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緊發條搞防疫,人權保障卻佛系_1210國際人權日行動新聞稿

    近日因為兩批入境檢疫的印尼移工,篩檢出108名確診,間接曝光了隔離檢疫期間,雇主委託仲介,仲介再委託的醫管公司,讓48名移工睡在無隔間的大通舖,疑似導致交叉感染。然而在全民防疫風聲鶴唳之下,媒體討論大多集中在移工入境檢疫期間的居住品質是否成為防疫漏洞,及移工入境確診醫療費全民買單,我們認為這樣的討論不但模糊了批判焦點,也讓政府逃脫該負的責任。

    藉由這次在防疫期間所照出的移工人權漏洞,我們選擇在今天「國際人權日」來到行政院,我們要說的是,政府長期以來對外驕傲宣稱的「人權保障」僅是空殼,近期才被引發關注的「醫管公司」問題,不過是台灣政府長達31年來,對移工人權保障不足的冰山一角。

政府應為此次的防疫漏洞負起全責

    此次醫管公司讓移工在檢疫期間睡大通舖,間接爆出移工來台的惡劣居住環境,然而醫管公司在目前政策下,竟毫無管理監督的機制,出事無法可罰,也無人需要負責。這次事件中的「醫管公司」並不是因防疫需要才出現,而是政府長期以降低雇主管理成本為由,把管理責任層層外包的結果,一旦出問題,往往作用在其中最無資源的移工身上。

    以往移工入境後,在正式前往雇主處前,會被帶到某處住宿2至3天,住宿環境髒亂擁擠,僅有發臭的睡袋,移工不能自由進出,管理人員態度惡劣,必須等到被叫到名字,才得以離開。31年來從無人在意他們的恐怖遭遇,現因防疫需要,移工入住集中檢疫所,反倒得到一個像人的對待。整個過程,移工都是被擺佈的,為何他們卻要在發生問題之後,承擔社會集體的批判?

    而在之後進入工作的三年契約期間,移工是否能得到合理安全的居住環境?其實才是目前整體政策需要關注的問題。移工檢疫離開檢疫場所後,他們沒有選擇,只能進入雇主提供的宿舍或個別家戶。這些宿舍通常在工廠裡面、生產線旁、堆放易燃物或危險化學物質的倉庫上方,住宿環境吵雜髒亂,缺乏合理安全的生活空間,更難有防疫措施,但因未直接影響台灣人,一直不被重視,疫情開始後,也未見任何基於防疫考量的檢討跟改善。

    實際上多年來因為移工宿舍廠住不分、居住環境惡劣危險問題,已導致許多移工本勞、消防員的傷亡。當我們只把焦點放在入境檢疫,忽略勞動部長期便宜行事,雇主為壓低聘僱成本拒絕改善移工住宿環境,將只是埋下未來群聚感染的隱憂。

照顧需求不會因為疫情減少 應重新檢視長照制度

    在這次事件中,我們更必須看見台灣社會對於移工的倚賴,然而他們卻仍在沒有勞動法令保障下,撐起台灣日益沉重的長照需求。台灣因為長照制度的不足,長期必須仰賴外籍看護工,然而限制移工權益,禁止移工來台,對台灣的影響將大於移工輸出國,這是近期外籍看護工大缺工的現象下不爭的事實。

    今年2月始基於防疫的國境管制後,跨國移動成本拉高,移工入境需配合各樣檢疫措施,部分工廠因訂單減少裁員移工,整體人數自72萬降低到70萬,但台灣長照需求並不會隨著防疫減少。4月開始,爆發看護缺工潮,仲介四處搶外籍看護,眼看國境解封遙遙無期,長照人力的問題只會越來越嚴重。

    在我們依然需要外籍看護工的現實下,政府卻任其承受惡劣的勞動條件,家務移工月領17000、每天工時平均17小時,3年沒有一天休假,來為我們撐起台灣長照破網,我們認為政府應思考將移工納入照顧人力體系,保障家務移工勞動條件。

政府卸責 放任私人仲介亂象叢生

    台灣引進移工31年,享受移工帶來的經濟發展,以低廉的價格取得長照服務,但政府長期以來只顧引進移工,處處為雇主節省成本,卻不願負起聘僱責任,將後續的服務工作外包給私人仲介公司,所有的管理成本是移工仲介費支付,移工買單。

    仲介往往從中牟取暴利,層層剝削勞工,卻從不處理移工遭遇的切身問題,不僅平時引發諸多爭議,更導致防疫檢疫期間亂象叢生。而今因防疫衍生的缺工問題,檢疫缺失及此次篩檢後大量確診,不過是台灣長期仰賴廉價勞動力,便宜行事不思改善勞動條件的反撲,也是政府應正視問題的契機。

我們訴求:

一、 政府負起檢疫責任,承諾改善檢疫期間及移工工作期間宿舍條件。

二、 正視台灣長照需求,將家務移工納入長照人力,保障勞動條件。

三、 G to G政府負起聘僱責任,廢除私人仲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