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TIWA 評論
Posted by: Bettychen

文/陳素香,TIWA秘書長

王如玄因為反對外勞薪資與基本工資脫勾而被逼退,陳沖任命原勞委會政務副主委潘世偉接任;這實在是個極端弔詭的人事任命案,特別當潘世偉回答立委質詢時說,是為遵守行政倫理,所以不會將他和王如玄不同的價值觀表達出來。如果潘世偉四年來一直背著王如玄暗中贊成脫勾,他就是暗藏著可能對國家發展有利的方案,準備看王如玄搞壞經濟的笑話了!如果他原本也反對脫勾,現在為了升官而放棄正確的價值,就是投機官僚了!他為了掩飾自己立即變色的尷尬,聲稱還搞不清楚脫勾是否違反國際人權,請法務部回去研究,把政治責任賴給別的部會。

但依勞委會內部分工,主管外勞人權的職訓局、主管基本工資的條件處,四年來都是由潘世偉親自督導;脫勾議題吵了幾年、勞委會也編列預算作過兩公約與現行法令是否衝突的研究,主其事的潘世偉竟然還搞不清楚狀況。陳沖任命這種沒有效率、沒有擔當的主委,除了證明內閣需要傀儡外,毫無新意。

» Read More

Category: TIWA 評論
Posted by: Bettychen
一方面財經內閣視她為絆腳石,她成功的以「捍衛勞工權益」的悲劇英雄姿勢辭職下台;另一方面,她卻是史上首位花費兩千多萬預算,狀告近千戶失業勞工的主委;抗爭中她避不見面,等工人佔領月台後才承諾接見,預定於10月1日首次正式協商,現在卻辭職落跑了。誰是真正的王如玄?沒有看到這「雙重人格」,就不能公平評價王如玄的功與過。

» Read More

Category: TIWA 評論
Posted by: Bettychen
這是TIWA工作人員在經過一整天電話轟炸後,所寫的【心情故事】。意外的被瘋狂轉載,那就內舉不避親的把它貼過來了。我們必須說,所有的工作人員都遇過這些事,多數志工也遇過,還是那句老話:台灣真的沒有歧視外勞。

今天一整天在外開庭、走跳,除了打到手機的某位熱情民眾的問候外,算是逃過【真的沒有歧視外勞】的愛台灣式電話轟炸。

台灣真的沒有歧視外勞。
禮拜天行動結束後,下午一點多接到許密的電話,說是帶菲律賓人去新生公園練鼓,不到半小時馬上有警察來驅離,說是有圖書館,有人抗議太吵不能看書云云,還要他們申請集會不然違法等等。問題是新生公園是松山機場飛機起降必經之地,壓根沒有圖書館或住家。如果練鼓要申請,那在公園跳土風舞、打太極拳、練外丹功的人全部都違反集會遊行法了。

台灣真的沒有歧視外勞。
忘了有幾次,在TIWA後面的小公園辦勞教、聖誕餐會、生日餐會、練舞表演等,半小時以內絕對會有警察來關切,原因不外乎是有人抗議外勞太吵,坐在公園地上喝酒吃東西有礙觀瞻、太多外勞小孩被嚇到等等。警察一來就不會走了,非要在原地不斷規勸,要你提早結束,或是乾脆站崗表示盡職,請他吃蛋糕也不吃,真掃興。

台灣真的沒有歧視外勞。
TIWA搬了好幾次家,每次都被鄰居抗議、被管委或抗議,原因禮拜天太吵、是太多【烏漆嘛黑的人】進出、樓梯間髒亂一定是外勞亂丟垃圾等,貼字條、找房東施壓、或是直接開罵要求我們立刻搬走,不然要找律師告我們。

台灣真的沒有歧視外勞。
帶外勞去抗議或參加活動,為了省錢都是坐公車或捷運,十次有九次會遭到白眼,五次會被罵沒水準,三次被罵太吵。曾經目睹禮拜天的中山區,台灣人騎摩托車,連喇叭都不按的朝站在路邊的外勞撞,原因是覺得他擋到路,被撞活該。或是在公園裡好好的,有人直接對著外勞罵,好加在他們中文不好,大多是面帶笑容看著這些熱情民眾,人走後在一頭霧水的彼此詢問他說什麼?

