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仲介權力太大 外勞不敢說不
  • 兩越女被檢舉 助老闆欺同胞
  • 仲介性侵案》越女控訴 被帶去種田又受辱

仲介性侵案》仲介權力太大 外勞不敢說不
2005/05/19 聯合報 記者王文玲/台北報導

是誰給仲介操縱外勞的空間?是誰允許收取如此高額的仲介費?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理事長陳素香說,會發生仲介性侵外勞看護事件,可以說是「制度殺人」,政府無法迴避責任,勞委會也難辭其咎。

為督促勞委會改進制度,讓悲慘的性侵事件不再發生,法律扶助基金會、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和協助越勞的天主教牧靈中心等團體將拜會勞委會,要求勞委會正視問題的嚴重性。

陳素香指出,目前的仲介制度出現問題,才會讓這麼多人受苦,問題之一是,仲介有任意遣返外勞的權利,外勞怕失去工作,因而不敢反抗;此外,仲介費高達四千 到七千美元,越南外勞要多方借貸才能到台灣工作,當然不能輕易回鄉。制度為何設計成讓仲介有這麼大的操縱空間,當然應該檢討。

揭發本案的阮文雄神父說,目前對外勞受害人的保護及支援系統嚴重不足,他希望勞委會能建立機場外勞的服務站,並讓外勞可以自由轉換雇主。

仲介性侵案》兩越女被檢舉 助老闆欺同胞
2005/05/19 聯合報 記者鄭惠仁、葉英豪、修瑞瑩/連線報導

台南縣中友人力仲介公司負責人洪明裕父子被控性侵害女外勞,檢警及外籍牧靈中心神父阮文雄昨天都接到檢舉電話,指洪明裕公司的越南籍幫傭「阿玲」及已出境的「阿瑞」知情,甚至協助洪明裕性侵害,並且媒介性交易,檢警深入追查,「阿玲」已遭限制出境。

檢警指出,洪明裕三年多來仲介上百名外勞,其中「阿玲」及「阿瑞」因中文流利而留在公司協助,「阿玲」並照顧洪明裕罹病的妻子。「阿玲」並和新來的女外勞 一起睡覺,洪明裕在進入房間性侵害時,「阿玲」自動走出去。而「阿瑞」在公司擔任翻譯,被害人指她叫女外勞進入洪明裕的房間,讓洪明裕趁機性侵害。

天主教會新竹教區外籍牧靈中心神父阮文雄說,遭性侵害的「阿待」向他投訴,指「阿玲」和「阿瑞」在公司就像老闆娘似的,對新來的女外勞予取予求,她們睡覺 的房間緊鄰洪明裕房間,每個人都有一個編號,晚間,「阿玲」會幫洪明裕叫號碼,要她們到洪明裕房間「考試」,一坐定就被他用力拉上床遭性侵害。

仲介性侵案》越女控訴 被帶去種田又受辱
2005/05/19 聯合報【記者王文玲/台北報導】

一進記者會,四名出面控訴中友仲介公司洪姓父子涉嫌性侵的越南女看護工,淚就沒有停止過;其中一人哭得喘不過氣,一人哭到昏厥,由法律扶助基金會人員攙離會場後才甦醒。

台南縣中友仲介公司洪姓父子被控性侵越南看護工,法律扶助基金會昨天召開記者會,四名指控洪慶章、洪明裕父子的看護工,現身說明被侵害過程。她們說今天願意曝光,是希望台灣法律給他們正義公平,把這麼壞的人抓起來,也幫助以後來台的越南婦女不再受侵害。

四人戴著一式的圓帽、墨鏡和口罩,還沒開口說話,手上的衛生紙就已濕透,工作人員連忙遞上整盒面紙。

想到傷心處,四人或倒成一堆,或趴在桌上哭;兩人因氣喘、昏倒而提前離席。四人都已婚,兩人年齡分別是四十出頭、卅多歲,另兩人年近卅,在越南都有小孩。

提起性侵過程,「阿代」(化名)說,遭洪明裕,她覺得噁心嘔吐,洪卻趁機拍她的裸照,等她吐完二度侵犯她,且威脅她,如果不從,就不給她工作,要遣返她。

「阿花」(化名)被洪明裕以考中文的理由叫到房間,當她反抗喊叫,她說一句,洪就甩她一耳光,有時性侵時會叫其他看護工在旁觀看,或和其他看護工做愛給她看,有時會叫幾個看護工相互慰撫。

「阿惠」(化名)被洪明裕性侵兩次,後來洪慶章把她帶去採桑椹,並在田地裡強姦她;還有一次,洪明裕因辦居留證把她帶離雇主家,又伺機在家中性侵她。

年齡最長的「阿莊」是唯一力拒洪明裕性侵成功的,但遭他以拐杖毆打,還被洪慶章帶去種田,被迫看黃色電影。

至於洪明裕聲稱自己脊椎受傷,無能力性侵,義務律師賴芳玉說,洪明裕在今年三月二十九號取得的台南成大醫院證明是「勃起不全」,而勃起不全不代表不能勃起,只要有適當刺激,仍可以勃起性侵。

[新聞] 聯合報 仲介性侵案 5/19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