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張榮隆

我叫潘氏鑾(PHAM THI LOAN),我來工作三年後回家休息二十天後我再來,到六月二十八號滿一年。知道可以到台灣是因為…我老公的….阿伯,姐姐的…女兒來台灣這裡工作五年 了,她說可以來台灣工作,而且說老闆對她很好,五年了!她一樣是照顧阿公,她來台灣已經第二個兩年,回家一個月又來現在還有一次兩年,現在她在苗栗。

故事的開始,從仲介談起

我來台灣工作是經過一個叫”競仁”的,他是當老師六十多歲了,在河內學校?國語,他幫公司(仲介)找來台灣工作,公司也叫他?我們國語。因為我認識那個人 所以他也就沒有收我那五十塊美金的仲介費,如果沒有認識”競仁”……..每個人他要收五十美金,公司也會給他錢五十塊美金,所以他介紹一個人來工作可以拿 到一百塊美金。

那時候他介紹八個人來(台灣),現在還有兩個人在台灣。有一個工作三年後回家不要再來了,一個一年多回家,我不知道甚麼事,講的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還有 一個人工作一個月太累了,打電話給仲介求救要換雇主,來一個月公司就被送回越南去了,欠了很多錢了。然後還有人來一年八個月…兩年都跑掉,有人四個月,有 人七個月就跑掉,工作太累了老闆不好!也有被警察抓到送回家。他介紹八個人來,現在就我和阿伯那個女兒還有媳婦(指越南親戚),那個女兒三年回家後不要再 來了,還有一個媳婦跟我一樣來四年了。

越南仲介在那邊我們要給他一千美金,我們在那邊學兩個月國語,吃、住也那裡包含飛機票,如果台灣有老闆要我們就可以馬上來,如果沒有老闆要,還有學三個 月、四個月不一定的。我們要來台灣前公司要我們寫那個借錢的!公司說我們如果沒簽名,我們就不可以來台灣工作,要我們回家去。我們給公司那一千塊美金都是 借銀行錢,如果沒有寫就不能來台灣工作。一定我們寫要我們簽名,還要要蓋紅紅的那個(手印)。有仲介公司沒有給她(其他外籍移工)簽名,假的簽名!沒有那 紅紅的,所以她拿到勞委會,仲介要還她幾十萬,一年多扣了十二萬。

仲介要賺錢嘛!台灣仲介要賺錢,越南仲介也要賺兩邊都要,我來第一年公司扣十二萬…..,然後我賺到八萬寄回家了,還銀行錢一千塊美金。錢我是用房子跟土 地借的,如果沒有還銀行房子就沒有了。那是好多錢啦!一千塊美金我們一輩子都沒有那麼多錢,如果我來台灣碰到壞老闆被送回家,一輩子也沒有錢還。如果我來 台灣碰到壞老闆被送回家,那我不敢回家了會去南越工作,沒有錢啦!不敢回家。我們北越比較苦南越比較好一點。 有些人沒有辦法跟銀行借錢,因為沒有房子土地只好跟公司借錢,如果跟仲介給借就會扣好多,我沒有給仲介借,所以扣十二萬。如果跟公司借扣二十萬。一家一家 公司不一樣,台灣公司ㄧ樣,越南不一樣(仲介)!我沒有借公司的錢我借銀行的,有些人沒有借銀行的,因為她們沒有東西給銀行(抵押),銀行不給借,銀行不 放心。我有一個朋友來台灣三年賺到四十五萬,仲介扣二十三萬她賺到二十二萬,三年….!你看仲介扣二十三萬!因為她是借公司的錢,不然他們(仲介)怎 麼扣錢?怎麼扣?我沒有跟借公司扣十二萬還少,她們(移工)借公司的扣二十、二十二萬,我們辛苦賺錢兩邊公司扣好多…好多!工作沒有問題每個月扣錢,如果 甚麼問題他們都不管,馬上送我們回家。

有一個朋友她來一年,小孩還小三個月大,借錢來台灣工作,遇到不好台灣老闆,不管住而且工作很辛苦!很辛苦然後她暈倒在地上了被送回家了(遣返)。以前沒 有人幫忙,現在有勞工局,以前都沒有人關心。以前有好多人被送回家,好多人回家因為沒有錢,好多家庭都還不了錢都離婚了!小孩子都好可憐。我看到好多人! 如果是我(遣返),我不敢回家,都沒有錢了,我們來工作銀行那個章(手印簽字)都蓋好了,房子土地都變成銀行的了,都不見了。所以我來台灣都不敢買新的衣 服,甚麼都不敢買!我們來台灣一定買夠三年的東西,衣服、肥皂……還有甚麼東西的,老闆都不給的!台灣物價好貴啦!不敢買啦!好怕!

