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勞工陷入了長期低薪的魔咒。民進黨總統蔡英文上台後提出了六大勞動政策,其中之一便是主張制訂「最低工資法」。蔡英文拋出此議題後,立法院朝野黨團也相繼提出各自的版本:時代力量《最低工資法》草案,明定最低工資為26,867元;國民黨團的《基本工資條例》草案,明訂基本工資為26,000元,實施後的第五年基本工資須調高至30,000元。兩版本都規定,若雇主未按基本工資給薪,將面臨罰則。

而然伴隨著基本工資調漲,總會被同時提起的議題是:本地勞工和外籍勞工薪資脫鉤的問題。其中國民黨團的《基本工資條例》草案,甚至明確地設定了「外勞排除條款」,採取外勞與本勞基本工資脫鉤制度。

5月30日,國民黨立委賴士葆(左二起)費鴻泰、曾銘宗召開記者,促推基本工資條例,邀前勞動部陳雄文(左)出席說明,然而條例內的「外勞排除條款」,將產生本地勞工和外籍勞工薪資脫鉤的問題。(資料照,記者簡榮豐攝)

普遍支持本外勞薪資脫鉤者,大都認為目前在台灣領取最低薪資的多是外籍勞工,調漲基本薪資也都是外勞受惠,對於本地勞工或是本地消費沒有幫助,因此只要讓本地勞工和外籍勞工的薪資脫鉤,基本薪資就可以大幅提高,本地勞工也就可以因此受惠。

對於此論點,TIWA從幾十年前,便不斷大聲疾呼,「堅決反對本外勞薪資脫鉤」。其原因第一當然是因為勞工權益,第二則是倘若本外勞薪資脫鉤,台灣本地勞工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台灣目前有六十萬的外籍勞工,其中家務工佔二十三萬,全年無休沒有加班費,每天二十四小時待命,照護、家務全包,每月只領15,840元(去年九月 來台的移工薪資提高為17,000),這樣的薪資已是低於台灣市場價格三倍的廉價勞工。因此當我們在討論脫鉤時,不可忽視的是「外勞愈廉價,本勞愈失業的 現象」。

台灣的長照制度殘破眾所皆知,雖然家務移工的薪資一直不成文地跟這基本薪資調漲,直至2007年盧天麟擔任勞委會主委,調高十年未調的基本工資時, 為了安撫部分社福團體的抗議,表示:「家務工不適用勞基法,因此沒有調漲基本工資的問題。」至此,家務移工的薪資就與基本薪資脫勾了。在這樣的背景下,勞委會也曾經花費許多資源去訓練了一批二度就業的居家照顧員,希望改變台灣本地居家照顧員不足,只能依賴外籍看護工的現狀。但實際運作的狀況卻不如預期。追根究柢,最大的原因在於雇主只想要撿廉價的移工使用,使得這些想要二度就業的中高齡台灣人,即便技能在身,卻仍然找不到工作。

2015年底的移工大遊行在凱道登場,上千名外籍勞工、工會等團體上街,強調反剝削訴求。(資料照,記者廖振輝攝)

勞委會過去失敗的經驗,血淋淋地提供了我們一個教訓是:當雇主只要花一萬五千塊,便可以使用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無需給予加班費,家務、照護各種工 作無所不包的外籍移工時,誰會想要使用相對「繁瑣」、「昂貴」、工時薪資加班各種勞動條件「限制重重」的本地勞工呢?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清楚看見,本外勞的薪資脫鉤,不但將導致這種現象更加惡化,同時也讓台灣本地的長照制度無法被真正建立起來。

事實上,台灣的產業遲遲無法升級,也同樣和不斷擴大引進廉價移工相關。台灣的產業類外勞雖然適用勞基法,但他們的薪資也早在2001年就被實質脫鉤 了。2001年,時任勞委會主委的陳菊,為了回應資方團體的脫鉤要求,在經發會上提出雇主可從外勞薪資扣除膳宿費。截至目前為止,雇主仍可以依法扣除五千塊的膳宿費,因此實際上本勞和外勞的薪資早就全面脫鉤。

而就現實的情況來看,從2001年本外勞薪資實質脫鉤到現在,本地勞工的薪資有增加嗎?台灣的產業有升級嗎?人民的生活有過得更好嗎?實際上,我們只看到政府不斷增加大資本企業的外勞聘僱比例,讓他們能有更多廉價勞工可以使用,藉由詐取廉價勞動力,來獲得更多利潤。而這些資本積累全進了資本家的口袋,沒有一絲一毫回饋到勞工薪資上,也看不見台灣的產業因資本家的投資而升級。

台灣勞工陣線4月29日舉行記者會,要求提高基本工資,並以雨傘排出「26K」字樣,而他們要面對的挑戰除了政府通過法案的意願,還有以低薪、高工時為競爭優勢的移工。(資料照,記者方賓照攝)

相反的,環顧台灣現實的勞動現場,幾次大型的勞資爭議,我們都看到勞工抗爭時,雇主讓大批外勞、外包工、派遣工填補抗爭工人的工作位置,藉由失去工作的威脅來打壓勞工抗爭。台灣的資本家總說只有薪資脫鉤,台灣勞工才能受惠,然而事實上,本外勞薪資脫鉤淪為分化工人團結的工具而已。只要有一批更廉價的工人在職場裡,台灣的工人就難以要求提高勞動條件。所以,唯有不分國籍、身分的工人團結起來,才能迫使資方提高整體工人的勞動條件,才能真正找回勞工的權益和尊嚴。

 

(原文刊載於自由評論專欄【飄零與人權】

飄零與人權》「最低工資法草案」:外勞薪資脫鉤,本勞絕對受害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