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聯絡人: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許惟棟 0911089400  陳秀蓮0939503121

2017年8月31日,新竹發生了一起警方處理民眾通報涉嫌竊盜的案件,對一名越南籍逃跑外勞阮國非,近距離開了9槍,導致失血過多身亡。這九槍揭露了台灣社會對逃跑外勞的恐懼及汙名,輿論一面倒的支持警察開槍,但一條27歲的生命何以變成逃跑外勞?何以客死異鄉?全部都在逃跑的汙名下,難以被社會理解及討論。

【真相未明卻四處放話要求家屬和解】

阮國非案發生後,移工團體及人權團體多次召開記者會,阮國非的父親也在團體陪同下前往警政署、行政院、監察院、總統府陳情。當時來台16天,始終未能從台灣官方得到他兒子為何而死的答案,亦無管道一窺案發現場影像,甚至連兒子在救護車上最後的遺言,都被以偵查不公開為由拒絕提供。

在無計可施下,家屬將全案委託在台友人、律師及移工團體處理,回到越南辦理後事,2017/10/26先是有人自稱台灣警方代表人,撥打家屬手機,跳過在台灣委託的代理人,直接跑去找越南阮國非家屬,希望私下談和解,全程沒有出示身份證明及警方委託書,家屬不堪其擾,明白表示全權委託律師處理,之後和解不了了之。2017/11/6又有仲介私下連絡家屬,說警察要求家屬必須親自來台才能取得阮國非的「相驗屍體證明書」,家屬再次表達以委任代理人處理,同一時間,家屬委託的在台友人,收到竹北分局分局長告知,判決結果可能對阮國非不利,希望家屬不要堅持,盡快和解。

事實上,從頭到尾阮國非家屬的要求很簡單:勘驗警方秘錄器,藉此了解案發現場的真相為何。但是台灣政府和警方一方面以偵查不公開為由拒絕提供,並且對外聲明「本案處理沒有任何疏失」,另一方面卻透過各種管道私下接觸家屬,軟硬兼施的要求家屬和解。

姑且不論這樣的做法是否有不當滋擾被害人家屬之嫌,阮國非案進入偵查階段四個月以來,家屬及律師都在等待「相驗屍體證明書」,甚至多次具狀要求盡快提供,卻始終無法取得該文件。然而奇妙的是,不論是前往越南的警方代表、越南仲介、或是竹北分局分局長似乎都相當了解該文件的內容,不斷地以此私下要求家屬和解。所謂的偵查不公開,難道是只對阮國非的家屬及其委託的告訴代理人不公開?

【移工枉死照見新南向的空洞虛偽】

阮國非案至今已近五個月,但是案件真相卻始終尚未公佈。1月18日,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將召開偵查庭。阮國非的父親阮為了兒子死亡真相,再次來到台灣,要求台灣政府公布案發現場影像,釐清及追究責任。

阮國非之死,這條逃跑移工的命,揭露了台灣長期對移工的歧視,及南向政策的虛偽。阮國非案新聞一出,湧入移工及人權團體網站的攻擊留言,如「偷竊還講人權」、「逃跑就是犯法」、「外勞不想來可以不要來」、「逃跑、偷車還攻擊警察,死了活該」這些對移工艱困處境缺乏理解,毫無就事論事空間的言論,凸顯了蔡英文政府「新南向政策」虛有其表,在大張旗鼓的政策宣言背後,實際上在台灣與我們共同勞動、共同生活的65萬東南亞移工,卻依然在奴隸制度般的移工政策底下,連最基本的權益:自由轉換雇主、基本的勞動法令保障、不受仲介剝削的權力都沒有。

此外,針對此案引發的員警用槍是否違反警械條例,開槍的比例原則問題,基層員警人力不足、民防執法正當性,及台灣將近65萬的東南亞移工面臨的政策困境,台灣的政府及社會應該誠實面對這些問題。除了協助家屬找到真相及公道外,更應透過此案,解決長期的結構性問題。

新聞稿|真相未明九槍案 家屬跨海討公道
標籤: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