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3

這個月初,正逢衛環委員會在審勞動部預算,各大媒體斗大的標題寫著「民進黨兩個女人的戰爭?」原來是社福衛環委員會中,民進黨立委陳瑩認為「外勞逃跑會排擠原住民工作」,提案凍結臨時安置外勞預算。此舉引發同黨立委林淑芬不滿,怒嗆陳瑩「假借原住民,為仲介護航!」陳瑩反批林淑芬:「為了成就自己落跑。」

先不論「外勞逃跑」是不是真的會「排擠原住民工作」,我們不懂的是,陳瑩委員因此提出的「凍結臨時安置外勞預算」,是打算解決「外勞逃跑」問題?還是認為不臨時安置外勞,就可以解決他口中原住民工作被排擠的問題?

民進黨立委林淑芬(前)、陳瑩(後)傳出為了就業安定基金預算,在立院互嗆。(自由時報記者簡榮豐攝)

所謂「臨時安置外勞」,實際上是當藍領移工在台灣遇到勞資爭議,例如雇主積欠薪資、被僱主虐待、職災、性侵或從事許可外工作等非可歸責於勞工的狀況,經地方勞工局確認達到安置要件,才委託由安置機構進行安置。何謂「達到安置要件」?就是,遇到上述相關勞資爭議,每個月都收取外勞服務費的仲介公司理當優先擔起移工安置的責任,給予住所和伙食照顧,以讓權利被侵害的移工,得以安心進行其爭議和爭訟的權利。惟在仲介/雇主是爭議當事人或無能擔負安置時,才會被認定為「達到安置要件」,而由地方主管機關委由安置中心安置。也就是說,若非「仲介/雇主係爭議當事人」或「雇主/仲介無能安置」時,勞工局不會認定「達到安置要件」,也根本輪不到安置中心來擦屁股收拾善後。

所以,陳瑩所提,「凍結安置預算」就是凍結這些因「非可歸責於勞工」的受害移工得以安心爭取被害狀況恢復的預算。不正視移工權利受損的原因,卻主張取消移工可能爭取權益的協助,這樣的方式,是在「降低逃跑」還是「刺激逃跑」?

被民進黨以代表原住民提名的不分區立委陳瑩,最近常常拿「原住民」出來說嘴——就服法52條修訂,可降低移工剝削的取消三年出國一日提案,陳瑩認為會打壓原住民的工作權(邏輯為何?);民進黨砍七天假,實際上造成勞工工時增加、加班費減少時,經常從事臨時工的原住民權利將大受影響時,不見陳瑩委員為原住民權利發聲,卻以一分鐘的時間協助砍假案闖關,又在被民進黨架空的公聽會上,上演昏倒的戲碼以嫁禍爭勞權的勞工團體;嘴上說加強勞檢,要讓勞工特休看得到吃得到,實際上卻凍結明年增聘勞檢人員的三億元預算。

怎麼陳大委員的說詞和作為時常相互違背?原住民的勞動權益,何時才能看到陳瑩委員具體的作為?

立法院衛環委員會11月16日舉行「勞基法修法公聽會」,勞團與主席陳瑩爭執,推擠中,陳瑩遭推倒。(自由時報記者方賓照攝)

「外勞越剝削,本勞越失業」這句話是TIWA和許多工運團體長期以來的主張。做為協助移工的團體,我們不只致力於不要再讓國際移工被剝削,同時我們更身體力行地協助許多本勞抗爭和議題倡議。從全國關廠工人到國道收費員,從包圍馬英九到拒砍七天假,不論政黨如何輪替,我們始終認為要提升台灣整體勞動條件,只有不分本勞、外勞,所有勞工團結,才有機會要回屬於工人的權利。

身為立法委員,更身為代表原住民不分區的陳瑩委員,到目前為止的所作所為,我們不奢望委員有提升整體勞工階級權益的眼界,但,老拿「原住民」打「藍領移工」、老是嘴上保障實際打壓,甚至在事件發生的當下,還對媒體表示,「不滿其他委員也刪除預算,卻只有她成為勞團的抗議目標」,氣憤地說:「不要這樣搞,這樣很針對性。」

如此不知自省、挑撥國族歧視、只有黨意沒有民意,持續做出背離民意的事情,那麼成為勞團抗議的目標,其實也只是剛好而已。

「外勞越剝削,本勞越失業」這句話是TIWA和許多工運團體長期以來的主張。做為協助移工的團體,我們不只致力於不要再讓國際移工被剝削,同時我們更身體力行地協助許多本勞抗爭和議題倡議。(自由時報記者王定傳攝)

此文章同步刊載於自由評論專欄《飄零與人權》

飄零與人權》拿張飛打岳飛,陳瑩混淆視聽的卸責算盤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