我記的學國語時候,有一個今天來台灣工作,後天卻又到她,為甚麼來台灣又馬上回國了(越南)?為甚麼回來…回去?公司為了不讓我們看到,安排她住在其他地 方,不跟我們一起,我們去市場買菜看到她。我們說好奇怪勒?昨天我們看到她快快樂樂的要來台灣工作,今天怎麼看到她?我們好多人不要學了,我們去問經理 (仲介)為甚麼?要經理解釋為甚麼昨天他去台灣,我們快快樂樂的送她,今天為甚麼看到他在那邊?經理解釋因為台灣老闆還沒接受。那麼簡單!還沒接受會飛來 台灣,又飛回去?好多錢勒!公司說台灣通過電話講錯了,馬上回國,你看那麼簡單!解釋那麼簡單。

我說來要好多好多錢…飛來飛過去要好多錢,來台灣也有仲介嘛!也可以接受我們住一個禮拜,為甚麼送她來台灣馬上送她回家,解釋那麼簡單?不知道。我們抗議!一整天不想學了,為甚麼那麼花多錢,來一天馬上回國?不知道!經理解釋要等一個禮拜,台灣老闆才要她。

從辛苦磨合到互相依賴

我第一次來工作是照顧一個洗腎的,在中華路…她脾氣不好。雖然不會打人但她罵…。我聽到好多隔壁跟我講,…『妳來一天兩天…如果一個禮拜妳回家!… 』」。我跟阿嬤住二樓,二樓跟一樓不一樣的地方,離的很遠很遠,一樓阿嬤租給人家一個月兩萬塊。阿嬤有兩個兒子都沒住在一起,我跟阿?住二樓,我每天早上 六點半要先拜拜,拜那個天公拜、菩薩的,然後打掃,中午煮飯。

老二在工廠一個月賺七萬塊錢,老大那個小小的公司,要開車等…帶那個洗腎的,然後修理電的還有好多事…,他五點下班,朋友介紹他到便利商店幫忙賣東西,老 大有兩個工作,一天睡不到幾個小時。他們跟阿嬤不好,一個月來看一次,下班時候來看一下十五分鐘就走了,他住在南港不管阿嬤的事!薪水都是阿?給的。我跟 阿?吃很少,阿?一個禮拜給我兩百塊錢,買菜買肉買魚…。第一年我陪阿?坐輪椅出去買,後來阿?不能走要我自己去買,兩百塊買魚買菜不夠,我就去菜市場去 撿賣不完丟掉的,我撿一次吃三個禮拜,我拿報紙包起來放到冰箱裏。一個禮拜兩百塊不夠,阿?知道!阿?就是要我去撿菜想省錢啦!省錢阿?很高興,花錢她不 高興,沒辦法啦。

隔壁的講以前有三個不做走了,一個台灣來一天阿?不要,一個越南來三天跑掉,一個來四個月阿?不要,然後我來。第三個是大陸的!大陸籍不用三年就要回家, 薪水比較高有兩萬八。我想到因為先前越南的跑掉,所以阿嬤不能請人然後請大陸的花比較多錢,所以阿嬤很急。阿?給公司兩萬,公司給我一萬多,現在我來第二 次也一萬多。你看!大陸每個月兩萬八,因為越南跑掉不能請人幾個月,就先請大陸來幾個月,然後我來…隔壁跟我說,「妳勒…久的話,最多一個禮拜」,哈! 哈!…。

阿?脾氣不好,吃又不給我吃飽,睡不給我睡,每天叫我幫她按摩,按摩到睡覺,我沒按摩阿?睡不著覺會馬上起床,阿?身體不好,有…洗腎、血壓低、胃出血、 心臟病…那麼多病。我不敢說忍耐著,因為我怕被遣返,我怕被送回家,一輩子也還不了錢,剛來的六個月…阿?買那個小小饅頭,一餐蒸一個吃,六個月我不敢跟 公司講,我怕被送回家。六個月後我真的受不了,我吃那麼少沒有力氣,晚上不給我睡覺,我最後跟公司講了。

