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善待外勞就是有國際觀」,那就該接受菲勞道歉、撤銷凍結!

因十四名台嫌遣陸事件,勞委會宣布凍結菲勞四個月,菲律賓政府於2月21日派出特使菲律賓總統特使羅哈斯(Manuel Roxas II)來台交涉,外交部部長楊進添於其抵台前態度強硬的表示,台灣要的是「A」開頭的道歉,此立場不會動搖。羅哈斯來台後雖經外交部以牛丼便當懲罰,仍堅持菲國總統僅授權其傳達「頭文字D─深表遺憾(deeply regret)」。隔日馬總統接見羅哈斯時態度強硬,譴責菲國政府犯下三大錯誤,必須道歉。

頭文字《A》 SORRY SORRY馬總統

因馬英九無法從特使口中聽到A開頭的道歉,勞委會主委王如玄隨即宣布,已取得工商界諒解,做好全面凍結菲勞的準備,三年內可將菲勞全部撤出台灣。王如玄聲稱,以最低薪資計算,扣除外勞在台生活費,台灣每年付出100億元給台工作的菲勞,如果全面凍結,菲國「一定會痛」!儼然將移工當作最佳報復武器。事實上,菲勞最沈重的負擔是在母國支付的6至10萬台幣仲介費,使菲勞來台前1至2年的薪水都在償債,該筆仲介費實際上大半拆帳分給台灣仲介。再者,本勞外勞同工不同酬,移工以低薪承擔底層工作,替資本家和十幾萬台灣家庭節省遠超過100億的成本,41萬移工在台消費也同樣創造就業和GDP。最明顯的就是,以往服務美軍和日本旅客的中山北路商圈,因美、日旅客減少而一度沒落,直到菲勞生活圈形成後,才使商家得以維持生計。但菲勞的貢獻都因馬英九聽不到「A字頭道歉」而煙消雲散。

在台菲勞,除了是台灣奴工政策的受害者,亦是菲國政府移工體制的受害者,更是馬英九政府凍結令的受害者;三重身份的受害者,為何在今日鄭重以菲律賓傳統的ATI-ATIHAN舞蹈,向加害者之一馬總統道歉呢?除了因生計而不得不代替菲國政府受辱外,更是要檢驗馬總統是否言行一致?馬總統因菲國政府不肯道歉而下令凍結菲勞,這是國對國的報復,也表示在馬總統眼中菲勞份量可抵一國之利益;因此當菲勞出面用「頭文字《A》(Apologize)」道歉時,馬總統應欣然接受;不能懲罰時高舉菲勞份量,菲勞道歉時,又嫌其輕賤。政府固然代表國家,人民也可代表國家!尤其菲勞是對台灣和菲律賓均有重大貢獻的人民,請馬總統傾聽來自菲國底層人民的聲音,接受道歉,並撤銷凍結。以證明自己奉行在文化大學校慶演講時所標舉的「善待外勞就是有國際觀」,而不是欺騙年輕人。
發起團體:

菲律賓移工團結聯盟(KaSaPi)、印尼勞工在台協會(IPIT)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
聲援團體:

菲律賓歸僑關懷連線(CAFC)、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天主教嘉祿國際移民組織台灣分會、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TIFA)、人民火大行動聯盟、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MIGRANTE INTERNATIONAL、THE MIGRANTE、GABRIELA、MIGRANTE ILONGGO、CIASI、黑手那卡西

補充資訊:Ati-Atihan可追溯至十三世紀,一群來自婆羅洲的馬來西亞移民,把臉塗黑並載歌載舞,表示感謝菲律賓原居民為他們提供土地,食物及資源。今日Ati-Atihan 成為天主教的宗教活動,每年一月第三個禮拜天的聖嬰節,以鼓聲、音樂搭配舞蹈,用以祈禱災惡遠離,並祈求聖嬰的庇祐。
★「頭文字A」道歉舞的配樂由韓國團Super Junior 的Sorry, Sorry及電音版的Ati-Atihan舞曲混音而成。

[新聞稿] 頭文字《A》 SORRY SORRY馬總統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