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8名泰勞集體抗爭17小時,泰國政府稱「這是泰國提供台勞工二十年來最嚴重事件」,半年後美國國務院公布的2005年世界人權報告台灣篇中,還以將近一半的篇幅陳述高捷泰勞受虐事件。而在台灣,各級行政首長陸續跳出來說話,為「嚴重破壞台灣國際形象」急思補救,一個月之內,中央、地方紛紛成立調查委員會,專案報告書一份接一份,資料愈爆愈多,眼花潦亂之際,卻未見全盤制度性檢討,反而多是諉過?責,也算是讓台灣民眾大開眼界。

8月31日,勞委會的「高捷泰勞人權查察專案小組」調查報告率先出爐,開宗明義就是「針對高捷華磐的生活管理措施,是否符合人權規範」。問題既然已限縮在管理層次,當然就會得出「高縣市政府未積極作為,難咎其責;勞委會應負督導不周之責任」不痛不癢結論。勞委會站在督導的置高點,有問題的都是地方政府沒管好惡質的資方、仲介,決策者及審核者可以全然置身事外。

緊接著,9月6日,高雄市政府勞工局的「泰勞抗爭事件專案調查小組報告」也公布了,這明顯是地方政府對中央脫罪的反撲,與其說是調查報告,不如說是針對勞委會報告的「反聲明」,一字一句都在反證高雄市勞工局根本沒有管轄權責,過錯的源頭是在勞委會快速核淮逾二千名外勞卻未知會地方,且未追蹤高捷公司附帶送審的「外勞生活管理計畫書」,致造成高雄縣勞工局「管理檢查的盲點」。

有志一同的是,中央地方都顉定「這件抗爭因生活管理不當所引起,已獲確認」,所以焦點就只在相關單位的責任歸屬調查了,結論則都是對方的「積極行政不足」,總之,千錯萬錯都不是自己的錯。官方的內鬨、?責如此明目張膽,再加上二位首長陳菊、陳其邁先後含淚請辭如競賽1,更讓高捷泰勞案淪為個別政治人物的掌中物,沒有人關心他們的真實處境,只剩下政治操作的身段。

9月14日,行政院院長謝長廷所指示的「高捷、華磐侵害泰勞權益事件─針對政府機關管理制度與行政責任檢討報告」也公布了。這份報告,針對外界質疑勞委會對高捷外勞申請放水、及高捷原採「國對國引進」卻又非法交由華磐代為仲介的爭議,鉅細彌遺地幫勞委會背書,主張核准高捷泰勞是「依已公告之標準加以審查,並無恣意或疏失」,而地方政府則分別歸咎是高雄市勞工局「有所疏失」、縣勞工局「難辭其咎」,定性了本案行政責任應由地方政府擔下。此份報告的結語,大大誇耀了勞委會的外勞政策已符合人權立國精神,至於仲介費過高,是因為台灣政府管不到泰國仲介的超收,對委會不堅持依「國對國直接聘僱」以免除仲介剝削,卻絕口不提。

10月21日,由總統陳水扁親自責成成立的「高捷調查五人小組報告」,由高雄市代理市長葉菊蘭公布,彼時,社會焦點已轉移到BOT弊案,所以這份報告多半環繞著前高雄市長吳敦義、謝長廷、陳其邁有關高捷決策的功過,並很技巧地判了大家都無過失。報告中僅七分之一回到「泰勞晉用」的原點,認定在泰勞管理部分,高雄市勞工局核發求才的業務執行確實有諸多弊失,這一點也直接成為日後高雄市勞工局被地檢署起訴的證據。

四份報告洋洋灑灑,只說了一件事:仲介管理大有問題,地方政府則犯了行政技術的小過失。高捷泰勞以肉身相搏,提供了台灣社會這麼精彩、真實、現在進行式的奴工現況,卻只被當作官僚諉過的旁證。不過,報告結論雖是廢話不少,但內容卻把所有公文往返細細爬梳了一遍,意外地讓我們看見不少不被看見的「過程」,還原了真正的壓迫是如何一點一滴形成的。

