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24反血汗長照專車問三總統行動 會後新聞稿

檢視三黨長照政策,營利/市場化勞團憂心,血汗外籍看護工三黨無對策!

台灣移工聯盟、2016工鬥連線等團體,今(24)日開出反血汗長照專車前往國民黨、親民黨、民進黨三個有總統參選人的政黨總部,詢問三黨長期照顧政策的內容與落實的可能性。拜會結果,國民黨、民進黨對於未來長照機構營利化、服務商品化的政策方向,令人感到憂心,且三黨對於如何改善現存外籍看護工的血汗長照處境,均無對策。

2016工人鬥總統連線(以下簡稱工鬥連線)於11月4日舉辦「工鬥國是會議長照論壇」,邀請參與2016總統與立委大選的各政黨來進行對話。在論壇上,綠社盟和樹黨都已簽署支持工鬥連線的訴求,時代力量雖然認同工鬥連線訴求,但在財源上與工鬥連線意見相左;人民民主陣線則是將訴求帶回討論。然而,有推出總統候選人的三個政黨都沒有出席,也沒有針對工鬥連線的訴求進行回應。於是工鬥連線與台灣移工聯盟(MENT)在今天(11/24)搭乘「反血汗長照專車」依序前往國民黨、親民黨和民進黨,向三個政黨提出「工鬥國是會議長照論壇」中的提問:

1. 台灣現況以聘僱外籍看護工作為解決長照需求的主要方式,貴黨是否同意未來長照制度繼續維持個別家庭聘僱移工的政策?是否應限期落日此項個別聘僱政策?原因為何?
2. 長照的核心問題是「誰來照顧」,而目前台灣有23萬的外籍看護者,貴黨在規劃未來長照制度的照顧人力時,是否包括外籍看護工?若包括,外籍看護工與長照制度的關係為何?若無包括,如何因應本地長照人力不足的問題?
3. 目前家務勞工沒有任何勞動法令保障其勞動條件,貴黨認為應該如何保障這些家務勞工基本的勞動權益?台灣目前有超過十萬名的家務移工來台灣三年完全沒有休假,請問貴黨要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除了以上三個問題之外,工鬥連線也進一步對三個政黨的長照政策進行提問,並要求各政黨回應、實現「照顧正義」,要求政府擔起長照的責任,不要將照顧責任丟回個別的家庭,要確保所有照顧者、家屬、本地居服員、外籍看護工、長照人員在照顧的過程中,不受到傷害,不被剝削。

國民黨:維持家庭聘僱外勞制度 開放長照機構營利化與市場化

上午十點,工鬥連線來到國民黨中央黨部,由國民黨立委王育敏接見。王育敏表示,國民黨提出的長照保險相較民進黨的稅收制,有更多的財源、使更多人受益,並希望比照健保的模式,讓有錢人、企業、僱主負擔多一點,達到社會集體分擔的效果;王育敏強調,長照保險並不是著重現金給付,而是以實物給付為主,要讓有需求的民眾都能使用到長照。可是對於實際服務提供、人力不足的問題,卻沒有提出實際解決方案。
而針對2016工鬥連線提出「開放長照服務商品化」的疑慮,王育敏多次澄清國民黨的立場為「多元化」而非開放「商品化、營利化」的長照服務,是以法規、評鑑制度管制財團法人、社團法人的方式,來控管「長照服務商業化、營利化」的影響,並以日本政府在長照體系內職能瓦解後開放長照服務商品化為例,避談北歐政府擔起照顧責任的例子、長照服務「多元化」背後可能潛在問題、目前醫療財團法人存在的營利化問題。

對於長照議題中最根本的「人力從哪裡來?」疑問,王育敏提出目前大專院校設立長照相關科系,並鼓勵學生、勞工投入本土居家服務員;王育敏也表示,要提升本土居服員的勞動權益,應將「時薪制」改為「月薪制」,更有保障,且本土居服員的增加能減輕外籍看護工的負擔。然而,目前的實際狀況卻是,聘僱外籍看護工的家庭根本無法使用長照喘息服務,如何減輕負擔?而針對本土家務勞工、外籍家務移工的勞動權益該如何保障,王育敏並沒有具體方案。

對於個別家庭聘僱外籍看護工的回應,王育敏以新北市政府試辦的「外籍看護走動式照顧服務」為例,說明目前存在有別於家庭聘僱的選擇。然而,目前「走動式照顧服務」的外籍看護工只有30幾位,遠低於現在個別家庭聘僱外籍看護工的22萬人數。王育敏也提到,當本土的照顧服務建置完成,可作為補充外籍看護工的人力,讓外籍看護工得到喘息的機會。

會議的尾聲,討論回到個別家庭聘僱外籍看護工的勞動權益保障、提供服務的本地居服員人數無法提升、長照體系建置不成的問題,王育敏表示這些問題很複雜,在「未來」可能可以朝保障外籍看護工、本地家務勞工的勞動權益,並希望同時存在本土照顧服務、外籍看護工提供的照顧,亦即,國民黨對於「個別家庭聘僱外籍看護工」的立場,傾向維持這樣剝削、血汗的照顧制度。