公司跟老大(阿嬤的兒子)講,然後老大慢慢跟阿?講,如果沒給我吃,我跑掉是要罰錢…」會罰很多錢!然後請大陸來…。阿?擔心罰錢,之後給我二十塊,十塊 買包子十塊買豆漿吃好一點,五天後阿嬤說太多了,然後叫我買泡麵十塊一包,我買十包吃十天受不了,然後又換二十塊,換來換去…。現在我看到饅頭我怕!三年 多…我不敢吃了。如果剛來的時候給我十個,我馬上吃完太餓了。

阿?說以前大陸來,想買甚麼她自己會去買,為甚麼我不自己買?我跟阿?說『我一個月賺七千塊錢,如果想甚麼買甚麼,哪有錢寄回家!照顧小孩子讀書。』」大 陸一個月有兩萬八,我一個月七千塊還要還銀行錢…。兩年多後阿?很疼我,就疼一點…不罵我了,哈!如果我沒去撿菜,阿?會問今天怎麼還沒去撿菜?我說還 早!隔壁還沒叫我去,阿?怕我不去。兩年多他走了…。如果阿?沒走掉我現在好一點,因為阿?現在疼我,她不罵我。有時我要去買菜,阿?會說我想要吃甚麼可 以買。阿?很省錢。好的東西我們不敢吃,雞肉、鴨肉…我們半年都還沒吃,都吃那絞肉,五十塊比較多,可以吃好幾天。

阿?走了之後,她兒子跟公司說我很好,請公司幫我找個好雇主,然後公司幫我找了四個…。兩個在台北兩個在苗栗,在台北一個是癌症病,不知道甚麼癌,公司接 我來看,住在十樓有電梯,要放那種IC晶片才會跑,不能隨便來隨便走,那種我怕所以我不做。台北還有另一位癌症病人,家裡有媽嗎、弟弟跟她老婆…要每天煮 飯,早上、中午、晚上都煮五個人吃,還要照顧病人,那個病人都插著導管那些東西…。以前只有我跟阿?兩個人吃很簡單,現在這個有五個人,不知道胃口怎樣, 那個癌症病的吃要吃不一樣,還有五個人都分開煮,每個都不一樣,我怕!跟仲介講幫我找不一樣的老闆。還有一個阿?講台語,我聽的懂一點,我還有書有空我 學,但阿?腦袋有問題會燒房子。我怕阿?燒房子,拿刀子殺我,我不知道怎麼辦!

仲介說有還有兩個在苗栗,問我要不要?我說我會暈車,到苗栗一百多公里怕受不了,跟仲介說你們講就好了,仲介說工作是照顧阿公,阿公有糖尿病,每天倒尿幾 次,還有晚上煮飯有老闆娘和兩個小孩…。他們這麼講,我說好。照顧病人和煮飯我可以。後來四月三十日仲介來接我,老闆打電話說阿公昨天住院!要我馬上去長 庚醫院。阿公身上的是管,尿管、呼吸管,還有那癌腸…好嚴重!九十三歲,六十多公斤不能走路。

如果我來看我一定不要,因為我相信仲介他們。因為阿?死掉時,她兩個兒子說我很好,請仲介一定要幫我找好老闆給我。他們很感謝找到我,沒有我的話不知道怎 麼辦,他們很忙……我打過119兩次,阿?低血壓五十多暈倒,如果我打給他們,等他們來要一個多小時,我打119十幾分鐘來了。阿?住院期間都是我簽名, 阿嬤之前說『要學我的名字要簽名,我的兒子沒辦法來…』

聽公司講來照顧阿公,每天倒尿,晚上煮飯老闆、老闆娘跟兩個小孩吃。仲介跟老闆講以前我跟阿?都吃外面,如果煮的不好不要怪我,慢慢講就好了。後來!三十日來接我,還沒到家,老闆打電話說阿公住院,馬上到醫院來,怪怪的!

換新雇主,遭無理剝削

阿公有八個兒子兩個女兒,白天一個晚上一個來看阿公,現在我想到…不是的!是怕我跑掉!因為我打掃一樓到五樓,看到滿滿的旅行箱,角落那麼多衣服,都是以前跑掉留下的。

那裏好苦還沒做到一個月,我就暈倒!沒辦法做,老闆娘好厲害。在一樓有請台灣人幫忙賣衣服,每天管我的事,規定五點我要起床,阿公還沒起床,我就要先打掃 一樓跟二樓客廳,六點泡牛奶給他兩個小孩喝,一個十七一個十五歲了,然後到一樓開那個鐵門,不是電動那種是要用力氣丟上來舊式的鐵門,還有中間那個收起 來,晚上要等那個兒子十一點半從學校回來,一定等他回來,我才可以拉鐵門,才可以睡。有幾次我睡覺老闆還叫我起床去一樓拉鐵門,不給她兒子拉。

