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媒體報導,印尼政府將在這個月「片面」、「逕行」調漲印籍家務工薪資、菲律賓政府也將跟進;勞動部日前曾發函要求印尼政府暫緩,但印尼政府似乎很「堅持」(更提到有仲介公司「義憤填膺」的表示這些輸出國政府「予取予求」等等等)…. 這條新聞,從去年底看到現在,(對於一直以來都是從移工身上謀利的仲介表現,我想大家都不會訝異)對於勞動中央主管機關勞動部的回應,則令人為其感到可恥!

印尼官方有意在2017年停止輸出勞工,勞動部決定先解凍已凍結十年的越南社福外勞和漁工。(記者陳志曲攝)

在台灣的勞動政策正式合法化家務移工引進的23年之後、家務移工17年來薪資一直掉於基本工資水平之下;在2012年台灣政府簽訂了《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之後、也在我們十數年來頻頻要求立法保障家務工勞動條件、要求國對國直接聘僱以解決仲介剝削問題的狀況下、勞動部其實有長達十幾二十年的時間,明知問題所在,可以想辦法解決家務移工的血汗勞動問題。

握有龐大資源及公權力的勞動部,可以主動為這些來台貢獻青春血汗、代盡孝道的家務移工(如其回應所述「漸進式」)想辦法調漲薪資、可以主動想辦法有效避免(家務)移工被國內外仲介剝削、可以主動想辦法降低其每天十幾小時的工作時數1,更可以在近年很夯的長照制度規劃過程中,想辦法將這些家務移工(照顧人的人)的勞動條件考量進長照人力的整合設計中,不但可以改善家務移工的血汗狀況,更可以解決長照人力長期缺人的窘境。

勞動部拒絕提升印尼家務工勞動條件,反而轉向其他國家洽談輸出勞工到台灣的可能性。(記者陳志曲攝)

這麼多可以改善家務移工勞動條件的方式,作為中央級勞工主管機關的勞動部,十幾年來,執政的黨換過、人換過、甚至連機構名稱都換過了,卻還是始終不願意解決家務移工的問題。到了現在,在面對輸出國政府開始採取保障基本勞權的行動時,不思改進也就罷了,居然還要求他國政府暫緩保障其勞工2?!….馬英九近日關於「雇主跟外勞之間的關係,不是主人跟僕人、不是老闆跟下面,彼此應該是一個法律上平等的地位…..」等「國際觀、普世價值」的發言,在勞動部拒絕印菲兩國政府的訴求後,是紮紮實實地被勞動部打了一巴掌!

勞動部不應將照護人力短缺的責任推到印尼政府身上。(記者張嘉明攝)

面對將成為2016總統選舉口水票的長照制度缺乏照護人力的狀況,衛福部在長照服務法中維持照護人力的「雙軌制」,讓家務移工(奴工)繼續成為照顧方式的選項;勞動部在拒絕印菲政府要求提升家務工勞動條件的同時,繼續四處尋找奴工,包括解凍越南看護工、洽談緬甸、斯里蘭卡輸出勞工到台灣的可能性等等。勞動部自失維護勞工權益的立場,不思改進國際惡名的奴工政策,反而四處尋找奴工來源,形同奴隸販子,也讓台灣繼續淪為奴工之國,在國際上徒留剝奪移工人權的惡名。

面對輸出國政府開始採取保障基本勞權的行動時,勞動部不思改進也就罷了,居然還要求他國政府暫緩保障其勞工。(記者陳志曲攝)

1. (1)【2014年12月24日  蘋果即時】台灣引進外勞已22年,目前在台外勞人數已突破54萬人,勞動部今首度發布外勞在台工作及生活狀況調查,發現高達68.6%家庭看護工例假日都沒放假,推估14.8萬名家庭外勞全年無休;另有29.3%平均每月只休1.1天。

(2) 研考會委託世新大學訪談1076名移工,進行「2012年外籍人士國際生活環境滿意度調查」。根據這份訪調,家庭類移工每日工時長達17.72小時,68.8%的看護工及幫傭每週工時在85小時以上,且有215人認為自己每天工作24小時。

2.因此,也就不難理解當在澳洲打工的台勞因為薪資被積欠、工作受傷、勞動條件未達澳洲法定標準時,從未聽過勞動部或台灣政府曾向澳洲政府提出任何其為保障台勞的「堅持」。

此文章同步刊載於自由評論專欄《飄零與人權》

飄零與人權》歹戲拖棚的可恥勞動部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