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一次的移工大遊行,今(13)日在凱道舉行,並行經台北車站,以短暫「佔領台北車站大廳」的儀式,抗議台灣社會對移工的歧視與排斥,最後遊行隊伍抵達民進黨統候選人蔡英文的競選總部,移工發表一封給蔡英文的公開信「您的一哩與我們的九十九哩」,期望正在完成總統最後一哩路的蔡英文,能正視移工人權保障還差九十九哩的慘況。

在蔡英文總部前,遊行隊伍並為血汗長照受害者默哀追悼,所有參與遊行的人在掛滿長照悲劇新聞的白綾上繫上黃絲帶,祈願長照悲劇不再發生,移工人權早日實現。

圖片來源:PNN新聞網

  • 看見家務移工,要求照顧正義
    今年移工遊行選擇在國際工日(12/18)前夕舉辦,而現在也是2016總統大選的倒數時刻,除了菲律賓、印尼、越南、泰國等東南亞移工團體之外,今年也結合了2016工鬥團體3一起走上街頭,要求政府改善血汗長照制度,政府必須承擔長期照顧的責任,並建立一個符合長照正義的長照體系,以保障所有人在長照過程中,不被傷害或被剝削。
    台灣社會的老年化使得長期照顧的需求越來越急迫,因政府長照服務不足而造成的長照悲劇更是嚴重的社會問題。今年各組總統候選人也都在競選政見中將長照列為重要政策之一。然而,三組總統候選人的長照政策只在經費預算上畫大餅,對於如何建置長照制度的具體內容均付之闕如;且各組候選人的長照政見中,均無視現存22萬家務移工的血汗事實,他/她們都把為台灣提供了20幾年長期照顧的家務移工隱形了!三組總統候選人的長照政見裡,完全沒有家務移工的存在。

因此今年遊行隊伍中有一座載著「阿公」的巨大輪椅,輪椅由一群被覆蓋遮掩的血汗奴工拖拉前行,象徵為台灣付出血汗勞動的家務移工,完全被忽視隱形的情況。

 

  • 蔡英文的一哩總統路與移工的九十九哩人權路
    遊行隊伍行經台北車站時,因過去一再有台灣人針對例假日移工聚集台北車站的現象,發出抨擊與歧視性言論,故本次遊行以短暫佔領台北車站售票大廳的方式,軟性抗議台灣社會對移工的歧視和排斥。
    遊行終點來到蔡英文的競選總部前,由移工代表分別以中文、英文、越南語、印尼語朗讀一封給蔡英文的公開信,信中除恭賀蔡英文即將走完競選總統的最後一哩之外,也希望未來的總統能正視現存的外籍勞工制度是缺乏人權保障的事實,改善奴工制度使其符合人權要求。
    公開信中移工期望蔡英文也能為移工的九十九哩人權之路做出努力,希望她當選之後,能做到三點政策改善:
    一、全面檢討外籍勞工制度,讓外籍勞工脫離奴工現況,成為自由的勞動者。
    二、立法保障家務移工的勞動權益,立即改善十萬家務勞工無法休假的問題。
    三、建立完善的長照體系,實現照顧正義;確保沒有人在照顧過程中受到傷害或剝削。

 

  • 正視長照悲劇的嚴重性,政府應承擔長照的責任
    最後所有參與遊行者,為血汗長照悲劇的受害者默哀弔念,祈求照顧正義。目前政府提供的長期照顧服務,涵蓋率不到1成。9成多的照顧需求都是由個別家庭想辦法承擔。有能力聘請移工的家庭,選擇聘僱移工,沒有經濟能力的家庭只好自己承擔照顧。不但家務移工的勞動條件惡劣,獨自承擔照顧責任的家庭也越來越無法承受這樣的照顧重擔,因此孝子悶死老母的、女兒精神崩潰將母親推下河的、父親悶死失智兒的,或是不想拖累子女自焚的、上吊的,以及家務移工因為工時長、工作重導致身心失常的悲劇不斷的發生。「老有所終」的期待,對於承擔照顧責任的家務移工、家庭照顧者,及失能者都越來越遙不可及。
    在政府長期從照顧責任退位、放任照顧市場化的狀況下,人民還要血汗多久?還要發生多少長照悲劇?
    今年遊行的訴求,包含長期照顧及移工制度兩部分:

關於長照部分:
一、短期目標:取消僱用外籍看護工不得申請補助資源之限制
取消「失能老人接受長期照顧服務補助辦法」第三條:老人聘僱外籍看護工或幫傭者,不得申請第一項第一款補助項目(即身體照顧、家務服務及日間照顧服務)及「失能身心障礙者補助使用居家照顧服務計畫」排除聘僱外籍看護工之雇主的申請使用規定,使雇用外籍看護工的家庭得以使用政府的長期照顧資源。二、中期目標:看護勞工應納入勞動基準法適用行業。
三、長期目標:停止個別僱用外籍看護工制度,政府承擔聘僱責任。
四年內全面停止個人/個別家庭聘僱外籍看護工制度,改以機構聘僱。機構以符合勞基法的方式安排照顧人力的提供。並於四年內由政府以稅收方式成立長照基金,承擔全民長期照顧責任。

關於移工制度的訴求:
1.廢除私人仲介制度,強制國對國直接聘僱
2.移工得自由轉換雇主
3.取消在台工作年限
4.廢除三年契約期滿需出國一日的規定,避免仲介再度剝削

[新聞稿] 12/13 「移工被隱形 長照血淋淋 」移工大遊行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