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沒有歧視外勞,我們只是講求秩序。

外勞怎麼可以霸佔車站,滿地垃圾,使用公共場所聚會?外勞有需要請不要佔據車站,可以去其他地方。在台灣,外勞可以去什麼地方呢?印尼一年一度的開齋節過年在車站聚集,被罵佔據公共空間,影響乘客搭車權利;一個禮拜好不容易的放假日,去公園聚餐幫朋友慶生,被罵有礙觀瞻;悶了一週從工廠、雇主家搭公車、捷運出門,跟同鄉講母語被罵很吵、沒水準。

回教開齋節,台北火車站擠滿移工,席地而坐、共享食物歡慶開齋。(記者葉冠妤攝)

台灣沒有歧視外勞,我們只是講求合法。

在公園慶生不是不行,請你合法申請。在開齋節在車站跟朋友聚會不是不行,請你合法申請。在公車上講話不是不行,請你們遵守禮儀。只要有外勞在公共場合聚會,他們可能違法集會遊行法、社會秩序維護法,為了維護秩序,要求他們守法,我們可以報警或驅趕外勞。當然,台灣人在公園、車站、捷運站跟朋友見面,是不需要申請的,因為我們只是跟朋友見面,去公園坐坐而已。

至於,外勞想辦活動如何申請?申請文件有沒有多國語言?申請的地點在哪裡?政府部門上下班的時間能否配合外勞?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外勞要守法。

我們可以報警或驅趕外勞,因為他們「不守法」。而台灣人在公園、車站、捷運站跟朋友見面,是不需要申請的,因為我們只是跟朋友見面,去公園坐坐而已。(記者張嘉明攝)

台灣沒有歧視外勞,我們只是想要一個進步、國際化的社會。

我們可以接受101跨年,信義區大塞車滿地垃圾,政府花幾千萬放煙火。我們可以接每年聖誕節,四處都有大型聖誕樹,台北車站大廳也被聖誕樹佔據。我們可以接受歐美英語教師來台灣工作,因為我們需要學英文。我們可以接受公共空間被BOT,台北車站大廳沒有等車休息的空間,幾百個等候的座椅都被撤掉,變成商店、餐廳的營利空間,乘客要花錢才能找到一個舒服的空間。這些都是沒辦法的,因為我們要進步現代要國際化。

台灣沒有歧視外勞,只要他們不出現在公共場合。

在台灣的東南亞移工能去哪裡?他們可以去看電影,雖然沒有他們看的懂得字幕;他們可以去唱KTV,雖然沒有東南亞歌曲可以唱;他們可以去朋友家聚會,雖然外勞在台灣沒有家,只有工廠宿舍或雇主家;他們可以去旅館約會,雖然大多數旅館不願意做外勞生意。這些都沒有關係,他們來台灣不是來工作的嗎?他們不需要休閒休息,好好工作就好。或是說,他們去哪裡都好,只要不要讓我們看到。

在台灣的東南亞移工能去哪裡?(記者張嘉明攝)

台灣沒有歧視外勞,最好他們都不要來台灣。

儘管台灣70萬的老病殘人口裡,有20萬人是靠外勞全年無休,24小待命,領著15840低廉薪水在照顧;儘管台灣自豪的公共建設,小巨蛋、捷運、101大樓都是靠廉價外勞蓋出來的;儘管台灣的傳統產業是靠廉價外勞在支撐。我們是需要外勞,但是沒有人逼他們來台灣,如果覺得權益沒有保障,他們大可以不要來。就像我們需要用電,但是核電廠最好不要蓋在我家隔壁;我們製造大量垃圾,垃圾掩埋場焚化爐,最好蓋到高山偏遠的地區;政府要蓋科學園區,只要不是徵收我家就沒問題。

儘管台灣70萬的老病殘人口裡,有20萬人是靠外勞全年無休,24小待命,領著15840低廉薪水在照顧。(記者張嘉明攝)

至於台灣福利制度靠剝削外勞在支撐;二十萬家務工沒有法令保障;無良仲介跟雇主剝削外勞;自1992年開始,政府用廉價外政策拖垮產業發展跟本勞勞動條件這些事情,都不是我們需要想的。

我們只要記得,台灣人真的沒有歧視外勞就好。

此文章同步刊載於自由評論專欄《飄零與人權》

飄零與人權》台灣真的沒有歧視外勞—寫在印尼開齋節之後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