晚上我跟阿公睡一起,小小的房間一個床,阿公睡上面我睡地下,沒有冷氣沒有電風扇也沒有窗戶,進出馬上要關門,因為那個味道會跑出去,阿公都大便!尿尿… 每天都臭臭的,隔壁就是客廳。其實老闆有很多房間有很多窗戶。但給阿公跟我住的是沒有窗戶的。老闆那裡是五層樓的房子,在紅綠燈旁邊角落的房子有很多窗 戶。樓下開店賣衣服每天規定我幾點起床,幾點工作打掃,東西全部都要擦,擦完還要拖,晚上要等他兒子回來關鐵門才能休息,睡覺睡在阿公旁邊,有時阿公晚上 起床我也就沒辦法睡。這個阿公是在苗栗頭份那裡。

在那裡我看到很多行李,有很多人跑掉就是這裡,因為我吃苦那麼多,我做不到!一定好多人做不到,那個老闆娘的嘴巴太厲害!後來我來跟勞工局講,工作太多太 累,我做不來沒辦法做。老板娘跟勞工局說你們是來跟我吵架的嗎!為甚麼那麼大聲!幾個小時下來都是老闆娘講不給我們講,好厲害!

在那裡我五點起床打掃工作,如果阿公起來會大聲罵,說肚子餓要起床要吃東西,如果六點我還沒打掃好阿公一定叫,抱他起床坐輪椅,…倒掉尿尿,然後給她漱口 裝假牙,之後擦屁屁,給他吃飯前的藥,等個十五分鐘,要泡一杯牛奶給他喝,然後去煮稀飯阿公跟我吃的,我要餵阿公因為他沒辦法自己吃,阿公吃好,我馬上去 打掃三、四樓,如果十一點半沒做好一定下來煮稀飯,一點要抱阿公來輪椅,推阿公去睡覺。

早上老闆娘他們都吃外面,晚上他們都會回來我就要煮。阿公睡覺時我馬上要去摺衣服,昨天洗好的衣服,洗澡完一定要洗當天的衣服,衣服不可以放到明天。衣服 都是我用手洗,有洗衣機老闆娘不給洗,她老公不知做甚麼工作衣服很髒,都油油髒髒的!一個小時還的洗不乾淨。老闆娘很節省,一張衛生紙會要我拿半張就好! 說一張那麼浪費。

老闆娘要我〝摺樣〞,就要跟賣衣服的一樣摺的很漂亮,不一樣不行。阿公和我的衣服收起來了,其他五個人有五個衣櫃,兒子跟那個老公一樣,穿衣服都一樣!內褲看起來都一樣,如果我放錯了老闆娘馬上罵出來。

從醫院坐車回家,我還在暈車,老闆娘就叫我來,?我說這個是弟弟…那個是妹妹…那個是我老公…那個是阿公,第二天放錯她就罵人!

兩個兒子一個女兒,一個十七歲一個十五,一個二十歲。老大禮拜六禮拜天回來,學校不用讀書,還有女兒。一天好多衣服,學校的衣服還有白天的衣服,睡覺的衣 服起床馬上丟!隨便丟那沙發椅上,我去收起來洗、摺。兒子跟女兒一個樣,便當也是這邊放那邊放,第二天如果沒找到便當盒給他帶,老闆娘那個嘴巴馬上罵我。 便當跟碗一樣,晚上九點洗乾淨放在一邊,十一點睡覺一定要全部拿去烘,七個人七雙筷子七個碗都不一樣,如果拿錯了不行!衣服衣櫃不一樣,一點不一樣都不 行。

我有跟老闆娘說小孩都十七、八歲都大人了…她說『唉啊!妳看妳…你泡一杯牛奶你好累嗎?』我說不是的累的問題,我受不了了,不是泡一杯牛奶,是小的事情大 的事情都我……。我是到勞工局跟老闆娘說這事情,勞工局是我聽收音機講的。後來勞工局跟老闆娘說現在如果給我回來做,一定照顧病人,其它不用…。

我同意照顧阿公如果有空我可以打掃,今天打掃一樓明天打掃二樓…不是阿公去睡覺我去睡覺,不是我累還罵我。老闆娘說不接受,她說不要了,來一定做…。因為協商失敗,勞工局說因為雇主扣我錢,要仲介幫我追,給我地方睡。