有人說,外勞不要佔據車站可以去其他地方。問題是在車站被罵、去公園被罵、搭公車被罵、去百貨公司被白眼。有錢一點的,去看電影沒母語字幕、唱KTV沒印尼、越南、泰語歌,想跟另一半開個房間也常被拒絕。

台灣真的沒有歧視外勞。

Category: TIWA 評論
Posted by: Bettychen

文:許家雋/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專員

8月19日是伊斯蘭教的開齋節,成千上萬的印尼人湧進台北火車站,熱鬧滾滾。然而,坐在台鐵大廳聚會、吃東西的行為,卻引來媒體批評是「阻礙旅客動線」(肚子裡的潛台詞則是:沒水準!),台鐵在9月8日更是在台北車站大廳拉起「紅龍」長線,並引用公共秩序維護法、公告禁止「組織性集會」,以確保動線和秩序。

台鐵這個動作,實在大得很有趣。記得在台鐵改建前,一樓大廳設有許多椅子,供等車旅客坐著休息;但微風廣場進駐、台鐵「高級化」之後,只在邊邊角角留有幾排座位,使許多旅客非得坐在地上不可。這般設置,為的是什麼?是為了容納更多商店、為了讓大廳中間可以設舞台辦商業活動,而旅客的權益就被露骨地「賣掉」了!回到拉紅龍的議題,台鐵今天說佔用大廳是影響旅客的權益,但難道過往那些在大廳中間搭舞台的大大小小商業活動就不會阻礙動線?綜上,我們可以合理推論:台鐵拉起紅龍,要保障的不是旅客或秩序,而是車站店家的商業利益。

回頭看到這事件中被媒體「凝視」的主角:印尼人。對於他們,電子媒體上不會呈現的是,當天來到台北車站的印尼籍看護工,可能每個月、甚至隔好幾個月才有一天完整的休假(我指的休假當然不是出去買張電話卡再匆匆趕回病房的那種),我看到好幾組許久不見的姊妹,在開齋節那天終於在異鄉相聚了,她們深深擁抱、無法言語--那情景是很令人動容的。難得與朋友相聚,但又沒有自己的地方,只好坐在車站大廳,這樣很惡劣、很沒水準嗎?還是記者大大們期待她們在病房或雇主家聚餐?

近年來有一股趨勢,常藉「秩序」、「雅觀」之名欺負底層老百姓:包括台北市議員應曉薇稱對遊民潑水應發獎金,全國關廠失業工人癱瘓台鐵和印尼開齋節都被說成是阻礙交通,連苗栗縣長劉政鴻對於華隆罷工案也是評予「妨害秩序」,這種只看表面、無視事件脈絡的膚淺評論,卻霸佔了台灣社會的發言權,所有不符合天龍人價值的事情都要封殺。台灣社會向上提昇是很好,但卻不應該變成一個只有高級人才能存活的社會。


 

相關報導:20120908 公視晚間新聞 台北車站拉線擋外勞 引各界議論 

 

Category: TIWA 評論
Posted by: Bettychen
文/陳素香,TIWA研究員

推動「長期照顧保險法」、建立長期照顧體系,據說是馬英九2000年選舉時的主要政見之一,2011年底總統選舉前最後一次立法院會期,藍營為了製造馬英九兌現選舉支票的假象,匆匆推出「長期照顧服務法」草案 ,並在立法院審了幾條條文,炒作一陣子;總統選後,立法院新會期並未再審「長照服務法」,但是衛生署已重新修訂「長照服務法」的草案1,且正在規劃「長照服務網」,不論馬英九是否真要推動「長照保險法」,至少這個議題在未來幾年會是繼「全民健保」之後重大的社會政策,勢必會引起許多爭議和討論。

而2011年底及後來關於「長照服務法」的諸多討論中,現存的移工人力與長照體系的關係,是其中備受關注與爭議的焦點。

根據衛生署「長照服務法」草案的設計,移工人力並未被整合進「長照服務法」的長照服務人員系統內,而另給予一個名稱叫「個人看護者」;換言之,在將來「長照保險法」開辦之後,現行由個別家庭聘僱移工擔任監護工的制度,仍將持續。衛生署規劃中的長照體系不將移工人力進行整合,成為長照人力的一部份,卻仍維持個別家庭聘僱為「個人看護者」的方式,個人認為非常需要商榷;現行個別家庭聘僱移工的制度若不改變,馬英九要推動「長照保險法」、建立全民的長照體系,很可能只會是一場「空笑夢」,到頭來移工越用越多,「正規」的長照體系提供的服務涵蓋率,大概也不會比現在的「十年長照」高出多少吧?

