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總統大選過了,民進黨大獲全勝,許多人都歡欣鼓舞,但是藍八年綠八年,為台灣貢獻了幾十年、兩個都號稱「重視人權」、「重視民主」的執政黨,至今卻仍無法讓移工們脫離血汗奴工的狀態。他們也可以「歡欣鼓舞」嗎?台灣社會裡的「當代奴工」,也可以因為「被光復」而「被解放」嗎?

總統大選過了,台灣即接迎來第三次的政黨輪替,而這個「新的未來,新的台灣」,可有血淚移工的份?(REUTERS)

國民黨時期(2008-2016)

早在2007年馬英九競選時,王如玄為馬英九擬訂的婦女政策中即提出了「制訂《家事服務法》,保障家事工作者權益」;另外在社會福利政策方面,也提出了「推動長期照護保險與立法,四年內上路」。然而,國民黨執政至今,政府提供的長照服務涵蓋率不到需求的一成;二十二萬的家務移工有十五萬人一整年都無法休假。馬政府簽了幾個國際人權公約,到現在應有的相關法制改變,仍付之闕如。更不用提馬政府在下台前以行政命令刪除了白領移工的薪資限制,讓廉價勞動力的引進更為全面,將不分國籍地拖垮整體勞工的勞動條件。

馬英九在任期結束前,以行政命令刪除了白領移工的薪資限制,勢必不分國籍地拖垮整體勞工的勞動條件,引起不少勞工團體的抗議。(記者黃邦平攝)

民進黨時期(2000-2008)

而更早之前,2000年至2008年民進黨執政時期,經歷過三任勞委會主委,對於移工的勞動條件不保障反打壓的狀況頻頻,最嚴重的包括2001年陳菊當勞委會主委時,經發會決議讓雇主得以從外籍勞工的薪資中扣取2,500元至4,000元的膳宿費用(2007年勞委會更將膳宿費用調漲為最高可扣5,000元);另一方面,以往勞委會雖然未明文表示家庭類勞工的工資需比照勞基法基本工資更動,但不成文地,家庭類勞工都得以比照辦理。然而,2007年民進黨盧天麟當主委時,卻宣布家務移工的工資與基本工資脫勾,讓家庭類勞工除了沒有休假保障,更沒有基本工資的保障。整體移工薪資掉到基本工資的保障以下,而「外勞越廉價,本勞越失業」的實際連動狀態,更導致了整體勞工實質薪資倒退的現況。

民進黨執政時期決議讓雇主得以從外籍勞工的薪資中膳宿費用,且宣布家務移工的工資與基本工資脫勾,整體薪資掉到基本工資以下,亦曾引發反彈。(記者陳則銘攝)

民進黨即將再度執政
選前與工鬥團體見面的蔡英文承諾,「執政之後,於外籍勞工休假時,雇主可以使用政府長照資源與喘息服務;並且現行家務移工沒有法令保障,無法休假的問題,承諾優先立法(以勞基法專章或訂專法方式)保障家務勞工勞動權益。」我們不會忘記,希望蔡英文也不會忘記。

關於長期以來奠基在血汗家務移工的長期照護政策,工鬥團體質疑蔡英文提出的「長照2.0」政見,究竟能涵蓋多少長照需求?是否有具體的政策目標?民進黨代表林萬億以長照服務項目因個案而不同,因此難以計算長照涵蓋率,並未具體回應提問。另外,對於「建構長照服務體系時,與現存二十二萬外籍看護工的關係為何?」、「是否廢除個別家庭聘僱外籍看護工的血汗長照制度?」等提問,蔡英文及其團隊均未具體回應。「政府服務涵蓋不足的部分,會不會同意市場化?」、「在利潤導向的市場化中,弱勢勞動者的老年如何得以終養?」等問題,則都因為見面時間太短連提問的空間都沒有……雖然我們一定會繼續追問,但蔡主席會繼續給問嗎?

長照議題在2016總統大選,是辯論的重點議題之一,但其端出的政見究竟能涵蓋多少長照需求,都未有具體回應。(記者王藝菘攝)

一直以來,台灣的移工政策,除了主要為在台資本家引進廉價勞動力外,透過跨國廉價勞動力的引進,更讓其以國籍為表象,分化了藍領階級勞工。始於「愛台灣」的本土認同,從318運動到這波大選,逐漸被轉化為狹隘的「國族主義」。八年前以政策打壓移工的民進黨,在重新執政之後,可以真的跨越國界地落實蔡英文口中對人權的重視嗎?民進黨勝選,蔡英文(以及她的毛小孩)風風光光地登上國際版面,即將再度執政。對於台灣的移工政策,我們真的可以期待民進黨政府為台灣帶來新氣象地「解放奴工」嗎?

2015年末的移工大遊行,上千名外籍勞工、工會等團體上街,隊伍最後抵達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競選總部前,揮舞黃絲帶為血汗長照受害者追悼。(記者廖振輝攝)

民進黨大獲全勝,許多人歡欣鼓舞,但同樣為台灣社會付出貢獻的國際移工,也可以歡欣鼓舞嗎?

此文章同步刊載於自由評論專欄《飄零與人權》

飄零與人權》選舉過後,移工也能跟著歡欣鼓舞?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