現在阿公還要請外勞,老闆娘想要遣送我越南,如果我回越南仲介拿到遣送出境單子,仲介馬上可以幫阿公找到人。我說不行因為我還有一年多時間,我花那麼多 錢,我不回家我要在這邊工作。老闆娘說我不想做,就送我回家!勞工局說現在還有一年多要我回家,那給錢送我回家,老闆娘說『哪有可能!一年那麼多錢給她, 那麼多錢快快樂樂的回家,哪有可能!』現在如果給我換老闆,阿公沒辦法請人,要等!等時間,我等阿公請到人,要老闆娘幫我簽名,我才能轉換老闆,現在我要 等。

仲介先帶我住在他家,仲介沒有地方給我住,晚上睡覺白天帶我去公司關起來,要尿尿他們帶我去,想買東西吃他們帶我去,都是用我自己的錢,他們沒有給我錢, 買好了回來關起來,第二天他們帶我住旅館,一天一千三百塊,用我自己的錢仲介扣我的錢。我照顧阿公二十六天,然後我昏倒公司來接我帶我去勞工局,我問我那 個薪水,仲介說要等幾天,雇主沒有來,然後二十八號勞工局要公司告訴老闆一定要來處裡。

公司跟老闆娘講現在如果給我回來,照顧阿公之後如果有空可以幫忙打掃,現在來一定照顧病人,就是照顧病人。老闆娘說不接受,現在想要我回家,仲介講如果我 要回家,給我一半機票錢,如果那個機票一萬塊他就給五千,我說不要!因為我還有一年多,現在老闆和我都在等時間。這段時時間吃住都要用我的錢,我也沒有地 方住。然後勞工局打電話給公司講一定要找個地方給我住。然後仲介打電話,一下這邊一下那邊問,最後問到這邊(庇護中心)。電話號碼是勞工局幫忙給的,如果 勞工局沒給仲介電話,他們一定給我住一千三那邊。

我暈倒仲介送我去勞工局,老闆想送我回去,因為這樣阿公那邊才可以請人,現在我在這裡,他們就沒辦法請人照顧阿公。我跟勞工局講老闆還沒給我錢,工作二十 八天給我二十六天還有兩天沒有給我,公司跟我講說不要了,因為老闆娘現在還沒有簽名同意妳轉雇主。算了我不拿了,差兩天我不拿了。

我在勞工局有問那個小姐,電腦查為甚麼有外勞跑掉,阿公那裡有那麼多外勞跑掉,還可以給他們請外勞?那個小姐說有八個人,今天老大跑掉,等四個月換老二 嘛!老三……現在我這個是老八了,在電腦記錄申請人不一樣,但阿公的地址是一樣的。我看那個阿公的名子是一樣的。他們一定都知道,政府不管的。

不願再涉險地

第三次我不要來了,不要了!如果回到越南遇到想來台灣工作的,我會跟他們講,每個人都不一樣,我命不好碰到壞老闆。老闆不一樣!有好命有不好命的,如果碰 到好的可以做九年,碰到不好的…。我現在怕了!我現在剩下一年多,碰到好的老闆我做兩年,不好的老闆我一年回家了。我在阿公那二十六天時間好慢!好慢!好 像一年多。我碰到幾個老闆都好壞,真的!

我在是住在北越那邊,我跟我老公都在種田,一年種稻兩次,六個月一次、六個月一次,種稻、割稻好了曬乾乾賣掉就沒事了,算一算不知道有沒有五百塊美金,很 少的啦!我們那邊工作機會很少,工廠都是要年輕的,沒那麼簡單,我年紀大沒有人要啦!我來三年回去,越南現在越來越好了,不會像以前那麼苦了。

在越南我有兩個女兒一個兒子,老大女兒二十歲,老二男的十八歲,老二明天考大學,老三今年高中十六歲了,老大今年還在讀大學,要花那麼多錢!老公幾個月好 久都沒工作了,以前蓋房子工作太累了,去醫院照x光說骨頭、關節退化了,這邊好痛那邊好痛的,現在不能工作了,小孩讀書那麼多錢,我不能沒有工作,我來工 作想給他們讀好,到工廠裡找工作不給他種田,種田沒希望。

