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16

蔡政府推動的長照十年2.0計畫提出了各種完美、理想的模式,然而實質上一邊強調發展居家、社區、機構、走動式照顧以符合民眾需求,另一邊卻都以財源不足為理由,努力要將長照服務市場化,免除國家於照顧責任。衛福部長林奏延在上任八個月後下台,在交接典禮時他談到,長照2.0能不能推動的指標,在於不同部門是否整合成功,醫療以及社福的整合,甚至考慮設長照司或長照局,這似乎也暗示著目前長照2.0計畫推行的種種困難。

龐大的照顧需求

民進黨政府在長照2.0計畫中,始終沒有面對的是「移工血汗勞動」以及「長照人力」問題。

2014年老年人口比上升到11.99%,2018年將超過14%,2022年預計達17.6%。面對龐大的長期照顧需求,長照人力不足的缺口由外籍勞工的血汗勞動補足。以目前台灣的社福制度來看,往往將照顧的責任轉嫁到外籍勞工身上,並且限制聘僱外籍勞工的家庭申請社福資源。舉例來說,2013年勞動部的外展看護實驗,希望建立一個讓照顧者勞動條件有保障,被照顧者有更多元性、更好品質的服務,相對而言,是一個比較不血汗的勞動制度。然而在資格的限制上,可以申請這個服務的人必須是有聘僱外籍看護工資格但沒有聘雇的人。試問有多少雇主會願意不雇用一個全天待命的家務移工,而去申請目前全臺僅有四十位移工搭配提供的「外展服務」?

因此,這個外展看護的實驗面臨使用成效不佳的窘境,也對目前外籍勞工的血汗處境沒有幫助。

民進黨政府在長照2.0計畫中,始終沒有面對的是「移工血汗勞動」以及「長照人力」問題。(自由時報記者王藝菘攝)

印尼政府要求看護工薪水調漲

2014年印尼政府宣布將在五年內停止輸出女性勞工至其他國家,2015年時宣布自2017年逐步停止輸出女性勞力至亞洲國家,看護工薪資過低是印尼政府計畫不再輸出的主因。他們提出了看護工應比照最低基本工資、比照正規部門,若超時工作須支付加班費、看護工不與雇主同住等。目前的目標是要求台灣政府自明年起調漲印尼幫傭、看護的薪水至一萬九千元。

而印尼政府提出的這些訴求,移工團體早在2003年就不斷向政府訴求「保障家務移工勞動條件」,提出「家務工納入勞基法」以及「家事服務法」兩個修法方向,要求政府面對移工血汗勞動的狀況,但始終未獲回應。

長照2.0版是蔡政府選前的重要的政策之一,執政後八個月面臨衛福部長換人的狀況。新任部長表示自己隨時有「戰死沙場」的準備,長照2.0的計畫是否也會死在沙場?在長照宏大計畫版圖的夾縫之中,除了給予被照顧者家屬喘息的空間外,必須給作為直接照顧者的外籍移工合理的勞動條件及薪資。當過低的薪資讓印尼政府出面要求加薪,甚至預計停止輸出勞工進來。台灣政府願意讓已經要求14年未果的家務工納入《勞基法》嗎?

抑或是如2015年,移工輸出國聯合施壓要求調漲家務工薪資時,一樣試圖尋求更貧窮的國家輸入更廉價的勞動力,不面對長照人力及勞動者血汗問題?

這將是能否建立一個合理正義的長照制度的關鍵問題。

此文章同步刊載於自由評論專欄《飄零與人權》

飄零與人權》衛福部長部長換人做 ,燙手山芋換人接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