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繼取消勞工七天國定假日後,繼續在選前對資方釋放利多。2015年12月初,行政院院長毛治國於行政院跨部會會議決定,全面鬆綁白領外勞聘僱資格及限制,要求勞動部當天提案,隔日送行政院會通過。因為這項規定跟取消勞工七天國定假日一樣,都屬於行政命令,只要行政院院會通過就可上路。此舉實際的效果是,替目前不能聘僱外勞的產業開路,讓能聘雇外勞的產業增加配額,同時造成本勞薪資水平下降。至於行政院政策宣示的,鬆綁是為了吸引白領人才來台,只能說,別傻了。

勞動部近日爭議頗多,在鬆綁白領外勞聘僱資格及限制前,已因為行政院取消勞工七天國定假日,被噴漆抗議。(取自桃產總臉書)

事實上,資方早在2013年就開始施壓白領外勞鬆綁,當時新聞報導寫道:「近年新加坡、中國等亞洲國家,多以高薪與豐厚條件挖角台灣人才,造成台灣高階技術人才與白領迅速流失。許多業者擔憂,若台灣再不放寬引進外籍白領人才限制與人數,台灣企業將面臨「找不到人」的窘境,甚至讓產業失去競爭力與商機。」到了2015年,為了回應資方的要求,行政院推動「全球競才」方案,決定鬆綁白領外勞。勞動部表示,台灣每年白領技術人才外流二至三萬人,已經成為人才淨輸出國,如果人才持續外流,將大大影響台灣的競爭力,因此鬆綁相關限制,留下優秀外籍人才。

目前引進白領外勞的規定是:月薪不得低於47,971元,需有相關的專業證照、學歷資格,且有兩年工作經驗。若無大學以上學歷,則需五年工作經驗並證明有相關特殊表現才能提出申請。行政院推動的「全球競才」方案是,上述的規定不變,但新增第二軌採用「評點制」,取消47,971元的薪資門檻與兩年工作經驗限制,開放白領配偶及子女來台工作,同時取消聘僱白領外勞的企業資本額、營業額的限制,且每年來台配額均不設限。

台灣勞工陣線和經濟民主連合於1/6抗議勞動部將放寬白領外勞引進門檻。(記者黃邦平攝)

在資方要求放寬白領外勞的新聞報導裡,留不住人才的關鍵字是「高薪」、「豐厚條件」,導致台灣企業找不到人。但台灣開出來的留才條件卻是取消薪資門檻及雇主資本額限制等,完全與人才流失原因背道而馳。所謂「全球競才」方案打的算盤根本不是留住人才,而是替資方開路,讓資方能壓低成本,使用更多的廉價勞動力。

雖然我們提到白領外勞,想像的都是來自歐美國家的白種人,但實際上白領指的不是外貌、膚色、國籍,而是薪資水平跟行業分類。「全球競才」方案取消薪資門檻、資本額限制後,讓原先無法使用廉價移工的企業,只要用高於基本薪資的薪水就可以聘用移工,評點制度所需的文件跟證明文件,只要有錢交給仲介處理一點都不難。現行已開放使用藍領移工的產業,因為白領外勞並無配額限制且不影響原先核准的藍領配額,變相的可以引進勞動條件相同的移工,進一步擴大了整個奴工市場。

2015移工大遊行於去年12/13在凱道登場,上千名外籍勞工、工會等團體上街,強調反剝削訴求。(記者廖振輝攝)

台灣在1999年開放使用藍領外勞,許多研究指出,當年面對全球產業競爭,政府為了替資方降低成本,引進大批廉價移工,維持了產業生存,減輕產業升級壓力,卻也同時壓低了薪資水準,完全是飲鴆止渴的政策。行政院主計總處2015年調查顯示,台灣青年低薪情形未見改善,其中三十到三十九歲的族群,年收入分別僅有五十八萬一千元和六十六萬五千元,比1997年的收入還低,相當於所得倒退十八年,時薪亦是四小龍之末。諷刺的是,這些年來資方是賺錢的,經濟是成長的,但勞工打拚的經濟果實,就像七天國定假日一樣,在政府與資方的算計裡,被交換、奪取了。

此文章同步刊載於自由評論專欄《飄零與人權》

飄零與人權》跟七天國定假日一起消失的「白領勞工」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