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部近日以「民眾需求不能等!」為由,放寬85歲以上輕度失能者申請聘僱外勞之資格。「普及照顧政策聯盟(普照盟)」認為此舉將摧毀我國建立健全長照體系的契機,且令本勞與外勞處境更形惡化,勞動部將因此成為歷史罪人。

「普照盟」也是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擬定選舉政綱裡有關長照政見的主要諮詢對象,所以這個看法有必要進一步討論,因為蔡英文極可能當選總統,那麼期待申請的家庭,選後是否將面臨取消這項政策的不穩定風險?長照是否真得將因為輕度失能者可以聘僱外勞而摧毀?

普照盟認為勞動部放寬85歲以上輕度失能者申請聘僱外勞之資格,將摧毀我國建立健全長照體系的契機,且令本勞與外勞處境更形惡化。(記者廖振輝攝)

首先必須強調的是,重度和中度失能者早已開放申請聘僱移工,而且廉價移工早已經是家屬之外,最主要的照顧人力,高達近21萬人,那才是真正影響集體長照制度建立的主因。因為只要個別家庭能夠聘僱三年無休、兼全家幫傭、無勞保、含就業安定費只要21K的血汗移工,家庭就不會有使用長照的誘因,用長照推動專家的術語來說,就是會使長照「需求不足」。

重度和中度失能者,在這種外勞解決一切的制度下,幾乎不再需要使用日照、全日照和到宅服務;只是在醫院和家庭兩個空間中移動,表面上也使家屬用不得已的方式,去符合國家到女性團體所倡議的「在宅終老」價值,也避免家屬(其中過半數是女性)因為要提供照顧的需要,而退出勞動力市場。

要說血汗移工排擠了本地眾多NGO訓練出來的台灣女性照服員就業機會,更是太殘忍,且非常脫離現實。

因為全日、全職的本地(含外配)照服員薪資水平介於48K到80K之間,而且還必須給予勞保、休假、不能兼做家事。這個本地就服員的就業市場,和血汗移工的就業市場完全是扭曲制度創造出來的兩個高低不同位階的市場!固然因為移工「太好用」,使眾多中產以上家庭棄本地照服員,而改用可以替狗清浴缸狗毛的帝寶血汗移工;但沒有健全長照體制的情形下,中產和中產以下家庭,選擇血汗移工做為出路,也是不得已的結果,怎能歸結於本、外勞互相競爭?

中產和中產以下家庭,選擇血汗移工做為出路,是不得已的結果,不能歸結於本、外勞互相競爭。(記者王藝菘攝)

本地女性照服員權益相關團體,如「普照盟」,似乎也面對重度和中度失能者家庭需要,而把本地女性照服員的就業希望放在輕度失能者的「一人照顧多人的兼職點狀就業」(計算時數而不是全職)市場,這也是蔡英文的政見之一。這完全是治標不治本的一廂情願,因為點狀服務基本上就是把失能者的需求拆解為功能需求(洗澡、備膳、就醫等),沒有處理失能者完整的生命狀態,例如因為家屬上班造成的陪伴─即免於恐懼(跌倒後求助無門)的需求(包括家屬的免於擔憂)。

「台灣移工聯盟(移工盟)」長期警告政府,國家將照顧責任丟給個別家庭,由個別家庭透過聘僱廉價的家務移工來解決,是長照體系根本無法建立的主因,並呼籲要逐步廢止家庭聘僱,改善照顧移工的血汗狀態,並設法將移工納入長照體系,例如機構聘僱、家戶派遣。

國家將照顧責任丟給個別家庭,由個別家庭透過聘僱廉價的家務移工來解決,是長照體系根本無法建立的主因。(記者王藝菘攝)

因為移工沒有選票,這個呼籲一直被忽視,終於因為勞動部將在大選前開放長期照顧的最後一塊領地,繼續由廉價移工來承擔,而受到重視。本地女性照顧勞工團體長期忽略家庭移工的廉價、過勞、被虐待和剝削的現象,也因為反對輕度失能者引進家庭移工而受到關切。我們衷心希望這是嚴肅討論長照如何面對移工存在現實的起點,使蔡英文的政策更加現實,而不是挑動本、外勞互相敵視。

此文章同步刊載於自由評論專欄《飄零與人權》

飄零與人權》建構長照應面對移工存在現實,而非挑動本、外勞心結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