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應台灣失能人口持續增加、人口高齡化狀況越來越迫切等問題,面對2016總統立委大選,各政黨對於長照的政見紛紛出籠。國民黨提出保險制,5年120億預算;蔡英文的長照2.0,每年預算330億;還有喊價最高的社民黨稅收制,開到每年1000億;也有鼓勵三代同堂與志工參與的親民黨稅收制等等。

我們要問的是,長期照護制度的建立,真的僅是喊價問題嗎?

據衛生福利部「國民長期照護需要調查」推估,2016年全國失能人口約有77萬,其中老人占66%,2021與2031年失能人口將達87萬與118萬。而依據官方資料(先不論其有無不實誇大),至2013年10月底,長照十年服務人數佔全失能人口數約為17%、佔老年失能人口數約為29%。這麼低的服務比率,在各政黨的政見中完全不見檢討或討論,但各黨卻可信誓旦旦地提出預算!這些預算的計算基準為何?難道是以如此低落的服務涵蓋規模做為計算基礎?!

各政黨為了解決台灣失能人口持續增加、人口高齡化狀況等問題,紛紛端出高預算的長照政見,但長期照護制度的建立,真的僅是喊價問題嗎?(資料照,中央社)

政府的服務規模這麼小、這麼不充分,不光是受照護人的需求無法被充分滿足;另一方面受苦的,則是近年我們頻頻看見的、各式各樣的照護者身心狀況都開始出問題…醫生每週工時超過100小時、護理師吊著點滴照顧病人、家庭照顧者更有年邁老公殺死久病老婆、失業兒子殺死久病老媽等悲劇、包括我們服務的家務移工,除生理被虐的案件外,近年來更增加了精神狀況問題的案件。這一樁樁悲劇、血淚,不正是照顧者以其生命血淋淋地控訴政府不應在照護責任上退位嗎?!

政府的服務規模這麼小、這麼不充分,不光是受照護人的需求無法被充分滿足,連帶醫護人員、家庭照護者以及家務移工都是受害者。(資料照,中央社)

然而,以執政為目標的參選政黨們,「把預算喊高喊大聲、對人力問題卻避而不談」的態度,到底是要怎麼解決以下舉例的問題呢?-衛福部提高了照服員時薪,照服員流動比率卻仍是居高不下?結訓的照服員,進入職場後,選擇真正從事照服工作者,比例仍不到3成?長照執行了近10年,勞動部仍然以放寬家務移工/奴工的申請回應民眾的需求?2015年較2008年,24小時待命、全年無休的「家務奴工」人數成長37.4%?參選的政黨們,你們同意台灣的長期照護制度建立在血汗之上嗎?將預算喊高解決的了這些問題嗎?!

照護,是政府不能推託的責任!照護人力則是其中的關鍵問題。參選的政黨們不能閉上眼睛就裝作看不見!

此文章同步刊載於自由評論專欄《飄零與人權》

飄零與人權》不面對「人力問題」,談長照預算是避重就輕!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