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視台灣「反人口販運」的建構過程1

2008/08/25 顧玉玲2

全球化下,勞動者藉工作或婚姻跨國遷移,同時也面對國家對疆界的種種管制。由美國所主導的「反人口販運行動」,近年來在台灣大有斬獲,由上而下全面發動的 「防制人口販運行動」,快速挪用各部會原有預算,以犯罪偵察為核心,鎖定性產業、跨國婚姻展開查緝及監控,卻對早已奴工化的外勞處境視而不見。國家藉「人 口販運」議題,納入特定對象加強控管,卻排除相關政策的全面檢討,檢警調張開天羅地網搜尋「受害人」,藉保護為名而進一步污名化、罪犯化、邊緣化特定行業 及特定族群。同時間,由民間發動的反奴工制度就是反強迫勞動,而反奴工運動適足以暴露反人口販運迴避外勞政策的壓迫。
本文以社會運動的警覺,收集相關新聞剪報、官方報告、及民間團體文宣,檢視整個國家治理的操作過程中,「防制人口販運行動」是如何被建構出來的?什麼被排 除?什麼被納入?什麼被大聲疾呼?什麼被視而不見?為什麼?這個區辨受害者/非受害者的認識框架,由美國移植來台,由上而下地貫徹台/美官方意志,迴避了 真正剝削的勞動處境,成為官方遂行國界控管的障眼法,也成為民間混淆視聽的假議題。

關鍵字:人口販運,強迫勞動,反奴工制度,性產業,跨國婚姻,外籍勞工


 

Examining the Way “Anti-Trafficking” Has Being Constructed in Taiwan

 

Ku Yu-Ling

Under Globalization, there are many laborers moving toward foreign countries via marriage or work while at the same time facing various border controls from the governments. Recently, the “anti-trafficking” campaign led by the US government has secured certain achievements in Taiwan since the official “action plan of preventing trafficking-in-persons” has been implemented rapidly in a top-down approach. Its spirit, however, is criminal prevention because almost all of its enforcement was to crack down on cross-national marriage and sex industry. The slave-like situation of migrant workers is never addressed. Taiwanese government includes specific groups of people within its human trafficking agenda only to control them more completely, and leaves the whole migrant workers system unattended. As we can witness at the moment, while the police and prosecutors have started to hunt nationwide for the VICTIMS of human trafficking under the rubric of protection, people in specific industry and marriage relationship are in effect stigmatized, criminalized, and marginalized.

Grounded on the alertness embedded in our social activism, this essay tries to examine the process of governmentality by employing the analysis of the press clips, official reports, and press release of NGOs. I intend to question: How was the action for anti-trafficking constructed? What is included, or excluded? What is focused on, and what is ignored — and why? The frame with which people differentiate victims from non-victims was imported from the US; it has been a tool to fulfill the official resolution of both Taiwan and the US, but never been used to address the real labor conditions. Thus, it in effect became the government’s equipment of border control. On the other side, the concept of anti-slave-labor-system promoted by NGOs was forged to strike forced-labor. By accusing the anti-trafficking implementation of shunning exploitative migrant policies and bewildering the civil society, it has revealed that anti-trafficking in Taiwan is one fake issue.

Key words: trafficking-in-persons, forced labor, anti-slave-labor-system, sex industry, cross-national marriage, migrant worker


 

「全國各地最近雷厲掃黃,不少人蛇集團、應召站相繼被瓦解,據悉與台灣被美國評比為國際上「2級」人口販運國有關,美方揚言,台 灣再不改善人口販運問題,若被評比改列「3級」人口販運國,屆時將對台灣施以經濟制裁,警政署因此在去年底,通令各縣市警方全力取締人蛇集團與色情應召 站!……」〔記者黃建華/高雄報導〕2007/04/04自由時報

類似的新聞,在過去兩年大幅出現在台灣媒體上,或是檢警調合 力破獲大宗人蛇案的報導、或是掃蕩色情產業的新聞中,一字排開都是以衣遮臉的外籍性工作者、或是被騙跨國賣淫的女性鉅細靡遺描述仲介欺凌、嫖客變態……一 時間,「反人口販運」議題在官方主導下,勢如破竹、方興未艾。行政院全力啟動各部會,上緊發條,投注大量資源與人力執行「防制人口販運行動」,而「入出國 及移民法」加列人口販運法條3、及「人口販運防制法」4 也一一擬定、送案,行政立法都快速分配就位,民間與官方合辦的研討會、培訓課程一時如雨後春荀。

這個明顯由上而下的「反人口販運」行動,前有萬惡不赦的人口販子,後有飽受凌辱的受害女性,又兼之挽回台灣的國際形象,在在都使得相關行動的正當性十足。 這裡,我想以社會運動的警覺,檢視整個國家治理的操作過程,「人口販運」議題是如何被建構出來的?什麼被排除?什麼被納入?什麼被大聲疾呼?什麼被視而不 見?為什麼?

是誰在主導國界的防衛與篩選機制?

