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韓國勞工為爭取工作權,第三次跨國界來台陳情。台灣政府對此採取了無底線的濫權打壓。不但在韓工到凱道舉行記者會的時候,趁機破壞在私人住宅前的勞工靈堂和靜坐現場,威嚇性地強迫2位到凱道陳情的韓工離境;在韓工繼續靜坐絕食和平陳情的狀況下,無預警地動用大批警力包圍已絕食超過100小時的韓工、更一反常態地將8人帶往三峽外國人收容所,在徹夜警詢後交移民署,以其違反《社維法》每人被罰2000元的理由強迫遣返;也在最後1名韓工帶著委託書到股東會現場欲參加永豐餘股東會的時候,動用大批警力封鎖股東會入口,違法將從頭到尾靜默舉著委託書的韓工壓制在地。

韓國Hydis八名工人被強制遣送出境,國內聲援人士在松山機場拉布調抗議。(記者甘芝萁攝)

一波波警政違法行為、8韓工被保警聯合移民署,不顧兩公約、不顧相關法規、以技術性與欺騙性的方式將到場的律師隔離、並逕行強制遣返後,更多法界人士加入了聲援的團隊,徹夜動員資源研議相關對策。在最後一位韓工合法地要求參加股東會,卻仍被警方壓制並再度帶至三峽收容,欲聯合移民署再施故計的過程中,我們爭取到了提審的機會。以6位律師的龐大陣容,讓法官理解到整個過程的不合法,當庭釋放了該名韓工。

身為聲援Hydis勞工主要團體之一、平時服務的是跨國藍領移工的我們,對於提審的成功,除了非常高興濫用公權力打壓勞工陳抗權的警政單位因法官認定其證據不足、違法執行公權力等而被打臉、韓工得以當庭釋放、繼續留台外,更希望因打到眾所矚目才得以動到龐大資源而救下來的韓國/跨國移工案,在過程中所揭露的警方和移民署情狀可以因此被看見、被重視。因為這些不合理、不合法、濫權執行公權力的警察和移民署,都是已為台灣社會貢獻了20幾年,現今人數已達50多萬的藍領移工人生中的夢魘。

韓國Hydis工會會長李相穆被遣送出境前出面發表聲明。(記者黃邦平攝)

台灣政府歧視藍領移工的具體表現,座落在一條條充滿階級歧視的藍領移工法令上。

《就業服務法》明文規定藍領移工不得轉換雇主。所以,除非你的雇主破產、除非你的受看護人死亡,否則,面對移工口中被「連狗都不如」的惡意對待時、面對工作量大到身體和心理都出了狀況時、面對連語言可通的勞工都難以舉證的性騷擾時、面對被雇主不允許使用手機、不能放假、被積欠薪資等等而求助無門時,除非在這樣的時候,雇主還會慈悲地同意放棄聘僱移工的名額,讓你轉換。不然,你只有逃跑保命一途。在白領移工、本地勞工的求職脈絡下,會被鼓勵為「換更好的工作環境」的上進行為,在藍領移工中,變成是會落到被妖魔化、被警察、移民署抓到有獎金地逮捕的「逃跑外勞」。

被逮到的「逃跑外勞」,就是送收容所等待遣返。

收容所提供衛生不佳的食物和餐具、訊問過程中缺乏充分和正確的翻譯、過程中被要求簽名的文件沒有母語、過程中除了透過被關起來而知道目前已被限制行動自由外,除了被告知可以打電話要朋友拿錢來給你交罰款和買回程機票外,對於可以有的權利,別說提審,包括詢問你為什麼會逃跑、有沒有可能是勞力剝削的被害人、有沒有任何需要申訴的冤屈等等的基本人權多不會被告知,甚至包括移工主動申訴有被積欠工資、當初的強迫儲蓄還被雇主扣著等等的情形,全台數個收容中心的警政大爺們,會積極處理的,屈指可數。

收容所提供衛生不佳的食物和餐具、訊問過程中缺乏充分和正確的翻譯、過程中被要求簽名的文件也沒有母語。(記者姚介修攝)

日前,《大法官釋字708解釋》出爐,限縮《移民法》第38條「暫予收容」的天數上限為15日。聽起來可喜可賀的解釋,卻也使我們另外擔心,雙語人員不足、已經習慣便宜行事的收容所,這些爺們會如何為避免自己「暫收超過15天/違法」,潦草對待這些「逃跑外勞」的權利而儘速把人送走。

而這些被儘速處理掉的藍領移工,又會有多少人幸運到可以在24小時內找到人要求執行提審且得以提審成功?

「收容所」在藍領移工的生命裡,清楚的是命運的轉捩點。有沒有可能像韓工一樣的敗部復活,過程中每一個看起來細瑣的步驟或行為,都影響著移工的基本權利有無。警察、移民署的任何一個小官,對一般的藍領移工而言,都是足以影響人生的威武大神!

我們期待能儘速看到韓工「當庭釋放」的白紙黑字裁定,或許這裁定可以累積點籌碼,給更弱勢的藍領移工繼續打仗。

此文章同步刊載於自由評論專欄《飄零與人權》

飄零與人權》移民署和警察,都是神啊!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