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芭樂票 總統騙選票

台灣移工聯盟(MENT)新聞稿

 

5 年前,馬英九競選時宣示:「推動長期照護保險與立法,4年內上路」;同時也提出「訂定『家事服務法』,保障家事工作者權益」。2008年至今,長照需求更 加迫切,台灣老年人口由239萬即將上升到2020年的380萬,而失能人口今年已突破70萬人,至2016年將高達77萬。然而,馬英九競選的承諾在哪 哩?長照保險立法毫無進展,外籍家事勞工仍然毫無勞動保障!

台灣現在的長期照顧道道地地是「血汗長照」

根據「中華民國家 庭照顧者總會」的資料,全台灣有長期照顧需求的家庭約有70萬,其中由家屬自行照顧者約佔65%(約45萬5千人)、聘請移工照顧者約佔28%(約20萬 人)、機構照顧者約4%(約2萬8千人)、其餘3%才是政府提供的長照服務。即,93%的長期照顧需求與責任完全落在個別家戶身上。而承擔長期照顧需求 65﹪的家庭照顧者與20萬的家庭看護移工的處境又如何?

家庭照顧者平均照顧年限高達十年、每日照顧時數14小時、缺乏喘息服務、缺乏支援系統,罹患憂鬱症的比例高達20﹪;社會新聞不時出現「丈夫砍死妻子」、「孝子悶死母親」、「弟弟我帶走了」等等照顧者與被照顧者的悲劇。

而 家務移工因勞動條件無法令保障,長期無法安睡、沒有休假、工作量過大而導致精神衰弱、體力不堪的實例亦令移工團體應接不暇。根據依勞委會官方統計,約有十 萬名外籍移工在台三年,完全沒有休假,平均每日工時超過14小時(勞委會委託世新大學調查的數據更高達17-18小時)。)

政府擺爛 長照血汗

 

這些事實都在在顯示,社會對長照需求的迫切,以及政府將長照責任完全丟給個別家庭去承擔,並無視於承擔長照責任的照顧者的血汗狀態。

2008年民進黨執政時,推出「長照十年計畫」,但執行至今,「十年長照計畫」所提供的長照服務需求僅佔所有長照需求的3%;而馬英九競選時承諾的「四年上路的長照保險法」,看來只是選舉的芭樂票。

2011 年底,馬英九競選連任時,為交代無法兌現的長照芭樂票,匆促推出「長照服務法草案」,然而,作為一個重要性不下於全民健保的社會強制性保險的前置基礎,行 政院提出的「長期照顧服務法(草案)」,被譏為「長照機構管理法」,除了未能有滿足照顧需求模式的多元設計、未能解決接受培訓的長照人力因勞動條件太差而 頻頻流失外,更保留了現存血汗長照的「個人看護者制度」(亦即個別家庭聘僱外籍勞工擔任長期照顧者)。

留「個人看護者制度」=「蚊子長照制度」

我們認為保留「個人看護者制度」將使政府建立的長照制度成為「蚊子長照制度」,因為有24小時看護兼幫傭的便宜移工可用,將大大減低對政府長照服務的需求;沒有需求,就沒有市場。就算衛福部建立的長照服務網,也將只是虛設的空殼而已。

無視照顧者權益與被照顧者利益的制度設計,如何保障照顧者不再血汗,如何保障被照顧者有所依靠?!衛福部誇誇其詞的「建構全球最完善的醫療照顧體系」更顯為不知民間疾苦、只為政治宣傳的唬爛笑話!

行政院長江宜樺說,台灣的未來不能等!,而我們認為,建立完善的長照制度更不能等!70萬失能者的長照需求需要被正視,照顧者的血汗現況需要被改善!

我們嚴正要求:
一、家庭照顧者和移工納入長照人力
二、廢除個人看護者制度
三、立法保障家務勞工

主辦團體:台灣移工聯盟
鬥陣團體:Asosiasi Tenaga Kerja Indonesia、MIGRANTE International、人民火大行動聯盟、人民老大算障團、三鶯部落自救會、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中原大學灼言社、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中 華電信工會、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台北大學翻牆社、台菲友好協會、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大學大陸研究社、台灣大學大學新聞社、台 灣大學勞工社、台灣生活黨、台灣性別人權協會、台灣師範大學人文學社、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台灣國際醫學聯盟、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台灣當代漂泊協 會、台灣農村陣線、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四方報、白刷刷黑戶人權行動聯盟、全國自主勞工聯盟、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同志諮詢熱線、兩公約施行監督聯盟、東 海大學社工系師生、法律扶助基金會工會、青年九五聯盟、非典型勞動工作坊、政治大學種子社、紀錄片工會、差事劇團、桃園縣群眾服務協會、桃園縣產業總工 會、婦女新知基金會、淡海二期反徵收自救會、紹興社區自救會、華光社區自救會、菲律賓歸僑關懷連線、黑手那卡西、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輔仁大學黑水溝社、樂 生青年聯盟、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

[新聞稿] 2013 移工大遊行--長照芭樂票 總統騙選票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