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部於11/15於桃園市政府所舉辦的『菲越印泰,鄉聚桃園』4國節慶活動中,特別安排『致贈外籍勞工服務貢獻紀念品啟動儀式』,未來外籍勞工出境返國前,將可收到勞動部所致贈的紀念品及感謝卡,以表達我國對外籍勞工的感謝之意。

勞動部於於『菲越印泰,鄉聚桃園』4國節慶活動中,特別安排『致贈外籍勞工服務貢獻紀念品啟動儀式』,未來外籍勞工出境返國前,將可收到勞動部所致贈的紀念品及感謝卡,以表達我國對外籍勞工的感謝之意。(勞動部提供)

移工對台灣有多少的貢獻,是有目共賭的,台灣的公共建設、3D產業、老人及身障者的照顧、漁業,四處都可見到這些移工辛勤的身影。我們是應該感謝他們,但不是僅做表面。形式上的感謝是空泛的,該怎麼做才可以讓他們在辛勞的貢獻背後,有個合理的工作條件及平等的對待,才是重要的。

就在一週前,辦公室接到了一通讓人糾結的電話。電話的那頭是一個來台工作八年的印尼籍勞工-安娜,安娜用流利的中文說,她照顧阿公已經八年了,阿公中風24小時需要有人陪伴左右,但就在九個月前,她開始沒領到薪水。阿公有四個兒子,都很少回家。之前,安娜的薪水是用阿公的積蓄支付,阿公兒子會多少給一點她和阿公的生活費。但有一陣子了,都連絡不上阿公的兒子,眼看要斷炊了,生活費沒下落…,她不知道該怎麼辦,她也放不下阿公,生活陷入困境。

經過勞工局的介入,阿公的兒子還是避不見面。只好等待社會局安置阿公後,安娜才可放心再找另一份工作。只是,積欠九個月的薪資,就不了了之了。

長期以來受照顧者的照顧責任已經轉嫁並依賴到移工身上,對於弱勢者家庭對移工的這份依賴感,已經讓移工成為每個家庭裡不可或缺的人力。但長期的貼身相處,造成了移工在情感的牽絆下,持續被剝削的情況。對於24小時居住在雇主家的看護工而言,對受照護者的責任是難以清楚劃分的。但不代表看護工可以像機器人般24小時不停的工作。

對於24小時居住在雇主家的看護工而言,對受照護者的責任是難以清楚劃分的。但不代表看護工可以像機器人般24小時不停的工作。(資料照,中央社)

看護工應該有明確的工作時間、合理的休假、公平的薪資和基本的法令保障。但二十幾年來政府都未立法保障家庭看護工,讓看護工持續在一個血汗的情況。而當雇主有困難時,亦未有合理的支持系統來輔佐受看護者家庭。台灣在沒有建全的社福來支持有需求家庭的情況下,開放個別家庭可以聘僱外籍看護工,變向將政府應該有的照顧責任丟給個別家庭去承擔。TIWA已經處理過好幾個,因個別家庭無法承擔,獨留移工與受照顧者自身自滅的個案。

近年推動的長照法立法,是政府建全社會福利制度的重大事項,在人口老化快速成長的背景下,思考如何建全社福、解決受看護者問題的同時,應該將目前二十幾萬名外籍家庭看護工,納入長照機構人力。

個別聘僱的不合理勞動條件不再存在,讓有需求的家庭能夠被滿足,這才是對外籍看護工實質重要的事。勞動部送上的『中華民國中心感謝您在台灣的服務』鑰匙圈,才不會是一個諷斥且不堪的回憶。

此文章同步刊載於自由評論專欄《飄零與人權》

飄零與人權》台灣的紀念品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