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無可忍!!第一次印尼家務工集體走上街頭!!

「聽聽印勞的聲音」記者會

尊重宗教自由 爭取勞動尊嚴

上週,三名信仰伊斯蘭教的印尼籍家務工遭雇主強逼吃豬肉的新聞喧囂塵上,不但凸顯了台灣人民對於宗教及多元文化的無知,此案更被國際媒體爭相報導,讓台灣丟臉丟到全世界去!由於此案最初其實是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所受理的勞資爭議案,且許多印尼勞工的反應,他們「不得不吃豬肉」的狀況,是非常普遍的現象,絕不是個案,而我們更主張,此文化衝突的背後,乃是源自更嚴重的制度性歧視!

不吃豬肉,我的自由!

5月16日星期天,有二十多位「IPIT印尼勞工在台協會」的穆斯林姐妹們,一反過往的溫良恭讓,戴著伊斯蘭女性的頭紗(hijab)站上台北街頭、集體現身,以印尼人、更是外籍勞工的主體身份,讓台灣社會聽見她們的聲音,不止是捍衛宗教自由,也是爭取勞動尊嚴。這是台灣人都必須上的一堂課!

無權說「不」的家務工

挺身出來講話的姐妹中,年紀最小的德莉,因為害怕被雇主發現,所以用頭紗和墨鏡把臉整個遮起來,她說,之前有位朋友就是因為不肯吃豬肉,而被其雇主解約、遣返,因此雖然老闆其實對她不錯,但在被要求吃豬肉的時候,德莉還是不敢跟老闆說不,因為她一旦被遣返,面對的就是高額仲介費造成的負債。其它姐妹的遭遇也都大同小異,雇主不一定強迫她們吃豬肉,有時還是熱情地邀請她們入境隨俗,「吃一點沒關係嘛」、「吃過了你就會喜歡」,但在餐桌這個權力場域,家務工沒有說不的權力。

muslim don't eat pork!!

而在行動之外,台灣社會之中,同樣的文化衝突時常發生在各個角落,但因勞僱雙方不對等且落差極大的權力關係,只有勞工會被「衝突」到:

  • 伊斯蘭教認為豬和狗都是骯髒不可碰觸的動物,但哈娜在印尼的外勞仲介機構受訓時,就被要求簽署「我願意照顧狗」和「我願意吃豬肉」的同意書,否則就不能來台工作。
  • 攸妮剛來到台灣,一次吃飯時,老闆娘跟她說:「你要入境隨俗啊!」便熱情地夾了塊豬腳放到她碗裡,她拒絕,但其他家人又勸她:「吃一點不會怎樣嘛!」哈娜只好硬著頭皮吃下去。她再來台灣之前,對於不可能不碰豬肉或豬油就心裡有數了,但真正讓她難過的,是她雇主家人那種「不會怎麼樣嘛」的態度。
  • 蒂雅是看護工,她家阿公最喜歡吃培根蛋餅當早餐,時常也帶一份給她,她也就只能默默吃下去。之後,蒂雅的心裡很不安,打電話回家跟媽媽說,媽媽安慰她,叫她不要擔心,她是為家裡打拼,上帝一定能體諒她的身不由己。
  • 瓦蒂跟雇主家庭關係良好,有天在餐桌上,孩子捉弄她,騙她吃了豬肉水餃,全家哈哈大笑,瓦蒂也只能跟著笑。

最溫良恭讓的印尼女性家務工站出來為自己的權益發聲

所有的外籍勞工、尤其是家務工,在工作場所中,通常很難使用廚房、冰箱,來烹煮自己喜歡的食物;而據官方統計,在台灣總共35萬的外勞中,以家務工為主的15萬印尼勞工休假最少,也就是說,有很多印尼勞工是連要出門買吃的東西都沒辦法,更不可能上清真寺做禮拜。他們之所以連一點跟雇主協商的空間都沒有,其實是源自於政府在制度上的歧視:法律限制他們不得自由轉換雇主,家務工更是被勞動基準法排除在外,雇主要她們工作整天不能休息、不准她們放假出門拿手機、甚至直接開除,全都是合法的。說到這裡,有些雇主會高聲喊冤:「我哪有這麼壞!」但背負著高額仲介費債務的外籍家務工們,怎敢試探雇主的底限在哪?

不吃豬肉,我的自由!

政策性歧視才是根本問題!

在台灣,來自於東南亞的14萬名外籍配偶和35萬名外籍勞工,加起來也幾乎跟整個新竹縣的人口一樣多了,但台灣人民對於東南亞文化還是相當無知且不尊重,最後才發生這起貽笑國際的事件;然而,這些無知和不尊重,更是源自於把外籍勞工奴工化的政策,政府都不把她們當人了,人民又怎麼會尊重她們呢?唯有在保障了外籍勞工的勞動權益之後,不同文化的互相尊重才有可能產生!

尊重宗教自由、爭取勞動尊嚴:「聽聽印勞的聲音」記者會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