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2

台灣目前老年人口比率已達13.44%,且失能人口已達78萬人,長照早已是刻不容緩的問題。然蔡政府一直以來迴避面對預算不夠、人力不足的根本問題,放任家屬、外籍看護工承擔照顧責任,寧可看長照悲劇頻頻發生,也始終不願擔起照顧全民老年失能需求的責任。看到不斷發生的長照悲劇新聞,我們要問,到底還要發生多少長照悲劇新聞,蔡政府才願意正視台灣長照的根本問題?

長照砍預算,悲劇不會斷   

現在民進黨政府規劃的長照2.0,不只預算從選前的300多億砍為選後的177.5億,更以遺贈稅、菸稅此類不穩定的機會稅作為長照財源。根據國民健康署的統計,60%以上的菸稅是由中低所得者負擔,提高菸稅無異於剝削中低所得的吸菸者來挹注長照財源;且以菸稅作為長照財源,是一個矛盾的國民健康政策:究竟人民應該抵制抽菸,還是多抽菸來救長照財源呢?蔡政府的長照財源規劃不但有問題、缺乏正當性,更突顯政府無意正視長照問題的根本。

在這次立院臨時會當中,民進黨政府想強行通過《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草案》,前瞻計畫8800多億的特別預算中,長照佔了84億。行政院核定版當中,這84億將用於公共服務據點的硬體整建,然在前瞻計畫中,未見設施整建是如何評估預算及執行。退步言,就算前瞻計畫顧及了長照城鄉硬體設施的建置,但是回頭看看多年來持續不斷上演的長照新聞悲劇,當權者該捫心自問:「長照制度目前的根本問題真在硬體設施嗎?」

蔡政府迴避面對預算不夠、人力不足的根本問題,放任家屬、外籍看護工承擔照顧責任,寧可看長照悲劇頻頻發生,也始終不願擔起照顧全民老年失能需求的責任。(圖:TIWA提供)

照顧者與家務移工的血汗處境  

政府不為長照制度補充穩定的財源,迴避承擔民生需求的責任、持續在長照政策上退位,致使長照血汗悲慟的事件不斷上演。光在今年五月,就發生了多起長照悲劇新聞。5月18日,高雄市一位照顧精神障礙妹妹三十多年的哥哥,因不堪長年照顧壓力而痛下殺手。這起事件突顯了許多家屬長期扛著沉重的照顧責任,在政府介入不足的情況下釀成悲劇。隔天清晨,屏東縣的南門護理之家失火,當天值班人力缺乏,造成4死、55傷,更燒出了長照機構照顧人力不足、護病比失衡的狀況!5月31日,台中市一位孝子照顧中風的父親,其重病卻因擔心父親無人照顧而不敢住院,最後在家臥病吐血身亡。這些長照悲劇新聞,在在突顯政府提供的長照資源多麼不足、照顧者承擔多大的壓力。

同時,台灣的照顧需求長期大量依靠外籍看護工的人力補充。今年4月,外籍看護工人數更已突破24萬。機構看護工雖適用勞基法,卻時常負荷超額的病人數量,而家務移工則不受《勞基法》的保障,許多人每天24小時、365天全年無休在雇主家工作,沒有最低工資與最高工時上限等任何勞動條件保障。

到底還要發生多少長照悲劇新聞,蔡政府才願意正視台灣長照的根本問題?圖為南門護理之家火警釀成四死悲劇。(自由時報記者蔡宗憲攝)

去年1月,蔡英文曾親口承諾會開放聘僱移工的家庭使用喘息服務,讓失能者有替代的照顧人力,增加家務移工得以休假的機會;當時蔡英文也承諾,會優先考慮訂定《家事服務法》保障家務移工的勞動權益,然而一年過去,政府依舊漠視家務移工的血汗照顧處境!

政府退位 長照不罩  

從長照1.0到長照2.0,從仰賴家屬承擔照顧責任到個別家庭聘僱看護工,從長照選前到選後預算的大幅縮水,從不穩定的機會稅到這會期欲包在前瞻計畫裡闖關的特別預算,蔡政府在長照的主要打算就是「政府退位」!若政府不願扛起人民老年失能需求的照顧責任、持續鼓勵長照市場運作、讓個別庭承擔照顧責任、讓家務移工繼續血汗,那麼《長照服務法》所宣稱的「確保照顧及支持服務品質, 發展普及、多元及可負擔之服務,保障接受服務者與照顧者之尊嚴及權益」都將淪為空談!

最後我們要問:長照悲劇、移工血汗,政府看到了嗎?到底還要發生多少長照悲劇新聞,蔡政府才願意正視台灣長照的根本問題?若政府持續退位,則長照將終日不罩!

此文章同步刊載於自由評論專欄《飄零與人權》

飄零與人權》長照悲劇、移工血汗,政府看到了嗎?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