王育敏最後表示,2016工人鬥總統連線、台灣移工聯盟(MENT)提出的訴求與方向,是需要時間改革、一步一步來推動的。然而,對於已經推行了近二十年的長照制度,還需要多少時間改革,國民黨都沒有給出具體的時程表和實行方案。

親民黨:代表非長照專業 僅接見與轉達訴求

下午一點半,反血汗長照專車抵達親民黨黨部,要和宋楚瑜的「第二人生」長照政策進行對話。親民黨派出副祕書長廖蒼松接見,但一開頭便表示長照政策主要由立委李桐豪和前內政部部長李鴻源研擬,因此這部分並非他的專業,但會聽取工鬥團體的意見再請政策小組進行回覆。
與親民黨對談過程中,工鬥連線的代表除了提出在「工鬥國是會議」中對各政黨的提問外,也針對親民黨的長照政策提出質疑。首先,親民黨的長照政策強調「家庭照顧」、「三代同堂」,但工鬥連線質疑這種做法跟現在的照顧狀況根本沒有兩樣,而且在各界都強調「照顧責任公共化」,國家應該承擔起照顧責任的當下,把照顧責任推回家庭,明顯是一個退步的、離譜的政見。

其次,親民黨要鼓勵「社會企業」來做長照服務,便是變相的鼓勵市場化和營利化,但是卻沒有相對應的規範和監督機制,一旦市場的大門打開,難以避免長照機構以「利潤導向」的思維運作長照機構,導致照顧品質低落、勞動條件下滑的情形。
第三,親民黨推出結合勞保、公保、軍保、國民年金的「超級基金」來支付長照的支出,工鬥團體質疑這個基金的規模將會多大?如何運作?與現狀下個別操作的差異為何?若操作基金有虧損時,是否又要納稅人來承擔?這些細微卻重要的面向,親民黨的長照政策中卻隻字未提。
廖副秘書長表示,他對長照政策並不熟悉,因此無法立即給予回應,但他認同「三代同堂」這個政策理念並不符合台灣社會的期望,會將這些意見轉交給政策小組,至於是否簽署同意工鬥連線所提出的政策,則交由政策小組決定。

民進黨:「廢除家庭聘僱」內部有爭議 長照開放營利但嚴格控管 解決外勞血汗長照問題目前無對策

到了下午三點,工鬥連線前進蔡英文的競選總部,民進黨則是派出社運部主任郭文彬、政策會代表黃玫玲和陳節如立委的助理孫一信接見工鬥連線。
由於在民進黨的「長照2.0」當中,並未提及如何擺放23萬「家務移工」的位置,也未對家務移工當下的血汗勞動狀況提出看法,因此工鬥連線開頭便針對家務移工的議題進行提問。民進黨代表孫一信一開始並未針對問題回答,直到工鬥連線進行追問下,才確認民進黨內部對於「是否廢除家庭聘僱,改由國家或機構聘僱家務移工,改善家務移工的勞動處境」仍有爭議,目前傾向維持現狀。但當工鬥連線繼續追問爭議是什麼?民進黨代表並未能清楚回應,也沒有提出任何對策來解決20多年以來,剝削家務移工的問題。

接著,工鬥連線對於財源的規劃進行提問。「長照2.0」規劃了330億的預算,但沒有明確的目標與時程規劃,因此工鬥連線質疑「服務量從4%成長到6%也是成長,民進黨所謂的成長到底是多少?」民進黨政策會代表回應,給出任何一個數字都無法讓大家滿意,需要更多的討論跟溝通。工鬥連線則認為這樣的回應是在迴避問題,不給出具體目標和承諾,是拒絕讓人民有檢驗的機會。民進黨代表孫一信最後補充,他認為「居家服務」的部分,四年內應該可以成長三倍,但其他的服務仍未有明確的目標和承諾。

最後,工鬥連線向民進黨代表詢問,是否和國民黨一樣支持「營利化」和「市場化」?民進黨代表表示,國民黨的方向是「用力市場化」,但民進黨支持的是「嚴格管控下的市場化」,並表示當下的小型老人福利機構早就已經市場化,民進黨是希望能把這些機構納入管理。工鬥連線則是質疑,一旦市場化的大門開啟,所謂的「監督」、「控管」要如何有效進行?因為市場化而拉低服務品質、惡化勞動條件的例子比比皆是,民進黨卻要在沒有具體配套的狀況下,貿然打開營利市場。工鬥連線更強烈質疑,民進黨的「市場化」傾向跟國民黨根本沒有兩樣,而且僅僅因為現在小型老人福利機構已市場化,便要敞開市場化大門,卻不從頭檢討國家如何負起照顧責任,是本末倒置的政策思維。

民進黨代表表示會將工鬥連線的意見帶回討論,針對許多問題無法具體回應的狀況,民進黨代表「希望大家能夠繼續為這個議題努力」。工鬥連線則質疑,這並非一個準備執政的政黨應該說的話,政策都沒有準備好,要人民如何放心?
最後台灣移工聯盟與2016工鬥連線表示,仍將於總統大選前要求各政黨給出具體的長照政策內容,而非包裝得美美的選舉政見卻經不起詳細檢驗。

[會後新聞稿]11/24 「總統,照顧正義在哪裡?」~反血汗長照專車問三總統候選人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