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WA雖然是一個移工團體,但是也積極參與本地工運,並組織重大勞資爭議案件的勞工,包括: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國道收費員自救會、聲援公視假派遣工連線,向政府以及資方發動抗爭。

對我們來說,勞動者是不分國籍的,資本的壓迫也是不分國籍的。

國籍的劃分,往往是資本家或是政府用來分化勞工的話術,唯有當勞動者能看破這種手段,團結在一起的時候,勞工才有足夠的力量,抵抗資本的壓迫。TIWA主要服務的個案是來自東南亞的移工,但是我們認為移工與本勞的議題不應該有先後之分。「本勞都這麼慘了,還有時間去管外勞?」、「可以先幫幫本國人嗎?」、「你們都是些只幫外勞的人!」這些指控,實際上都是用國籍來切割勞動者間的連結、助長資本的淫威。在台灣,不論是本勞或外勞,都面對著愈來愈惡劣的勞動環境,這是所有勞動者共同的處境。唯有團結,方能突圍。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簡介

「1996年全國各地爆發惡性關廠風潮,後來各自救會組成「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包括聯福製衣、福昌紡織電子、東菱電子、太中工業、東洋針織、路明電子等自救會,發動激烈抗爭,例如軟禁老闆、臥軌、絕食等,要求監督退休金失職的勞委會「代位求償」,先將資遣費、退休金發給工人,再由國家向老闆追討。勞委會為了安撫抗議群眾,於1997年7月推出「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從聘僱外勞雇主所繳交的就業安定基金中,以貸款形式發給了「代位求償」的金額。16年後,勞委會卻到法院告工人,要求工人償還「貸款」。」

(詳見全國關廠工人連線Facebook粉絲專頁

 

國道收費員自救會簡介

「我們是一群曾經在國道上為民眾服務的收費員。過去,我們在票亭裡頂著烈日、寒風,忍耐著機械式的活動,為國家收取一張張的回數票;幫著國家累積財富、奠造基礎。但因為國家瑕疵的國道收費BOT政策,導致我們失業、勞保損失;因為錯誤的人事政策,害我們領不到應有的資遣費。我們一直以來,為著國家,為著社會提供勞力服務,但換回的,卻是被國家、財團給糟蹋,勞動的青春有去無回。為了討回我們的權益;討回作為工人的尊嚴與付出的青春,我們展開抗爭

(詳見國道收費員自救會Facebook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