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責,不應挑起民族仇視

制裁,不該拿弱勢者開刀

 勇者憤怒,抽刃向更強者;怯者憤怒,卻抽刃向更弱者(魯迅,1925年)。

一個底層討海漁民被菲律賓海巡單位射殺死亡。台灣政府先是宣佈凍結菲勞,後又祭出共十一項制裁手段以懲罰菲律賓。隨之而來的是,民意代表見機作秀,,帶頭燒 菲律賓國旗搏版面,甚至有商家貼出「拒賣非人」的公告,國族主義式的仇視行為,在媒體搧風點火下被過度放大宣染,越演越烈;因政府外交交涉受挫,政治人物 與媒體不斷挑起民族主義情緒,將對菲律賓政府的憤怒不滿,發洩在弱勢菲籍移工身上。

 

做為台灣公民社會的一份子,台灣移工聯盟對於近日來挑起民族主義情緒的各種言論與行為,要表達不同意及譴責之意,並呼籲台灣社會友善對待在台的菲律賓勞工,勿將對菲律賓政府的不滿,轉發洩在菲籍勞工身上。

弱勢移工再度成為代罪羔羊

台灣的外交政策素有「外勞外交」之稱,台灣屢屢因外交失利,就拿弱勢移工當代罪羔羊,以凍結該國移工引進為手段,逼迫勞力輸出國就範。100年外交部為抗議 菲律賓政府,將14名台籍詐欺嫌疑犯遣送中國,凍結菲勞。89年也因台菲航權利益談不攏,凍結菲勞;91年,當時的副總統呂秀蓮因出訪印尼行程受挫,勞委 會隨即以採取凍結印勞作為報復手段;同年又因陳菊出訪泰國僅取得觀光簽證,勞委會認為顏面盡失,兩度凍結泰勞引進。因此,5/9廣大興28號事件發生後, 移工團體早已預料到政府會以凍結菲勞作為手段,用以逼迫菲律賓政府道歉交代。而因外交交涉失利,政治人物見機作秀,部分媒體也隨之共舞,毫無節制的挑動民 族主義情緒,竟而演變成仇視菲律賓人的言論及行動,更是讓人心驚膽跳,不免有歷史倒退百餘年的時空錯置之感。

承 受民粹式仇視的是什麼人?是在母國活不下去,被迫離鄉背井的低層人民。他們離開自己的親人,每日工作十二小時以上,跟往生的漁民一樣,賺的都是辛苦錢。針 對廣大興漁船事件我們應該究責討公道,但不該選擇性的遺忘移工對台灣的貢獻。我們社會的進步發展,是這群人付出一生中的黃金歲月,忍受惡劣的勞動處境,領 取低廉的薪資,跟我們一起打拼累積出來的。他們一起創造了台灣科技業的高產值、蓋了捷運、高鐵、高速公路、小巨蛋、101等公共建設,或是到個別家戶中, 照顧老、殘、病,填補社福破網,解決臺灣人長期照顧人力的需求。我們的漁業也是靠外籍漁工支撐下來的,漁村的年輕人不願意投入辛苦的討海生活,現實裡多是 年老的台籍船長,帶著不同國籍的漁工出海,我們才有物美價廉的新鮮魚貨得以食用。台灣漁民之死,我們固然應該追究到底,要求菲律賓政府應負起責任,但菲律 賓政府的錯誤,不該報復在菲籍移工身上。

奴工政策正是民粹仇視的基礎

我們必須說,這股集體式的仇視其來有自。台灣政府長期在政策上歧視東南亞移工,設下不得自由轉換、有限的工作年限、家務工無法令保障等管理手段,台灣的移工 制度等同於奴工制度,扣押移工身份證件、苛扣薪水、限制自由、家務工全年無休等狀況時有所聞。政府政策默許無良雇主及仲介剝削移工,台灣社會也將之視為理 所當然。這種政策上的歧視,正是這次台灣社會對菲勞的歧視及仇視基礎。可悲的是,政府不去正視自己多年來結構性的剝削移工,早在國際留下惡名。在這種敏感 時刻,刻意放任國族主義的仇視言論延燒,用以掩飾長年保護人民不力,保護漁權不彰,將人民對其無能無擔當的憤怒,轉嫁到低層工人身上。

勿隨民粹起舞 正視問題核心

台灣是一個海島國家,因長期對環境不友善,海洋資源耗盡,才迫使漁民需冒著生命危險,往更遠的海域謀生。一個漁民之死,正是社會發揮人民力量,督促政府重視 海洋政策及漁民生計的機會。再者,凍結菲勞,處罰到的究竟是菲律賓政府,或是背負高額仲介費的弱勢勞工以及聘僱外勞的台灣僱主?此次案件受害者為台灣漁 民,政府當然不可軟弱罷休。但這股究責到底的聲浪下,不論在菲律賓母國或是在台灣的菲勞,都與台灣漁民同樣弱勢,不該淪為此案件的犧牲品。

 

台灣移工聯盟成員Migrant Empowerment Network in Taiwan (MENT)

台灣天主教明愛會(CARITAS-Taiwan)、天主教關懷外勞小組(MWCD)、天 主教嘉祿國際移民組織台灣分會(Scalabrini-Taiwan)、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天主教新竹教區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 (VMWBO)、天主教希望職工中心(HWC)、天主教新竹教區移民及外勞服務中心(HMISC)、天主教台灣中區外勞關懷中心(CMC-CT)、海星國 際服務中心(Stella)、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勞工關懷中心(LCC)、台灣國際移民培力協會(TIMM)

[聲明稿] 2013/05/17 台灣移工聯盟(MENT)針對廣大興28號事件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