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春過後,中山北路的樟樹枝頭就開始細細密密結滿了花苞,我留意著樟樹花開,等待那隱微的、安靜的、不易察覺的香氣開始浮進TIWA2的窗口,春天就來了。

上週日,菲律賓籍的艾美和朋君都在問:「小樹1呢?小樹怎麼沒來TIWA?」星期日,是我們的菲律賓朋友們唯一的假日,也是TIWA最忙碌的時候,我會幫你綁好辮子,一起到TIWA工作與玩耍。

菲律賓阿姨們都喜歡你,她們在遙遠的家鄉,多半有二個或三、四個孩子,見到你,都忍不住把皮?裡的兒子或女兒的相片翻出來,說她家的寶貝正開始學說話了、上學了、會發簡訊了…….。她們在台灣的工作,大部份是在家庭裡照顧老人、身體不方便行動的人、或是比你更小的孩子們。有時候,我們也會在公園或醫院看見她們,推著輪椅陪老人說話,或者,傍晚時分我們也會見到她們剛忙完烹煮還來不及吃晚餐就急匆匆到巷口等垃圾車。工作的時候,她們總是忙碌的、安靜的、穿著不起眼的衣服。

可是在週日的TIWA,菲律賓阿姨們都化了淡妝、穿上性感的貼身牛仔褲、大聲說著家鄉話、自在地聊天看電視。當我忙著和來求助的個案談話、打電腦、接電話時,總知道一定有人會照顧你。像是尼塔,每次在附近聖多福教堂作完彌撒,她就會買來大包小包的食材、作料,鑽進TIWA的廚房,讓來來去去的菲律賓朋友們得以享受一頓家鄉菜,而你也總會受到慷慨的款待。像是加了濃厚椰奶的沙拉、還有沾滿蕃茄醬的菲律賓炒麵,都是你很喜歡的。

去年九月,電視上大幅報導在台中的菲傭比西塔突然捉狂、砍殺雇主一家四口,你看著一名菲律賓婦女大吼大叫被架上警車,疑惑不解:「她也是TIWA的姐姐。她怎麼了?」我不認識比西塔,她看起來像是瘋了一樣,雇主家的血跡觸目驚心,而新聞不斷提醒聘有外傭的台灣家庭要小心提防「危險外人」。

幾天後,我約了菲籍神父一起到台中看守所探望比西塔。她是個客氣有禮的人,家鄉的兒女和你年齡相彷,可是她大概要好長一段時間不能見到孩子了。小樹,比西塔發瘋了嗎?我向仲介和勞委會調查、當面詢問比西塔,知道她來台灣一年半不曾休假過!她沒有放假,沒有朋友,連上教堂的機會都沒有!小樹,你一定很難想像什麼是「全年無休」?很難想像斷絕社會支持系統的不休假處境,如何逼迫一個異鄉人心神潰散、動手殺人?小樹,我更難告訴你的是,逼使比西塔捉狂的,正是我們這個國家的外勞政策:她借貸支付高額的仲介費,她來台後就不能轉換雇主,她不休假也無法可保!總計有十五萬名外籍看護工及幫傭,承擔了台灣家庭老、弱、病、殘、幼的照顧工作,但家務勞動不受勞基法保障,工時無限、休假全憑運氣。

你在TIWA見到的菲籍阿姨們,至少還有每月或隔週一次的休假,但還有很多不得喘息的阿姨們,和我們一樣生活在台灣。未來,小樹還會有更多的「為什麼」要發問,整個社會要怎麼回答你呢?

親愛的小樹,有時候我們走路一起去上學,看見附近昂貴的雙語幼稚園,有和你年紀相仿的孩子,大聲斥責幫他揹書包、拿餐袋的菲傭,我心中總不免憂心忡忡:我想那個孩子也不過在複製家中大人的行徑,他的爸爸或媽媽知道他是這樣對待一個貼身照顧他的人嗎?這個天真的、衣著整齊的孩子,如何在認識這個世界呢?我為他的頤指氣使深深難受著。我看見外勞,我也看見台灣的孩子們。

不當的外勞政策只會加深社會歧視與偏見,影響所及,不只是這些遠渡重洋來勞動生產的外籍朋友們,也同時在教育你、以及你的同一世代的孩子們,一個什麼樣的人生觀?

小樹,我一直覺得你有機會接觸這麼多勇敢又強壯的、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女人們,是多麼的幸運,我但願你未來在與人相處時,會因此學會比較寬的心胸、比較少的偏見。去年世界移民日,TIWA和一千多名來自東南亞的外籍勞工一起辦遊行,這些飄洋過海打拼求生存的朋友們,每一個都充滿膽識與生命力,他們排練了傳統舞蹈、短劇在舞台上賣力演出,她們這樣自信、美麗、光芒四射,向台灣社會展現豊富的異國文化,同時也以集體的力量要求修改不當的外勞政策,要求外勞可以轉換雇主、自組工會、也要求家務工受勞基法保障,享有基本的休假權力。

親愛的小樹,我但願你走在遊行隊伍中,也感受到集體豊沛的力量。我深深相信,這個社會若能改變,正是依恃著這樣勇氣勃發的底層力量,而一個更美好的未來,也因此值得我們努力與期待。

媽媽
2007.3.8

作者:顧玉玲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秘書長

1 小樹是我剛滿六歲的女兒。
2 TIWA(踢哇)是菲籍勞工們對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aiwan International Workers’ Association 的簡稱,位於台北市中山北路三段的「小菲律賓區」。

親愛的小樹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