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辦單位:台灣移工聯盟(MENT)                             新聞聯絡人:劉曉櫻0978-362-906

5月有兩個對家務移工重要的節日,勞動節與母親節。勞動節是百年前女性勞動者爭取勞動條件的紀念日,母親節則是紀念默默無聞奉獻的母親們。全台灣有近25萬女性為主的家事勞動者,長期與自己的子女分離,且仍在高工時與低薪資的血汗處境下,根本無法慶祝母親節。台灣移工聯盟、移工、聲援團體,來到行政院前,要求家務勞動要有勞動法令保障,家事服務法是所有在台灣默默奉獻的勞動者及移工母親最好的母親節禮物!

【長期照護工作並不廉價,看護工應有勞動法令保障】

自從1992年開放外籍移工來台工作,截至2021年03月底在台移工共713,933人,其中34%為無勞動法令保障之家庭看護工。今年由於疫情影響,使國內雇主無法再輕易從國外引進移工,部分國內雇主長期依賴廉價的24小時照護人力,為了綁住移工,甚至透過立法委員要求勞動部「禁止看護工轉換廠工」。

細究其原因,根據勞動部在2020年1月發布的統計報告,家務移工的平均工時達10.4小時,只有11.4%的家務移工每周有休假,都沒有休假的家務移工高達34.4%。監察院早在2014年就發布調查報告指出,家務移工在沒有勞動法令保障的情況下,可能必須24小時待命、3年都沒有休假,而且因為在封閉的場域中,更可能被指派做許可以外的工作,甚至容易遭受性侵害、性騷擾,監察院要求勞動部與衛福部必須檢討改進。由此可知,相對於在工廠上班的移工受《勞基法》保障;反觀家庭看護工,薪資低於基本工資,工時沒規範,沒有任何勞動法令保障,面對這樣糟糕的勞動條件,會想轉到工廠也是理所當然。

我們認為,政府應思考提升看護工勞動條件,而不是想辦法「不能轉換工廠」,這是完全是頭痛醫腳的鴕鳥心態。同時,社會大眾應進一步思考的是,長期照護絕對是長工時、高壓力、極為困難的工作,否則為何本地照護人力如此稀少?台灣早已邁入高齡化社會多年,壓榨他國人廉價人力,以補足本地長照人力之不足,終究不是問題的解方。長期照護工作不應該是廉價的,只有建立完善的長照體系,給予看護工勞動法令保障,有好的勞動環境,才能把人留住,被照顧者才能得到真正妥善的照護。

【選前承諾選後忘記,說好的《家事服務法》呢?】

2004年10月本聯盟首次向政府提出「家事服務法」草案,然而16年來始終在立法院胎死腹中;2008年馬政府時期的勞委會主委王如玄曾說要將家務工納入《勞基法》,但後來卻大轉彎提出《家事勞工保障法》草案,將休假、工時交由勞雇協商訂定,形同合法化奴工制度,後來該法亦遭到行政院退回。事實上,不論是「納入勞基法」或是「家事服務法」,「看護工必須要有勞動法令保障」,一直是本聯盟成立多年來不變的目標。

2016年總統大選前,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承諾:「家事服務法一直沒有通過這件事情,我們試圖來做一下內部的整合,先把我們內部整合好了以後,再來看外面的,還有沒有其他比較需要處理的事情。總而言之這件事情我是很有感覺的,我們一定會有所處理。」現任政務委員林萬億當時也說:「我們主張,應該要立法來保障,不能用現在這樣,都是吵一下才會得到一點點的改善,這對外籍看護工是不公平的。」

但,五年過去了,政府屢次以「仍沒有共識」、「要搭配長照制度」為由推遲立法,完全沒有任何進展!

【反血汗 要長照,看護工 要保障】

2008年政府推動長照十年計畫,民進黨政府上台後「長照2.0」計畫接連推出。而在新冠疫情的緊逼之下,衛福部終於自2020年12月起,開放聘僱家務移工的家庭得以申請「喘息服務」(居家服務仍未開放)。在政府長照資源的緩步增長、社會對家務移工的理解漸增之下,我們認為,是時候讓雇主與移工擺脫「弱弱相殘」的處境!

短期而言,《家事服務法》的立法刻不容緩,因為這是遲來了二十多年、對於23萬名家務移工最基本的勞動保障。長期而言,現行的「個別家庭聘僱制度」必須落日,由政府提供更完善的長照服務,擴大政府長照的量能,讓長照家庭不再因為長照資源匱乏,而被迫聘僱家務移工,讓個別家庭承擔長照的責任。失能者受照顧是最基本的權利,政府責無旁貸!

在去年12月國際移工日的行動中,移工們已經宣示將重新《家事服務法》送進立法院;今年3月8日國際婦女節,移工、民間團體,以及各界女性聚集在立法院前,訴求《家事服務法》盡速立法。我們在此強力訴求,行政院盡速推出政院版本,以利《家事服務法》的推動!對家務移工來說,《家事服務法》才是所有身為勞動者的移工母親最好的母親節及勞動節禮物!

【新聞稿】母親五一反血汗 家務勞動要保障 2021050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