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許銘春不見看護血汗 給保障才能勞雇雙贏 20210506 勞動部前記者會

根據昨日新聞報導指出,針對媒體稱之為「洗工」的「家庭看護移工轉廠工」現象,勞動部長許銘春在立法院備詢時提出,將於2週內研議禁止「外籍家庭看護工跨行業轉換到工廠」——身為勞政最高主管機關/勞動部部長的許銘春,不見家庭看護工長期以來的血汗、口聲聲對家務移工「很有感」、「不保障不公平」的蔡英文政權,也從未對其勞動條件保障有任何作為。

如今,遇到有照護需求的家庭缺乏照顧人力的現象時,居然不是先思考與衛福部協調照顧人力、提高家庭看護工勞動條件,反倒欲以圍堵/禁止看護移工跨行轉換的方式,不但使人為奴地大開勞權倒車,更無助於減輕長照家庭的負擔!

許大部長,你願意從事當下的個別家庭看護工作嗎?

個別家庭的看護移工近30年來長工時低工資,血汗地為台灣政府和社會填補長照的不足。台灣政府簽訂了多少國際公約:2009年《兩公約》內國法化、2012年CEDAW(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施行法)施行、2013 年與 2017 年,兩公約國際審查委員也不指一次地對家務移工處境提出高度關切…然而,勞動主管機關,有哪一次主動為在台人數持續增加、至今已達25萬的家庭看護移工提出勞動條件的改善?!

根據勞動部在2020年1月發布的統計報告,家務移工的平均工時達10.4小時,只有11.4%的家務移工每周有休假,都沒有休假的家務移工高達34.4%。監察院早在2014年就發布調查報告指出,家務移工在沒有勞動法令保障的情況下,可能必須24小時待命、3年都沒有休假,而且因為在封閉的場域中,更可能被指派做許可以外的工作,甚至容易遭受性侵害、性騷擾,監察院要求勞動部與衛福部必須檢討改進。

1萬7千元、每天24小時待命、一個月休息一天(常常是:休息當天需先為被照顧人準備早餐後才能出門、晚上還得趕回雇主家準備晚餐)、567元,就可以買掉家務移工一整天的體力勞動與情緒勞動、無時無刻沒有隱私空間和時間——這是一般家庭看護移工的常態,許大部長,你願意從事這樣的工作嗎?

疫情期間,很多雇主更理解了家庭照顧的工作,不但高工時低工資,更是陪著被照顧人進出醫院的染疫高危險群,因此主動提高了薪資到2萬3千、2萬5千元,就算在一個月還是僅有1天休假的狀況下,還是有看護移工願意接受。連雇主都理解提高勞動條件,才是留住勞工的王道,為什麼堂堂最高勞政主管機關不懂?!不會想到補助中低收入的家戶以提高家務移工的薪資、也不會與衛福部商量,提供更多的喘息與居家服務,以降低家務移工的工時,居然僅想到要圍堵?!只准州官「事少錢多離家近」,不准百姓「用腳投票拒做奴工」?

照顧不應廉價!長照資源在哪裡?


(圖一)淺色陰影部份為長照1.0期間;深色陰影部份為長照2.0期間


(圖二)家庭照顧者總會的調查統計

不論是當年的大溫暖計畫、長照1.0或是現在的長照2.0,對於需要照護的家庭而言,仍然遠遠不足。透過(圖一)我們可以看見,在長照1.0及2.0期間,個別家戶聘僱看護移工的人數,仍持續上升中;透過(圖二)可以得知,目前仍有72%的照顧工作是由家屬及看護移工承擔。其中,也可看出長照資源僅部份地減輕了家屬照顧的重擔(由61.2%降到42%),但是,家庭看護移工的照顧,從2012年佔28.5%,還是繼續增加到2019年的30%。

就我們所知,更有甚者,在疫情期間,衛福部有鑑於看護移工的無法入台,曾向勞動部索取聘僱家務移工家戶的聯繫電話,欲提供長照資源給有需要的個別家戶。但,透過勞動部提供的「聯繫電話」多無法直接聯繫到雇主,僅能聯繫到仲介;且詢問結果都是「不需要」長照資源。就算自2020年12月起,政府開放聘僱家務移工的家庭得以申請「喘息服務」(居家服務仍未開放),但長照服務仍不好用,不夠用;如今,如上所述,在勞動部放任私人仲介壟斷訊息的狀況下,不僅長期影響了移工的工作權,甚至在照護人力短缺的家戶照護困頓之時,連難得的政府主動協助,都難以進入家戶之內。

有品質的照顧,需要同時顧及被照顧者及照顧提供者的權益,才能完成。這樣的照顧成本不可能便宜、更不應廉價。然而在虛應故事的預算編列下,衛福部和勞動部對於應盡的政府責任都不積極作為、分工而不合作的狀況下,照顧如何可以有品質?如何不犧牲任一方而得有照顧正義?被照顧者與照顧者,只好在長期被迫弱弱相殘的結構裡,繼續相互踐踏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相互仇恨的長照悲劇。

圍堵使人為奴  保障才能雙贏

台灣移工政策中「不得轉換雇主」的規定,已長期被認為是「當代奴工」的標章而惡名昭彰。然而,面對被疫情擴大的制度性缺失,勞政主管機關不僅不思提高勞動條件、跨部會討論增加長照服務,反而倒行逆施,欲以圍堵的方式加強家庭看護工的「脆弱處境」。在同時需要體力勞動與情緒勞動的看護工作上,繼續強迫家庭看護移工接受遠低於勞動基準的勞動條件,這樣的政府作為,真會有助於提昇照顧的品質?帶給家戶的,會是幫助還是困擾?

長期以來,我們要求的是政府不應退位、政府需承擔提供照顧的責任

將家庭看護移工納入長照體系、讓家務移工的勞動條件有法律保障;透過政府機構聘僱,讓服務的需求和提供,能夠像疫情期間的口罩政策一樣,供需調節才能得當。

因此,我們在此嚴正反對政府倒行逆施、以禁止跨行業轉換的圍堵方式、帶頭強迫家庭看護移工繼續成為當代奴工!

同時疾呼,勞動部提高家務移工勞動條件、衛福部提供充分的長照需求!

同時保障照顧提供者與被照顧者的權益,才是讓危機變轉機的雙贏之道!

主辦單位: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Taiwan International Workers Association, TIWA)

聲援團體:
天主教希望職工中心 (Hope Workers Center, HWC)
婦女新知基金會 (Awakening Foundation)
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Serve the People Association, Taoyuan (SPA))
全國家戶勞動產業工會 (National Domestic Workers Union, NDWU)
移工國際台灣分會 (Migrante- Taiwan)
桃園市家庭看護工職業工會 (Domestic Caretaker Union, DCU)
天主教會新竹教區移民移工服務中心(Hsinchu Migrants and Immigrants Service Center, HMISC)
海星國際移工服務中心 (Stella Maris)
新聞聯絡人:陳秀蓮0939-503-121、吳靜如 0928-557-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