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8

在「年金」、「前瞻」大案之外,目前立院其實也在修一個較「冷門」的法-《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僱用法草案》(以下簡稱〈草案〉)。說「冷門」,其實不太對,因為涉及「外國」兩字的相關政策,每每刺激著「台灣人」的「愛台灣」神經,或許不時就會「熱門」起來…. 〈草案〉開頭,就把主管機關抓到以「(資本)發展」為考量的「國發會」。在目前各部會分工而不合作的狀況下,這樣的作為是統合或架空,或許一下難判斷,得再仔細觀察勞動部和移民署等部會在過程中如何因應。

〈草案〉內容規範了兩種人,一種被稱為「外國專業人才」(以下簡稱「老外」);一種是「外國實習生」。

外國專業人才/老外

在「老外」部分,為了保障「老外」的相關權利,〈草案〉除了讓簽證可以更長更方便、健保可以馬上加保,不用等6個月、年金如同本地人可以選擇一次支領或月退,跳脫原本勞動部及移民署的相關規定、破格處理外,更完善地顧及了「老外」找工作的權利,〈草案〉保障他們在還沒有工作以前可以提早一年來台灣找工作;也顧及了這些飄洋過海的「老外」的家庭團聚權,讓「老外」的父母、配偶及子女都可以來台探視、居留及工作。在台灣正式引進外國勞動力25年以來、第一次看見對待「外國人」可以有這麼完善的保障。我們非常認同!更希望長期為台灣的基礎建設奉獻生命、為台灣代盡孝道的另一批64萬的外國人/「外勞」,可以被比照辦理。好讓政府可以不再帶頭階級歧視、台灣可以早早脫離國際上「當代奴役」的惡名。

為了保障「老外」的相關權利,〈草案〉除了讓簽證可以更長更方便、健保可以馬上加保,不用等6個月、年金如同本地人可以選擇一次支領或月退,跳脫原本勞動部及移民署的相關規定、破格處理外,更完善地顧及了「老外」找工作的權利。(資料照,記者翁聿煌攝)

但,為這些每年〈草案〉估計可能賺上200多萬新台幣的「老外」新增的減稅規定,則是我們無法認同的!

如同《促產條例》、《創產條例》等為資方開優惠及減稅大門的特別立法一般,數十年來,我們沒看到台灣產業因此升級,也沒看到勞工的薪資因為GDP提升而提高,只看到各黨政府不論在論及勞保年金或長照服務等民生基礎必需時,都以「財政負擔大、預算不足」為理由而無任何落實保障人民基礎生活的作為!

既然政府沒錢,為什麼還繼續以「前瞻計畫」圖利資方、以〈草案〉減稅圖利高收入者、而以提高煙稅煙捐這種其實多是剝自底層勞動者且不足、不穩定的機會稅來對近年來不斷發生的長照悲劇虛應故事?!這種劫貧濟富的作為,我們強烈反對!

外國實習生

〈草案〉涉及的另一款勞動者是「外國實習生」。講到「外籍」和「學生」,就不能不想到去年底政府便已動腦筋的另外一批,叫做「留台僑外生」,指的是在台灣唸書的外籍學生。而這回〈草案〉動腦筋的則是「在國外唸書的外籍學生或畢業不超過2年的外國籍畢業生」。也就是說,現在,不論是在台灣唸書或是在國外唸書、不論畢業或沒畢業,都是政府想要為企業延攬和僱用的外籍年輕人,而與上述「老外」的差異重點是「實習」!

以「實習」為名,為企業招攬外籍學生,其實是目前資本主義國際「彈性化勞動力」的潮流。我們的鄰居韓國政府、日本政府都在做,當然也都流入「假實習真廉價」的問題。這些問題,長期以來國內外學術界都知,你、我也知,就服務資本的各國政府不知。

實習生跟建教生有何不同?他們是不是勞工?勞動條件如何?被以「實習」而壓低的薪資、拉高的工時,造成該產業整體勞動條件的長期不能提昇,寵壞了老闆!這不是眾所皆知的嗎?而,蔡政府對資方的溺愛,除了不顧一切的砍了勞工七天假、不顧一切地要「前瞻」外,現在更不顧整體勞動條件會被拉低的狀況,腦筋動到外籍學生身上。可謂無恥!

愛台灣

遇到「外籍、中國」兩個關鍵名詞,大家一定先「愛台灣」。但,透過政府親資的種種作為,不難看出,「台灣」有兩款,「資方的台灣」和「非資方的台灣」,重點是你愛的台灣,是哪一款?而面對趨利資本的國際流動,這些來台灣工作、為台灣奉獻的「外籍」勞動者們,也會在你愛的那款裡嗎?

此文章同步刊載於自由評論專欄《飄零與人權》

飄零與人權》從《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僱用法草案》談「愛台灣」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