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七月,因為對法移民族群的好奇,我造訪了這次巴黎年輕人暴動的起源地Chichy-sous-Bois,僅三十分鐘的時間,不意外,眼前出現與巴黎香榭大道截然不同的景象,便宜的一元商店與不同膚色的人群,還有髒亂與貧窮。

這樣的郊區樣貌並不陌生,我在羅馬的圖魯區與紐約的布客林區見到同個模樣。都市中心吸納了所有資源,城市郊區,欠缺公共資源的注入,公共設施缺乏。沒有工廠與休閒娛樂,也就沒有工作機會。總人口數有六千餘萬的法國,有四百五十萬的郊區人口,郊區佔有25%的失業率!郊區只是廉價的貧民宿舍,於是窮人、移民,這些沒有社會資源的人聚居在此,每日清早前往都市討生路!

十月二十七日,兩名北非年輕人逃避警方騷擾而觸電喪生,所產生全法一連串年輕人縱火暴動事件,延續至今!

法行政部門的應變遭到輿論嚴重質疑,不當的官方應變與長期的郊區貧窮激發了連串的縱火事件!首先,法國內政部長斯沙吉表示對縱火事件的「零容忍度」,並以「人渣」稱縱火的年輕人,還說要清除城市毒瘤的郊區。暴動第四天,法警方以催淚彈誤襲清真寺的人群。第十二天,總理席哈克授權地方政府實施宵禁令。第十三天,內政部長又發表欲遣返已逮捕的帶頭縱火「移民」…..

相關新聞在歐洲各國連續幾天都是頭版,政治人物還紛紛對比各自國內現象,義大利反對聯盟波帝憂心義大利將步上後塵,德國則作出不可類比的評論。歐洲輿論有致一同提出這是法國移民整合政策的失敗,美國CNN與TIME雜誌也覆和相關說法。

提出法國年輕人的縱火暴動是移民整合政策失敗的說法,恐怕是誤解!三十年前也許這些縱火年輕人的父母面臨到移民整合問題,但,是第二代第三代的移民後裔,是土生土長的道地法國人了,怎麼可以再定性為移民整合問題?當掛上阿拉伯名字的法國年輕人被拒絕雇用,當去迪斯可舞廳還會因不同膚色而被藉故推辭,這已是職場歧視與社會平等問題,是法國面臨的嚴重內政問題。

年輕人借火傳信,控訴的是種種資源與對待的不平等,包含中心與郊區,膚色與人種。縱火緣起的Chichy-sous-Bois是法國在1960年代興建的平民住宅,特地為了安置法國客工政策下的各國移工。1973年的石油危機,讓西歐各國凍解了客工計畫,但是因為歐洲共同市場的整合與人權考量,讓這些客工與其家人,留了下來。在1970年代法國都市郊區貧窮與住宅問題就浮現。1981年法總統密特朗改變了長期以來同化(Assimilation)的移民政策,提出多元文化主義(Multiculturalism) 表示尊重移民族群。1982年推動法國去中央集權化,(Decentralism)政策,包含移民等政策下放到地方層次,表面上給予地方彈性的決策空間,但是卻造成各地方視其資源有無各自為政,於是多元主義的移民政策成了花瓶,國家在社會政策的逐步退出,使得亟須國家介入的平等精神喪失,防止歧視與資源重分配的律法不在,都市成為美麗幻景的象徵,執政者不願下放資源來解決郊區建設問題,郊區建設牛步化,窮人與移民聚居,放任郊區污名化,於是遊客,市民害怕往郊區移動,郊區成了另一個地獄世界!

這一次,這些移民後裔不過只是法國郊區貧民的革命先驅!

法國內政部長沙客吉一開始就定性為移民暴動,並表示會遣返縱火帶頭者,弔詭的是,縱火年輕人都是土生土長的法國公民,根本也不可能遣返?沙客吉的言論不過是一種輿論轉移,讓社會焦點轉向「問題的公民」—–「移民」,轉移為是特殊族群問題。而這些移民是「他者」,所以用驅離出境方式以保障社會安全。這樣的政治操弄容易結合﹝並加深﹞對移民的負面社會形象,避免縱火暴動擴大成對整個社會的失業與貧窮問題的挑戰,避免引起勞工等社會運動更大的結盟,這才是沙客吉真正害怕的後果!

不只在法國,移民議題在歐陸,是個敏感又被政治過度操弄的議題!從歐洲共同市場到歐洲聯盟,歐盟整合與擴張是歐陸菁英階級因經濟利益結合朝向擬政治實體的行動。但是欠缺社會政策的推動與整合,在經濟發展停滯的今日,歐盟會員國正面臨失業等社會問題; 荷蘭與法國對歐憲投下否決票,也被部分人士解讀為對移民問題的不滿。

比起長篇大論的社會重分配等政策討論,歸責於移民問題,似乎是個簡單的方式。正在整合各會員國的歐盟移民政策,如果不趕緊開展歐盟的社會政策,移民整合將會是空談,甚至將遭到會員國杯葛的命運。

法國大革命曾啟蒙了世界民主的發展,二百多年後,這一場向世界赤裸揭發法國內部不平等的嚴重社會衝突,不但狠很的甩了法國自豪的共和國精神:平等,一個大耳光!更應讓虛弱的歐洲聯盟社會政策引以為鑑!

龔尤倩 (義大利羅馬) 2005/11/10

巴黎暴動—-移民議題的政治操弄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