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勞動部發聲明表示,「印尼及菲律賓政府本月起將於母國勞動契約驗證時,將家事外勞薪資由我方規定的15840元,「片面」調漲為17500元,我方僱主若不接受,則無法順利聘用印尼或菲律賓家事外勞」。勞動部長陳雄文對此有兩點表示:一、我方是人力需求國,薪資已經不得不調漲。二、越南家事外勞本月可望重新開放。

印尼政府聲明,印傭在台工作時數應符合當地法律,不應24小時待命;如超時工作,雇主應支付加班費,及薪資應符合基本工資。(央廣提供)

勞動部的聲明及陳雄文的說法,都在暗指菲律賓及印尼政府「片面的」、「不顧雙方協商機制」的調漲外勞薪資,所以台灣政府只好「不得不被動接受調漲」。實際上,早在2013年3月,印尼政府就明確聲明,印傭在台工作時數應符合當地法律,不應24小時待命;如超時工作,雇主應支付加班費,及薪資應符合基本工資。若台灣政府始終無法改善印傭在台的勞動條件,印尼將停止輸出勞工至台灣。

勞動部長陳雄文對於印尼及菲律賓政府要求調漲家事外勞薪資時表示:一、我方是人力需求國,薪資已經不得不調漲。二、越南家事外勞本月可望重新開放。(記者林正堃攝)

當時,勞動部拒絕印尼政府要求提升家務工勞動條件,對媒體表示「因為印尼經濟轉好,所以不願意再輸出印尼勞工到台灣」,企圖將「台灣將外籍家務工奴工使用的現象」,轉移成「印尼政府的霸道」,同時開始尋找他國看護工來源。移工團體多次公開抨擊勞動部,無視台灣屢屢因未善待移工登上國際人權報告黑名單,當移工輸出國要求保障移工權益時,竟是以開發新的奴工來源來回應,如同血汗工廠的惡質雇主。

家務工要求加薪符合基本工資的要求早已不是新聞,網路上搜尋也能找到許多媒體報導。在幾次談判失敗後,印尼及菲律賓在台辦事處發出正式公文,通知勞動部,若契約薪資低於17500元,將不讓家務工來台。也許是洽談新的輸出國不順利,重新開放越勞也未成功,但台灣的確需要這群看護工來支撐社福長照,勞動部被逼急了,才改口「不得不調漲薪資」。這個過程就是勞動部「根本不願改善外籍家務工勞動條件」。

台灣屢屢因未善待移工登上國際人權報告黑名單,當移工輸出國要求保障移工權益時,竟是以開發新的奴工來源來回應,如同血汗工廠的惡質雇主。(記者陳志曲攝)

我們的總統馬英九7月2日表示,雇主跟外勞之間的關係,不是主人跟僕人、不是老闆跟下屬,彼此應該是一個法律上平等的地位。但我們的勞動部長陳雄文也不只一次對外宣稱:「很多聘用外籍看護的家庭經濟狀況也不理想,如果提升外籍勞工的勞動條件,將會對這些弱勢家庭造成衝擊」。這兩種說法讓人摸不著頭緒,到底台灣重不重視移工權益?在「弱勢家庭」和「外籍移工」的「弱弱相殘」的困境裡,「政府的角色」又去哪裡了?

更核心的問題可能是,台灣超過20萬聘僱外移看護工的家庭裡,到底有多少弱勢家庭?面對台灣本地弱勢家庭,政府本來就應該強化社會支持安全網,建立完善長照制度,讓弱勢家庭能在國家照顧下得到幫助。但屢屢遇到移工要求勞動條件的保障,弱勢家庭就被政府當成卸責的理由,拿出來作為20萬雇主的代表,與同樣弱勢的移工對抗。但引進移工23年了,需要社福資源挹注的弱勢家庭得到照顧了嗎?台灣政府將廉價看護工當作解決社福問題的藥方,無疑是飲鴆止渴。當政府用「照顧弱勢家庭」的大旗,「壓制外籍勞工勞動條件」時,不論是衛福部或勞動部,都規避了該負起的政府責任。

台灣超過20萬聘僱外移看護工的家庭裡,到底有多少弱勢家庭?面對台灣本地弱勢家庭,政府本來就應該強化社會支持安全網,建立完善長照制度,讓弱勢家庭能在國家照顧下得到幫助。(記者王藝菘攝)

家務工是否該加薪,背後的問題根源是:台灣的長照人力根本不足以面對人口老化,現行的長照制度與廉價看護工聘用同時存在,當多數雇主長期依賴廉價移工,台灣長照制度將是一個蚊子館政策。過去我們習慣用「剝削移工」來解決長照需求,這樣飲鴆止渴的結果是,當奴工不願意繼續被奴役時,台灣的社福政策及弱勢家庭何處去?

23年的時間夠長了,長照人力及保障家務工勞動條件都是我們無法迴避的問題了。一個24小時全年無休,極度疲憊的家務工,究竟能不能給予需要照護的老人完善的照顧?如果不打破看似弱弱相殘的局面,持續以凍漲外勞薪資,剝削外勞權利來回應現存的社福破網,台灣的社福問題不會被解決。唯有將看護工權益及弱勢家庭需求放在同等位置思考,我們才能真正的不再依賴廉價外勞,建立一個完善的長照制度。

此文章同步刊載於自由評論專欄《飄零與人權》

飄零與人權》當移工拒絕被奴役,台灣長照何處去?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