榮隆的訪談感言

「外籍移工轉換雇主,要原雇主同意嗎?……」在訪談到最後時我問一旁在TIWA工作的友人,一邊想著荒誕的法律規定,雖然自從接觸一些處理外籍移工和配偶 的NGO團體,也聽過一些移工在台灣的故事,但在訪談中才更能深入理解及體會法律的荒謬。以及故事主角鑾所質疑,為何一再壓迫外籍移工奴役移工,導致移工 受不了壓迫逃跑,卻可一再申請外籍看護,讓事件一再循環上演,甚至連官方知情的辦事人員對此也無可奈何。

外籍移工轉換雇主需要原主同意?如同鑾的雇主違法在先,聘請的是外籍家庭看護工,在無理的僱主壓迫下,變成一名二十四小時待命全能的家庭奴工,在受不 了勞務壓迫下,進入勞工局的糾紛調解下,兩造雙方關係形同撕破臉。還有法律規定雇主與仲介名額的問題,有那個雇主會在這種情況下簽字,同意讓移工轉換雇 主?法律是可以救人,不合理的法律卻可以變相殺人,成為幫兇。

「世界是平的!」擁護自由貿易的人是這麼說,但我自問真的是這樣嗎?我們何嘗有幸生在台灣不是東南亞或非洲大陸,何嘗有幸生在都市,不是農村更不是偏 遠山區。台灣少數人看歐美白種人是卑躬屈膝,是仰頭瞻望,看待東南亞同是亞洲人的越南、柬埔寨、菲律賓、泰國……卻是叱之以鼻,打從心裡認為他們是次等人 類。隨著機緣巧合,台灣站到地理的位置,國際政治鬥爭的夾縫中,經濟發展比某些國家快了那麼一步,走過那段生活拮据物資缺乏的年代,同樣也讓一些台灣人迷 失了善良寬厚的本質。

聽著鸞說著她在台灣所遇到的事件時,在我心裡浮現著一個影像,台灣被外族統治的陰影然到在我們心裡復活了嗎?讓我們用相同的手法對待這些遠離家鄉出外打拼的「異族」,她們不像來台的看護工,卻更像是用錢買來的奴隸。

整理這篇訪訪談搞,我一遍又一遍的聽著鑾說著她的故事,說是因為語言上的表達讓我有些吃力,但更重要的是我盡力想把鑾她的故事完整用文字完整的重現。 很可惜的是我沒辦法,我無法用文字呈現出鑾在訪談中的激動和疑惑,更多的是無法將她的經歷過程完整表達,不只是因為文字跟語言有很大差異,還有是我根本無 法進入那種,被經濟與政治聯手打壓下的農民和勞動工人,尤其是那群來台工作的外籍移工。

自己因為十年前在職場受傷後,接觸一些社運團體,目前也經常參與社運活動。有時跟一些非社運朋友聊天的時候,他們都經常會講一句「你們是在做善 事…。」而我當時也不想回應聽聽就好,而今在整理鑾的稿子後,卻讓我有另一種想法,我認為這些社運人士所做的不是在做善事,也不是在積功德,卻更像是在贖 罪!為台灣這塊土地育人民在贖罪,彌補一些少數人帶給台灣的罪孽。我知道所做的永遠彌補不了,在他們來台之後所遭遇的總總不合理對待,身體和心裡所受的傷 害太大了。如果不改變在這資本與政治力的聯合運作,事件還是源源不絕的發生。

整理訪談的內容中,也凸顯了台灣高齡化社會下的問題,許多家庭問題如父子、母子、婆媳……等等,雖有著親情血緣無法相互溝通相處,致使外籍看護變成另 一種親情的橋樑,替代子女盡孝照顧年老父母的一種方式,如鑾的第一任雇主便是,經濟因素也是主因之ㄧ,做子女的因為經濟因素,需工作賺錢彌補高漲的物價壓 力,薪資較低的東年亞籍外籍看護,彌補了老人照護的人力缺口。

外籍移工跟我們一樣有血有肉,為了小孩子受更好的教育,希望辛苦工作能彌補家庭經濟,可以過好一點的日子;這跟天下所有辛苦工做的你我有甚麼不一樣? 他們愛他的家庭,愛著他的家人,「愛」讓他們堅強。但少數的仲介與台灣人卻把這種愛變成一種奴役的枷鎖,把他們牢牢的困住。在鑾的身上我看到不像是來台照 顧病患的看護工,卻像一位被仲介與雇主聯手買賣,剝削壓榨的奴工。

室內二重奏,勞工篇--阿鑾的故事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