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SARS的延燒,整個台灣陷入歇斯底里。

人心惶惶,幾近抓狂。

第一線的醫護人員面臨生命中最大的險境,卻必須為『社會』無怨無悔的付出、犧牲;不但被公權力強迫勞動,當因為恐懼、孤立、惶恐而試圖衝出封鎖線的時候, 卻遭到千夫所指—–不以大局為重!?縱然面對高風險的職業災害,醫護人員的勞動權益卻被嚴重忽視;更遑論飽受歧視和污名化的「外勞」,由於疾病防治 過程中的國/族歧視而「客」(?)死異鄉,默默為台灣社會付出而不被看見。

另一方面,

『社會』急於找尋祭品,感染/疑似感染 SARS的人群成為眾矢之的,從隔離、驅逐到死後的火化,各種污名和圍剿的「處罰」聲浪不絕於耳。久遠的年代裡,瘟疫的集體焦慮讓西方社會做出「獵殺女 巫」的冷酷暴行;二零零三年,因為SARS,集體暴力重現台灣。病患/疑似病患被當成洪水猛獸,必須撲滅!?

為了自保,人權被認為無關緊要;
對病患的歧視和對醫護勞工的強迫勞動全都被合理化!!
當大家陷入集體恐慌的時候,
往往就是人權最受踐踏的時候,也是權力、壓迫、社會不公越演越烈的時候!

用一顆最誠懇的心,我們想告訴你—

疾病讓你我都覺得無助
但想到一些人的處境
竟然連害怕的權利都是奢侈

看見生命的價值,人權就是人命

第一場 5月13日〈二〉下午6點30分

1‧勞雇關係下的防疫自主權 顧玉玲﹝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秘書長﹞
2‧責怪個人的防疫措施?──居家隔離、家庭主義與社會歧視 吳嘉苓﹝台大社會系副教授﹞

第二場 5月27日〈二〉下午6點30分

1‧移駐勞工的生命哀歌 龔尤倩﹝台灣國際勞工協會顧問﹞
2‧弱勢的人更弱勢──從移工與遊民談起 藍佩嘉﹝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

地點:台北律師公會﹝台北市羅斯福路一段7號9樓,捷運中正紀念堂站4號出口右側﹞

主辦單位:台大大學論壇社、 【流移3d】印尼移工關懷小組、 性別人權協會、 台灣人權促進會 、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台灣科技與社會跨領域計畫

SARS 的背後【疾病恐慌下的人權危機】座談會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