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辦單位:台灣移工聯盟(MENT)
新聞聯絡人:陳秀蓮0939503121、許淳淮0954065543

3月8日是國際婦女節,也是女性挺身爭取合理勞動條件的日子。台灣移工聯盟、移工、民間團體,以及各界女性聚集在立法院前,訴求《家事服務法》盡速立法,保障家務移工的勞動權益!

空喊保障女性 看不見23萬家務移工

台灣政府早在2007年簽署《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宣示保障女性權益;2016年,台灣選出了第一位女性總統,並開始推動新南向政策。然而在台灣,至今仍然有超過23萬名來自東南亞的女性,在個別家戶當中勞動,卻不受到任何勞動法令保障,薪資只有遠低於基本工資的17000元。

根據勞動部在2020年1月發布的統計報告,家務移工的平均工時達10.4小時,只有11.4%的家務移工每周有休假,都沒有休假的家務移工高達34.4%。而實際上,家務移工在沒有勞動法令保障的情況下,可能必須24小時待命、3年都沒有休假,而且因為在封閉的場域中,更可能被指派做許可以外的工作,甚至容易遭受性侵害、性騷擾。以上問題,監察院也早在2014年就發布調查報告,要求勞動部與衛福部檢討改進。

自1992年起引進的家務移工,在如此惡劣、無保障的勞動處境將近30年,承擔起台灣長照三分之一的需求,卻也在這將近30年間,被號稱要「保障女性權益」的政府視而不見!因此,台灣移工聯盟今日號召各界女性,包括法律界、醫界、新聞界、劇場界、學者、心理師、導演、仲介、新住民、理髮師等,一同在國際婦女節支持《家事服務法》,要求政府面對這個長期未解的問題!

選前承諾 選後忘記 說好的《家事服務法》呢?

2003年,國策顧問劉俠的印尼籍看護工薇娜,因長期處在工時過長、缺乏休息的狀況下,導致產生幻覺並意外導致劉俠死亡。彼時與論嘩然,家務移工惡劣的勞動條件也首次受到關注。

2004年10月,台灣移工聯盟首次向政府提出《家事服務法》草案,要求立法保障家務移工。然而,當時政府長照資源不足,幾乎沒有辦法提供任何替代人力的情況下,長照家庭強力反對立法,使得《家事服務法》在立法院中遭到冷凍。

2016年總統大選前,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向工鬥團體承諾:「家事服務法一直沒有通過這件事情,我們試圖來做一下內部的整合,先把我們內部整合好了以後,再來看外面的,還有沒有其他比較需要處理的事情。總而言之這件事情我是很有感覺的,我們一定會有所處理。」

當時,台大社工系教授林萬億,也就是現在的政務委員也說:「我們主張,應該要立法來保障,不能用現在這樣,都是吵一下才會得到一點點的改善,這對外籍看護工是不公平的。」

但五年過去了,《家事服務法》完全沒有任何進展!

反血汗 要長照

2008年政府推動長照十年計畫,民進黨政府上台後「長照2.0」計畫接連推出。而在新冠疫情的緊逼之下,衛福部終於自2020年12月起,開放聘僱家務移工的家庭得以申請「喘息服務」(居家服務仍未開放)。在政府長照資源的緩步增長、社會對家務移工的理解漸增之下,我們認為,是時候讓雇主與移工擺脫「弱弱相殘」的處境!

短期而言,《家事服務法》的立法刻不容緩,因為這是遲來了二十多年、對於23萬名家務移工最基本的勞動保障。

長期而言,現行的「個別家庭聘僱制度」必須落日,由政府提供更完善的長照服務,擴大政府長照的量能,讓長照家庭不再因為長照資源匱乏,而被迫聘僱家務移工,讓個別家庭承擔長照的責任。失能者受照顧是最基本的權利,政府責無旁貸!

在去年國際移工日的行動中,移工們已經宣示將重新《家事服務法》送進立法院,而我們亦將在此新的立法院會期正式提案!我們在此強力訴求,行政院盡速推出政院版本,以利《家事服務法》的推動!

聲援團體:婦女新知基金會、桃園市家庭看護工職業工會、群眾服務協會、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台灣人權促進會

【新聞稿】家務移工要保障,各界女性來相挺 38婦女節記者會20210308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