全球化下,資本與商品早已跨越國境自由流動、無障礙擴張,在此同時,因為經濟不平等發展導致自然人的跨國遷移,卻遭到種種限制與控管。依資本主義的生產邏 輯,廉價、好控制的跨國勞動力,可大幅降低生產成本,因應而生的是資本主義邊陲/半邊陲國家紛紛訂立勞力輸入政策,以滿足資本家的需求;而不平等發展的國 家之間,弱勢的男與女也大量藉由婚姻尋找出路。

國與國的疆界間,遊走著大批因合法投資、技術、工作、就學、婚姻而遷移的人口,同時還有種種非法的地下管道,或偷渡、或販運。至今,全世界的移民人口約達二億人,其中女性就佔了六成以上;而低階的、藍領的、年輕力壯的婚姻及工作移民,則高居移動人口的最高比例。

伴隨著勞動者跨越國界的移動,各式邊境控管的治理術也紛紛出現。公權力選擇性地設定疆界的管控條件,對於投資、技術移民,給予免稅得優惠措施,大開方便之 門,而對於低階的自然人流動,則因應遷移管道的不同,施以各式關卡:加強管制入出境、嚴格的婚姻移民面談篩選、工作移民不得轉換自由雇主、天羅地網捉拿逃 跑外勞、加強辨識第三世界女子為人口販運受害人、所有阿拉伯人都被視為恐怖份子嫌疑犯……不管是以保護為名,或是查緝為主,都不約而同指向特定國家、種 族、性別、行業的外來者,且一點一滴滲透「我們」(國境內擁有公民身份的人)對國界安全與內外區辨的想像。

在台灣,特殊的兩岸關係下,以「國家安全」之名對大陸配偶量身訂作的嚴格控管:六年內不得工作5、居留滿八年才能申請入籍、來台簽證及入籍限定配額……彷彿她/他們都有匪諜之嫌,甚且有立法委員以「敵國人民」稱之而要求大陸配偶終身不得入藉台灣!假國安之名,行族群對立之實。

再擴大到全球體系來看,恐怖份子、人口販運集團,都是被一再擴大、強化的國安危險群,再針對其制訂政策、加強防堵與排除。反恐、反人口販運給予國界控管緊縮的正當性,甚至立法賦予國家強制介入、捉捕定罪的武器。

911事件後,美國一手主導的反恐戰爭,對外是各式名目出兵攻打阿拉伯國家,對內則是機場、出入境審查的加強控制。相較於同處亞洲的菲律賓政府率先於2007年制定反恐法案,內打反對人士,外防恐怖份子6; 台灣社會由於長期對伊斯蘭國家的陌生,在親美的反恐陣線上,頂多只是再度複製好萊塢電影裡邪惡阿拉伯人的刻板印象、在外交上被綁架般乖乖出錢捐獻給美國軍 火商「重建」遭反恐戰爭凌虐的戰地、或在日常的出入境管制上對非洲、中東地區居民特別嚴格(審核不過甚且無須具體理由)……除此,台灣似乎還沒有具體的反 恐立法、或偵查行動。

但是,同是美國主導的「反人口販運」,卻在最近三年內快速在台灣大有斬獲。行政院推動的「防制人口販運行動」,挪用各部會原有預算,捲動許多婦女團體投入,建構了什麼樣的人口販運問題?

回到本文一開始引用的平面媒體報導,同一篇被標題為「2級人口販運國,警方大力掃蕩」的新聞裡,記者引用高雄市警局外事科警官的談話:「色情業從南到北, 可說雞飛狗跳……雖然中國女子被騙來台賣淫、性剝削的並不多,警方查獲賣淫的案例,絕大多數是志願或假結婚來台下海,但美國方面並不管這麼多。」這裡,我 們很明顯看見,官方行動的背後是來自美國的壓力,美國不僅對全球各國評比、打分數7, 還以經濟制裁(冷戰真的已經過去了嗎?)來對付不加緊行動的國家。但我們好奇的是:台灣作為「2級人口販運國」的定性,是如何推算出來?台灣真的是人口販 運問題嚴重嗎?還是被指為不及格後,檢警就合力「生產」出大批的人口販子與受害人,以作為「努力改善」的成績單?自願來台賣淫也算人口販運嗎?若人口販運 的內容指涉的是各種形式的剝削,何以鎖定「中國大陸女子」?何以鎖定「應召站」?特定種族、特定行業的掃蕩,代表什麼樣不言自明的偏見與認定?

人口販運的核心問題若是「剝削」,那麼,已存在、且大量出現的外籍勞工 遭勞動剝削的問題,為什麼不在掃蕩範圍裡?若是仲介(人口販子)不當得利,那麼,婚姻及工作仲介堂而皇之收取鉅額仲介費,早已不是新聞,官方為何不直接介 入、改善仲介制度?若是來台過程中遭到欺騙,許多以看護工之名被引進台灣卻被迫從事許可外工作的外傭,為什麼經外勞服務團體一再揭露,而都不視為人口販運 而只是一般勞資爭議呢?若是跨國轉運過程出了問題,假結婚(什麼才是真的?)與外勞輸入多半是合法管道,偷渡與走私是非法的,但各有不同管制方式,何以要 統稱「人口販運」呢?對於因工作或婚姻而移居台灣的人來說,真正的剝削源頭是什麼?究竟,一夕爆紅的「人口販運」,是真問題,還是假問題?

加害人應得到處罰,受害人應受到保護,毋庸置疑。在台灣,「人口販運」是一個一個既熟悉(刑法裡早已明訂「人口買賣」、「使人為奴」的懲處條文),又陌生 (連受害人定義都需要美國專家來台授課、教導)的犯罪形式。各種矛盾、互不相容的指涉,使得「人口販運」不能只被單純視為跨國罪行,而要回到歷史去探究。

檢視台灣「反人口販運」的建構過程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