舉例來說,依照「外國人生活管理計劃書」規定,每個人的使用空間扣除衣櫃、衛浴,不得少於2.5平方公尺,岡山宿舍卻每個人頂多分到1.4平方公尺,衣服還只能堆在床上;而便坑、男用便池的數量,也遠遠少於規定……也就是說,岡山宿舍根本就不應該住進這麼多人!但勞委會以超快速度核准高捷引進2688名外勞,卻沒清楚掌握及追蹤宿舍空間是否符合資格,若說如此「審而不核」都沒過失,送審又有什麼意義?高捷申請外勞的「引進方式」及「外勞生活管理計劃書」,事後都證明與事實不符,前者高捷宣稱要採「國對國直接聘僱」,後來卻是透過沒有仲介資格的華磐全面處理;後者則是新宿舍尚未蓋好,就把快速核准的1728人全塞進只能容納八百人的宿舍,怎麼說這個審查過程都是有問題的。勞委會是外勞引進的把關單位,每核准一名外勞配額,代表的是背後數十萬元的獲利,一千名就是上億元的利潤2,這麼重要的「審查」,原來竟只是蓋章了事,出問題也不必負責?

申請、核准外勞引進,行政裁量權可以無限上綱、又可以如此草率。那麼,事後的查察、申訴又是怎麼樣呢?

高雄縣勞工局早在2005年二月、八月就分別接獲泰勞投書申訴:伙食有怪味、管理公司沒收手機、及生活管理過當…。二月份,高雄縣勞工局也確實派員實地訪查了,也要求高捷改善了,當時岡山宿舍的外勞已達1260人,查察員卻視若無睹,資方承諾會改善也就結案了。會不會有個、或多個泰勞在查察之後被默默地遣返了呢?沒有人追縱。沒有人在乎。至於高雄市政府,原來早在2005年四月,勞工局舉辦的泰勞潑水節活動中,就有高捷泰勞趁機以書面檢舉遭受華磐不當管理,通篇長文,字字血淚,甚至說出「再不處理,那一天就會引爆不可收拾的後果!」這樣的警語。勞工局官員「廢弛職務釀成災害」3

這是怎麼一回事呢?縣市政府勞工局的輕忽、不理會,如出一轍。過去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所受理的外勞申訴案,幾乎都是先透過官方申訴不果,才輾轉向民間社團求救。常見的案例是,官方接獲申訴,直接打電話向資方詢問後,書面查察完畢,就此結案,附帶效應是,資方多半就會循線知道是誰去帶頭申訴,最後幾乎都是殺雞儆猴式的將帶頭者遣返。在岡山宿舍的泰勞們說,抗暴前已陸續有一百多人被遣返了,連遭受職災的勞工也不例外。「遣返」原就是管理外勞的尚方寶劍,不聽話的、不服從的、敢開口爭權利的,仲介幾乎都祭出遣返利器,而對外勞來說,來台前都借貸付出十五至二十萬台幣的仲介費,提前解約返國,意謂著龐大的負債纏身,這樣的債務約束,比什麼都好用,可逼人乖乖就範、忍氣吞聲。地方政府喊冤說是基層查察人員不足,這當然也是原因之一,中央資源如何調派、花多少力氣在什麼地方,都值得檢討。高縣市勞工局的委屈可以理解,他們不過是犯了所有的官僚都會犯的錯:便宜行事、輕忽草率,只不過,這一次被逮到了!

藉著官方的諉過、脫罪、?責,我們反而更看清楚了泰勞抗暴的真相:這是一千七百多個護照被扣留、工資被苛扣、申訴沒人理會、隨時可能被處罰或遣返的奴工!


  • 1. 2005年9月5日、6日,雙陳先後請辭下台,坊間傳聞兩人都有意競選下屆高雄市市長,但陳菊表示「此刻還想著選舉是可恥的事」。不到半年,陳菊積極角逐民進黨高雄市長候選人,並風光當選,原黨內熱門人選陳其邁則因父親陳哲男高捷弊案纏身,而提早出局。

  • 2. 光是自每名外勞身上,就可以收取來台前的10至20萬仲介費,來台後累積三年的服務費6萬元。若再如高捷給付華磐的外勞管理費,依每名每月約1萬元計算,1728名外勞每年就為華磐賺進二億元。

  • 3. 2005.11.21,台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高捷泰勞案專案小組偵查結果起訴、及不起訴部份公布之新聞資料。
(4) 調查:中央到官方的「諉過」成績單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