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1月16日,台灣迎向第三次政黨輪替,由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當選總統。在整個社會都因選舉而沸騰之時,同樣生活在台灣近六十萬的移工人口卻彷狒與此毫無干係,在政治上沒有發言權的他們依然日復一日在家裡、工廠、漁船上工作,而與在台移工相關的未來卻交付在新的執政團隊身上。

立法院新會期將於2/19開始,但「移工血汗勞動」以及「長照人力」政策,卻消失於近日民進黨列名的新會期優先法案裡。(資料照,記者廖振輝攝)

近來與移工相關的重大政策無非是「長照」以及「白領外勞」。白領外勞的爭議在於行政院以留住人才的名義,新增第二軌留才機制,採用「評點制」,取消47,971元的薪資門檻與兩年工作經驗限制,開放白領配偶及子女來台工作,同時取消聘僱白領外勞的企業資本額和營業額限制。這樣的方向在移工團體看來是讓原先無法使用廉價移工的企業,只要用高於基本薪資的薪水就可以聘用移工,進一步擴大了整個奴工市場。

至於長照政策的部分,移工團體從2003年開始不斷向政府訴求「保障家務移工勞動條件」,提出「家務工納入勞基法」以及「家事服務法」兩個修法方向,要求政府面對移工血汗勞動的狀況。隨著台灣社會對於長照的需求逐年攀升,政府不得不去面對長照人力與服務嚴重不足的問題,而其中造成無人願意從事長照服務的結構性原因,就在於長照服務的勞動條件低落,只能靠剝削家屬以及外勞來支撐長照。移工團體不斷強調,在目前長照人力高度依賴家屬及移工的情況下,「照顧者血汗問題也是長照問題」。近年有越來越多家屬疑似不堪照顧壓力而自殺、殺人的悲劇,而更多不被社會看見的是在不合理制度下被捆綁在家中的移工,全年無休、二十四小時待命、沒有基本工資。如果不改善長照人力的勞動條件,只會繼續陷入照顧者與被照顧者「弱弱相殘」的惡性循環之中。

「工鬥」團體於選前與蔡英文會面時,提出「年金、長照、約聘僱、醫消護、國道收費員案、七天休假」等重大議題,其中在長照政策部分移工團體特別質問民進黨該如何面對「移工血汗勞動」以及「長照人力」問題,蔡英文在會上明確表示選後將優先處理「人力」和「移工血汗」問題,然而近日民進黨優先法案出爐,包含總統交接條例、兩岸協議監督條例、長期照顧服務法修正、住宅法、國有財產法修正、電業法修正等,卻未見當初對移工的承諾。長照政策在選前因藍綠總統候選人隔空交鋒,吵得沸沸揚揚,選後新的執政團隊抵定,新政府是否就喪失選前回應民間的壓力了?

工運團體「2016工鬥」在選前與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對談,行前舉行記者會說明訴求。(資料照,記者方賓照攝)

台灣社會為了總統大選而沸騰,新的執政團隊磨刀霍霍地等待接掌權力,每個政治人物在選前或真或假地開各種政治支票,而六十萬移工被選舉擠到邊緣,儘管他們承擔台灣最基層的勞動工作,只因為沒有投票權,就連期待支票兌現都顯得奢侈?我們要再度問問號稱「點亮台灣」的新執政者,是否看到了在陰影下期待曙光出現的移工?

此文章同步刊載於自由評論專欄《飄零與人權》

飄零與人權》沒有移工的長照優先法案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