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報紙的角落,一則不起眼的社會新聞,標題是:『月薪25K還能唱歌跳舞 逃逸外勞「快樂」屠宰被逮 』。14名逃跑外勞在被查獲時,竟然當著警察的面,感激地向老闆深深的鞠躬道謝。

根據報導,這14名外勞之所以遠從台北逃跑到位於苗栗的屠宰場工作,是因為屠宰場的「福利太好」,好到讓他們「甲好道相報」,一個拉一個逃離原本薪水低、工時長的工作環境。外勞表示:這裡每天工作只有8小時,薪水有25k,還提供食宿,宿舍還有卡拉OK放映機等視聽娛樂設備,簡直讓他們受寵若驚!

警方發現,這些外勞之所以遠從台北逃跑到位於苗栗的屠宰場工作,是因為屠宰場的「福利太好」,好到讓他們「甲好道相報」 。(記者謝君臨翻攝)

如果說,這是逃跑外勞的「非法工作」環境。那我們忍不住要回過頭來檢視一下,所謂「合法工作」的勞動條件究竟如何。

阿雅從越南來到台灣之後,原本以為是要專職照顧一名重症的阿嬤。沒想到她還要負責全家的打掃、煮飯、洗衣服、帶小孩。每天從早到晚工作超過18個小時,半夜還要不時起床幫阿嬤抽痰、換尿布。在雇主家的時間,阿雅沒有休假,不允許用手機,甚至常常吃不飽。過荷的工作量,又得不到適度的休息,長時間下來,阿雅覺得自己快要精神崩潰,儘管中間曾打電話向仲介表示想換老闆,但仲介只是安慰她:「妳忍耐點就好。」。

這就是現實生活中常見的家庭看護工,所面臨的勞動處境。然而,當我們在指責「逃跑外勞」違法的時候,是否更該更深入的思考:這樣「合法的勞動條件」究竟是不是才是造成「外勞逃跑」的源頭?

台灣引進外籍勞工23年來,目前在台約22萬名外籍家務勞工,至今仍然無法納入勞基法保障。因此,外籍看護工的基本薪資,至今仍停留在15840。此外,也沒有任何法令能保障外勞的休假權,即便雇主要求一天工作24小時也無法可管。這樣的勞動條件,就像是場高壓耐力賽,幸運的勞工或許能撐過3年期滿回國。但更多撐不過的,有的因為壓力過大精神出現異常,有的則選擇逃跑來,挽救自己的下半餘生。

目前在台約22萬名外籍家務勞工,至今仍然無法納入勞基法保障。外籍看護工的基本薪資,至今仍停留在15840,也沒有任何法令能保障外勞的休假權,即便雇主要求一天工作24小時也無法可管。(圖為台灣移工聯盟率領外勞陳情,要求也要有工時等相關保障。記者黃邦平攝)

為什麼勞工「不得不選擇逃跑」來「挽救自己的下半餘生」?

問題根源之一,是外勞來台前必須支付一筆不合理的「龐大仲介費」。以越南勞工為例,平均每人需支付6500美金的仲介費,台灣仲介還要再收取6萬元服務費,雇主依法還可以從薪水扣除最高5千元膳宿費。在這一層又一層的剝削之後,假若外勞無法承受台灣「不合理的勞動環境」,無論是被迫遣返或自願選擇回國,所背負的龐大債戶,根本形同將勞工逼上懸崖。

問題根源之二,在於「勞工無法主張自由轉換雇主」。在現行的制度下,一旦勞工想要換工作,只能被動的乞求雇主同意轉換;而雇主若同意轉換,則必須等待三個月才能重新申請外勞,真正有照護需求的雇主確實是難以承擔這三個月的空窗期。

政府把外勞當成一種附屬於雇主的商品,這種將「勞動力商品化」的制度,成為了勞、雇雙方的一種枷鎖。

因此,「高額的仲介費」+「不合理的勞動條件」+「無法自由轉換雇主」,種種「不合理」卻「合法」的勞動條件和環境,最終逼得外勞走投無路,只能選擇「違法逃跑」,只能選擇「違法打工」。

外籍移工來台工作前被迫簽署本票貸款,來台後又遭以合法本票形式包裝非法的超收仲介費。雇主依法還可以從薪水扣除最高5千元膳宿費。在這一層又一層的剝削之後,假若外勞無法承受台灣「不合理的勞動環境」,無論是被迫遣返或自願選擇回國,所背負的龐大債戶,根本形同將勞工逼上懸崖。(資料照,記者朱沛雄攝)

移工制度關係著勞工來台的勞動條件,也關係著雇主權利及國家責任。政府明明知道外勞逃跑的問題根源,卻依然用政策將「不合理的勞動條件」合法化,所造成的結果就是「奴役外籍勞工」竟然變成一個合法的、正常的現象。整個新聞裡最荒謬的事情是,這個屠宰場的雇主用「合法的薪資」、「合法的工作條件」去雇用「非法的逃逸外勞」,最後竟然被「依法被判了最重75萬元的罰款」。這難道不是意味著,在這樣畸形的勞動制度底下,雇主竟然只能「合法的奴役勞工」,這是何其荒謬的事?

移工制度關係著勞工來台的勞動條件,也關係著雇主權利及國家責任。政府明明知道外勞逃跑的問題根源,卻依然用政策將「不合理的勞動條件」合法化,所造成的結果就是「奴役外籍勞工」竟然變成一個合法的、正常的現象。(圖為勞動部長陳雄文,記者王敏為攝)

勞工會選擇逃跑,不應僅表面的去批判勞工是否合乎台灣法令,而更應該去探討其背後成因。屠宰場雇主其實沒有特別偉大,他只是給予「合理的勞動條件」,但對於這些外籍勞工來說,但卻意外的成為「天大的恩惠」。

在這些逃跑外勞的深深鞠躬的背後,讓我們看見的是,我們的政府提供了什麼樣荒謬的勞動制度,給予這些離鄉背景來台工作的外籍勞工。政府也許不覺得可恥,但我們卻覺得這個政府可恥至極!

此文章同步刊載於自由評論專欄《飄零與人權》

飄零與人權》鞠躬下的心酸與無奈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