申請手續繁瑣」、「薪資較高」、工時薪資加班各種勞動條件「限制重重」的本地勞工呢?因此這些本地居家照顧員即便技能在身,卻仍然找不到工作。這個血淋淋的實例告訴我們,一旦外勞薪資與基本工資脫鉤,老闆會選擇花三萬聘請本地勞工?還是花兩萬甚至更低的薪資聘僱年經、聽話又好用的外勞?顯而易見的是,外勞薪資脫鉤,勢必造成國內企業競相追逐最低勞動成本,進一步惡化整體勞動條件。

四、使用廉價勞動力,引鴆止渴,25年來人數管控形同虛設

民進黨政府也知道一旦外勞薪資脫鉤,廉價勞動力勢必衝擊整體勞動市場,因此不斷對外說會「嚴加控管外勞人數,不會讓外勞搶本勞工作」。事實上,根據勞動部統計,引進移工25年來,外勞人數直線攀升,今年外勞人數甚至較去年成長幅度大增八成,創23年來次高。外勞人數激增的關鍵因素在於,2013年政府為回應企業要求放寬外勞引進,吸引台商回流,開放企業透過多繳就業安定費3000至7000元,增買外勞名額,五年來光此機制就增加了28.4萬外勞。由此可見,當企業資本家需要廉價勞動力時,所謂的「政府會嚴加控管外勞人數」的說法根本不堪一擊。

五、血汗經濟惡性循環,薪資脫鉤成為資方分化勞工抗爭的籌碼

當政府以外勞薪資脫鈎,做為吸引企業回流的策略,根本難以吸引「優質企業」,只能拉回勞力密集企業。大量使用廉價勞動力,不但無法提昇經濟成長,無法產業升級,反而將向下沈淪為「血汗經濟」模式,甚至會導致部分努力追求升級的產業被排擠甚至退級。使用廉價勞動力的血汗經濟,勢必持續惡化台灣整體勞動條件,甚至成為資方分化勞工抗爭的籌碼。環顧台灣現實的勞動現場,幾次大型的勞資爭議,我們都看到勞工抗爭時,雇主讓大批外勞、外包工、派遣工等填補抗爭工人的工作位置,藉由失去工作的威脅來打壓勞工抗爭。

六、違反國際公約之「同工同酬」基本人權價值

「國際勞工公約」明文規範,任何國家聘僱外國人,報酬不可低於本國國民,也禁止就業歧視。另外我國於所簽署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 第26條:「人人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且應受法律平等保護,無所歧視。」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ICESCR)第7條:「獲得公允之工資,工作價值相等者享受同等報酬,不得有任何區別……」。一旦外勞薪資與基本工資/最低工資脫鈎,台灣將違背自己簽署的國際公約。

環顧現今的勞動現場,整體勞動條件持續惡化,移工成為當代的奴工,而本勞也從正職工被分化成派遣、約聘僱、外包、承攬。當勞工作為一個階級,被用身份、國族、性別、年齡分割成碎片時,全面執政不到兩年的蔡英文政府完全有恃無恐,民進黨「資本家政府」的真面目已經毫不遮掩,醜態盡現。面對如此節節敗退的處境,勞工們沒有本錢再被分化。資本的特性就是不斷追求最大利潤,因此在職場上,只要有一批更廉價的勞工,所有勞工就難以爭取更好的勞動條件。所以,唯有不分國籍、身分的工人團結起來,才能迫使資方提高整體工人的勞動條件,才能真正找回勞工的權益和尊嚴。

因此,我們提出下列嚴正聲明:

「我們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外勞工資與基本工資/最低工資脫鈎,並要求蔡英文總統及其行政團隊,改革移工的當代奴工制度,並且停止所有勞動條件的改惡,撤回勞基法修惡草案,還給勞工七天國假」。

聲明稿|「反對外勞與基本工資/最低工資法脫鉤」聲明
標籤: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