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12月13日,上千名移工走上街頭,在第七屆移工大遊行上訴求「照顧正義」。這次的遊行路線刻意經過台北車站,在車站黑白格大廳進行「反奴」的抗議動作,象徵台灣移工制度的不合理,也透過短暫佔領,創造屬於移工的文化空間。

第七屆移工大遊行路線刻意經過台北車站,在車站黑白格大廳進行「反奴」的抗議動作,象徵台灣移工制度的不合理,也透過短暫佔領,創造屬於移工的文化空間。(攝影:張榮隆)

車站一直以來都是移工假日聚集的地方,每到週末總能看見車站大廳及四周聚滿東南亞面孔的人們,或席地而坐分食、或倚牆聊天,數量之多才讓人不禁思考目前在台的五十八萬移工平時到底在哪裡?為何我們只有在定時間與特定地點才能夠感受到他們的存在?

移工大遊行自2003年開始,每兩年舉行一次,至今已走過十三個年頭。從「看見外勞貢獻,重視外勞人權」、「我要休假」到「照顧正義」,並非隨著台灣越來越依賴移工所以他們要的更多,一直以來移工訴求的都是最基本的權利。然而,從台灣社會對移工的空間排除,就可以看到我們離宣稱的多元平等還很遠。

移工大遊行自2003年開始,每兩年舉行一次,至今已走過十三個年頭。從「看見外勞貢獻,重視外勞人權」、「我要休假」到「照顧正義」,一直以來移工訴求的都是最基本的權利。(記者廖振輝攝)

今年移工遊行的終點在民進黨正副總統候選人的競選總部,像明年最有可能執政的政治人物訴求移工基本人權及台灣的長照政策。印尼、菲律賓、泰國、越南移工上台宣讀《您的一哩與我們的九十九哩》,希望蔡英文與陳建仁在執政前的最後一哩路上,能將沒有選票但為台灣家庭及經濟做出貢獻的移工放進眼裡。

上週日(12/20)民進黨副總統候選人陳建仁參加中山北路聖多福教堂的彌撒。聖多福是全台北唯一使用菲律賓語彌撒的教堂,也是北部菲律賓移工假日聚集的重要地點,陳建仁到此除了出於信仰因素外,也是為了回應日漸龐大的長照壓力以及照顧工作高度剝削移工血汗的狀況。然而令人失望的是,作為未來副總統的陳建仁僅承認移工是重要的照顧人力,卻未對移工的勞動條件保障與現存各種移工受剝削的情事做出回應。

陳建仁拜訪聖多福教堂的同一天也是聖誕節前最後的週日, 菲律賓移工們都紛紛出籠慶祝他們的「新年」。然而除了少數教堂與東南亞餐廳讓移工們得以自在歡快地慶祝節日之外,擠不進這些友善空間的移工就只能流竄到各個不需要低消的公共空間中,像是車站、公園。對於大部份台灣人來說,聖誕節的消費意義大過於文化意義。

民進黨副總統候選人陳建仁參加中山北路聖多福教堂的彌撒。聖多福是全台北唯一使用菲律賓語彌撒的教堂,也是北部菲律賓移工假日聚集的重要地點。(記者王藝菘攝)

許多台灣人在這一天選擇到餐廳、KTV、百貨公司等地方透過消費「過節」,然而對於這群真正在「過年」移工來說,處於經濟弱勢的他們僅能以最廉價的方式實踐自身的文化,卻時不時會遭到附近民眾投訴驅趕,彷彿一群東南亞面孔的人聚集起來就會產生危險一般。

陳建仁在移工過節前的最後一個週日來到聖多福,在維安及媒體層層包圍之下無疑是擠壓了移工們的文化空間,打擾他們為數不多的假日彌撒時光。對於移工來說,本來以為未來的副總統會帶來一份聖誕禮物,但陳建仁卻迴避了對於移工最重要的勞動保障問題。鎂光燈聚焦在政治人物身上,移工人權卻是落空。

從台灣社會對移工的空間排除,到政治人物入侵、消費移工的文化空間,我們不只要繼續追問只顧選舉的候選人們「照顧正義在哪裡?」,也希望台灣朋友們經過台北車站時,不只與裝飾華麗的聖誕樹拍照打卡,也看看滿地散落的移工。

此文章同步刊載於自由評論專欄《飄零與人權》

飄零與人權》2015年移工遊行之後:移工的空間仍未存在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