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鄭智偉,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祕書長,三十二歲的長孫一名。

慕妮是我們家請來照顧阿媽的朋友,來自印尼。

她很開朗,上一個雇主是客家人,所以剛來我們家時,她一句台語也不會,現在的她已經可以和我們用簡單的國語及台語溝通,連阿媽也會跟她聊上二句。

她剛來我家時很瘦,因為在上一個雇主家的食物總是不合胃口,來我們家並不是我們家比較好,而是很幸運的,大伯母的妹妹正好在家門口開自助餐,每天午餐跟晚餐慕妮就拿著一個碗一個盤,就可以挑選自己喜歡的食物,身為穆斯林的她,盤裡面最常出現的便是白斬雞這道菜。

八個月了,她說她胖了快十公斤。
慕妮的錢是由我跟妹妹還有堂弟一起出的,所以她一來時,我們就跟伯母伯父跟五個姑姑說好,她不是來打雜的,她是來照顧阿媽的,所以別叫她作些不該作的事。

但大概來台時的事前訓練太徹底了,每天早上慕妮總還是會拿起掃帚拖把打掃,初一十五拜拜也會幫忙煮菜。

她總是說,我們家對她太好了,然後拿出好幾個她在台的同鄉辛苦的遭遇,笑著說她很幸運來我們家,還會說『我照顧的阿媽是最漂亮的~~~』

說來很巧,阿媽出事的前一晚,熱線邀請了國際勞工協會的朋友來放移工的紀錄片,阿媽出事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們家也會開始有了移工,如何對她好,成了我一直在思考的事。

我幫慕妮訂了印尼在台移工的月刊(正好這雜誌的編輯是我的朋友),我每個月會在台北車站的印尼商店買幾本雜誌給她,我要了另一位好友家裡印尼看護的電話, 讓她們彼此可以透過手機聊天,我也會買幾張馬來西亞及印尼的CD送她,讓她在工作之餘回味故鄉味 。我也跟TIWA的朋友問到了中央廣播電台的印尼語節目,慕妮總是每天準時收聽,她總笑著說能聽見印尼話真的很開心,令我意外的是,她說她很多印尼的同鄉 都不知道原來有這個廣播節目,而她的上一個雇主連一台收音機也沒有給她。

好安靜無聲的生活。

我是一個愛和朋友混的人,我無法想像一個完全沒有自己熟悉語言的世界是如何?

而且要待上個好幾年~

她總是「哥哥~哥哥~」的叫我,因為二姑姑教她,年齡比她大的叫哥哥姐姐,年齡比她小的叫弟弟妹妹。為了這個,我也在阿媽跟她的房間釘上了一堆照片,幫助她容易記下家族裡每個人的臉孔。

我真的很感謝她,她幫助了我們家,也讓阿媽的身體在意外後仍能平穩進步。

禮拜五回苗栗看阿媽時,我照例買了好幾本雜誌跟CD送她,她小聲的說:哥哥,以後不用再買這些給我了~

我有點納悶,因為以前她看到這些雜誌CD時她都很開心,問她為什麼?她說沒有啦,裡面的東西不好看!

再晚一點,我跟她說我為什麼三個禮拜沒回來看阿媽,原因是我出了車禍,身體不舒服所以不方便回來,她接著也說,她今天早上起床不知道為什麼肩膀也很痛。

然後還說到她早上起來有哭。

哭?

我聽到時我以為是有誰對她不好或誤會了她,在我們這個大家族裡,五個姑姑加上爸爸跟伯父,還有一堆堂姐跟表姐表哥,大家在疼惜阿媽之時意見總不會少,我擔心慕妮是受了誰的委屈。

怎麼了?有人對你不好嗎?我問。

沒有啦~不要講啦~~她頭側到一邊去,順便拿了布丁準備要餵阿媽。

我看著她。(那時我心裡的確有想,慕妮,你不要誤會喔~)

她苦笑了一下,問我,哥哥你要聽?

我馬上說好。

在她用她簡單的中文說出了令她難過令我不知所措的消息。

原來慕妮這幾天一直有接到一個女生用她的先生的手機打來的電話,劈頭就問慕妮:你是誰?

慕妮說她回答那個女人:我是xx(先生的名字)的老婆。

那女人就把電話給掛了。

慕妮在這二三天裡一直回撥電話到印尼要問個明白,但先生的手機都一直沒開機。打回娘家給媽媽,媽媽一開頭就講:你要把自己照顧好,女兒(慕妮的)我們要留下來。

慕妮的先生有了外遇。

這是她哭泣的原因。

我聽了之後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她離家幾千里遠,斷了手機這個聯絡方式,她跟她先生便完全一點關係也沒有,她被困在這個島上名叫竹南的小城鎮,鎮日與阿媽相處在一起。

擔負起原本應該是我家人要擔負的角色(當然你也可以說是國家應該要擔負的),我們家人能在這八個月裡較輕鬆自在的生活,竟是慕妮以她的婚姻作為賭注換來的。

她又展開了她原有的笑容,大概是不希望打破我們對她開朗的印象,然後又生氣又似真的對我說:男生不是好東西!!

我也只能笑笑的點頭,跟她說若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請盡量告訴我。

她要我幫她買二張OK卡(手機預付卡),然後跟我說為什麼她不要我再買雜誌給她看了,她說,雜誌裡寫的全是男生女生的事,她看了很難過,不如不要看。

原來。

阿媽跟我一起住在台北三十年,我們很親,我每天出門總是會對阿媽又親又抱,回家時再跑到床上跟她撒嬌,要阿媽對我說出「我愛你」。意外發生後,阿媽搬回苗栗竹南,我仍留在台北,只能每一兩週坐車回去看她,在她耳邊重複我說了好幾年的「阿媽,我愛你~」

慕妮遠從印尼飛來台灣照顧阿媽,她每晚都和阿媽睡在同一間房,她大概看到我和妹妹都會跟阿媽很親密的撒嬌,現在的她也跟我一樣,也會對著阿媽大力撒嬌又親又抱。

阿媽離開了台北的家。

慕妮離開了印尼的家。

我在台北與苗栗間來回。

阿媽認不太出我,慕妮卻知道阿媽每天的心情。

謝謝你,慕妮,希望有一天我能帶你來台北那棟最高的大樓看風景。

移工與我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