» Read More

Category: TIWA 評論
Posted by: tiwa

劉文(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實習生,紐約市立大學社會心理系 博士生) 
(節錄版登於苦勞網: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2986)

內政部入出國移民署在七月四日舉辦「跨文化溝通論壇」,目的在於檢討台灣身為一個多文化社會,對於通譯人員在社會福利實務、勞資爭議、司法糾紛等等問題的需求。在體制上對於外籍人士已極度缺乏正義和權利保障之外,移民署邀請來開場演講來自美國奧克拉荷馬的Eric Kramer教授,對於跨文化溝通沒有任何實務上的幫助或啟發,甚至完全不避諱歐洲中心主義並種族歧視的言論,將受全球資本經濟體系剝削的勞工輸出國家,視為深受自己的「文化包袱」給拖累。如此官方版對於「跨文化」的詮釋,深深反映了台灣政府本身對於移民權力和議題的歧視和盲目追循所謂「進步」西方國家知識的態度!

» Read More

Category: TIWA 評論
Posted by: Bettychen

文/陳素香,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
(原文之刪節版刊載於自由時報

接到記者來電告知,前立法委員馮滬祥性侵菲傭案更三審被判無罪,而改判的重要理由是被害人在隔海視訊審問中翻供,稱整起事件是自己挾怨報復,故意誣陷馮滬祥。當時腦中的第一個感覺是:太離譜了。先不說受害人證詞理應「案重初供」的原則考量,這個判決更是將性侵害改為公訴罪的重要意義完全否定、抹煞。

» Read More

Category: TIWA 評論
Posted by: Bettychen
文/許家雋,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專員

三月中,勞委會將《家事勞工保障法》草案送交行政院,主委王如玄在眾多場合表示,全世界沒有國家特別立法保障家務勞動者,因此這將是一部領先各國的進步法令!然而,該草案雖對家務勞工的每日工時和每週休假提出規範,但兩項規定都附帶表示:若有特殊或緊急情況,得由勞雇雙方另行協商;意即,七天一休(不是周休二日)或每日連續休息八小的基本權益,只要經過「勞資協商」,雇主就還是可以拿走它。然而,在極度不平等的勞資權力關係,外籍家務工隨時都要擔心被解僱、被遣返,怎麼有條件跟雇主「協商」?到頭來,每個人還是會含淚簽下那張「我自願不要休假」的同意書。此法案只會將所有勞動條件保持原狀,甚至反過來加強化了「外籍看護全年無休」的正當性。

» Read More

Category: TIWA 評論
Posted by: Bettychen

文/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理事長 吳靜如

國道6號的慘痛公安意外,到目前為止,發現10死4傷;死亡者,有家境辛苦的莊領班及6名尚未得知姓名的移工。

對於這位不幸罹難的領班,透過媒體,我們得知,莊先生的太太在當清潔工,上有待養的老父母,下有尚未成年的子女一雙。莊領班,講起來,跟大多數的移工一樣,也是身負家計重任,辛苦謀生的底層勞工。莊領班家人面對的哀痛與無助,令人鼻酸。而對於這6名移工,我們在媒體上,看不到他們的姓名、看不到他們身後所背負的債務、家計,看不到他們當初為何「逃跑」的原因、也看不到他們的後事可以如何被處理。

» Read More

Category: TIWA 評論
Posted by: Bettychen

文/顧玉玲

移動與勞動,從來就與人類求生存緊密相隨,拜科技發展之便,網路、交通工具都能迅速帶著人們遷移至過往不可夢想之處。逐水草而居,無需申請簽證,原就是人身自由的一部份,但隨著民族國家分立、國界日漸森嚴,自然人跨越國界的遷移,不免遭逢人為制度的重重壁壘。

全球化的浪潮中,跨國遷移管道的有條件開放,促使貧窮國家的勞動力快速商品化,以勞力輸出為國家賺取外匯、解決失業問題;另一方面,接收國則政策性壓低移工工資以挽留資本外移的腳步,同時填補社會福利的千瘡百孔。在台灣,公權力選擇性地設定疆界的管控條件,對於挾帶資本的遷移者,大方開放免稅免簽等優惠措施;而對於低階勞動者的流動,則施以各式管控關卡:嚴格的婚姻移民面談篩選、藍領移工不得自由轉換雇主、天羅地網捉拿「逃跑外勞」、加強辨識東南亞女子為人口販運受害人......不管是以保護為名、或以查緝為主,都不約而同指向特定國家、種族、性別、行業的外來者進行防堵與獵捕。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