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底,自由時報跑勞工線的記者丁筠婷說她想做一個弱勢團體財務問題的報導,問我們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的經費狀況,要不要募款等等!我們跟她說:「啊!我們的郵政劃撥帳號內只有200元!」這是真的,像台灣國際勞工協會這樣服務弱勢外勞的團體,要募款實在不容易呀!

2006年一月初,TIWA的辦公室接到一通電話,是雲林一位女農民李秀鳳打來的,她說她很敬佩協會幫助外勞的努力,她們一群農民還在想怎麼可以幫助社會上一些需要的人……..;聊著聊著,原來她曾經參加1989年的520農民運動,剛好我們也都熟悉那段歷史,聊得很投機!

過兩天,女農民又打電話來,說雲林一位種柳丁的果農林涓澤要捐助公益團體柳丁義賣,她建議林涓澤捐給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就這樣,雲林古坑的果農林涓澤,穿過漫長的歷史緣份,透過相同的社會運動脈息,竟然奇妙的與我們結緣相遇!捐給我們1000斤純有機的柳丁!

這是一個美妙的故事,現在我們邀請各位朋友一起來分享!支持外勞反奴工制度,也與來自雲林古坑的柳丁結緣!

【柳丁與外勞相遇的故事】義賣會:

時間:2006/1/22(日)上午10點30分

地點:台北市中山北路三段53-6號(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樓下)

*有機柳丁:一箱25斤—-產地原價625元;義賣結緣價:一箱500元!(零賣價格:都可以啦!來鬥熱鬧吃柳丁也歡迎喔!)

1000斤有機柳丁,在地小農贈送外籍勞工義賣,共同對抗WTO,在惡質全球化的發展下,進行在地的弱勢相挺、工農鬥陣!

【柳丁與果農的簡介】

林涓澤,1961年生,雲林古坑鄉的農民之子。

一如許多台灣南部子弟,他也曾在台北就學、就業,留在都會裡當個上班族十數年,在家電業的領域裡都昇到協理級了,妻子也在台大擔任護士,城市的生活一切穩當。一直到1993年,務農的父親生病,林涓澤與妻小才一起回到雲林原鄉。

台灣農業很早就嚐到全球化的苦果,1988年解嚴後第一次520農民運動的背景,就是農村裡滿坑滿谷無人採收的柳丁、橘子,在台北街頭,成為農民憤怒丟擲的抗爭武器。而林涓澤的父親,一甲多田地上就全數種植柳丁。如何在全世界低價傾銷的水果中,殺出一條生路?如何創造在地商機,又能存活?

林涓澤自小在農村裡看見不少父伯輩因化學農肥料而中毒、罹患肝病,加上妻子又有護理醫學的背景,他開始朝「有機農作」想像。近年來,他陸續推出年輕人青睞的「心型柳丁,澄心澄意」、都市人趨之若騖的「綠皮減肥柳丁」,但一甲多田地上最重要的作物,還是一年一產的「純有機柳丁」。

一般市面上,只有不使用化學肥料就稱作「有機」作物,林涓澤強調,「純有機柳丁」不但不使用化學肥料、農藥,連除草劑都不用,一切依賴人工,且耕作水全數來自未經污染的地下水。生產出來的柳丁,連柳丁皮都有經農委會測試的無毒證明。真正有機的柳丁皮,泡澡不必再使用乳液,洗澡水拿來拖地亮晶晶!柳丁皮洗頭,柔順有光澤,清香迷人! 柳丁皮切條作菜,口味不輸洋?,新鮮爽口!…….將柳丁裡裡外外含富維他命的營養價值,都澈底使用。

林涓澤很自豪的說,他們的柳丁,健康可口,衛生可靠。普通柳丁,產地價只有5、6元,市場上可以賣到20元一斤,有機柳丁,在有機商店大約是35、40元一斤之譜。通路費幾乎斬去果農的半條生路,林涓澤的柳丁就全靠直接訂購,不透過中盤商剝削,產地價就以一斤25元直接銷售,採收後也絕不以防腐劑延長儲存時限。

wto的衝擊下,在地的小農與外來的移工,都是直接受害者。林涓澤說,農民一定要帶頭造反!相挺外勞是應該的啦~~~~~

柳丁與外勞相遇的故事—–義賣柳丁!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