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總統大選不到二年了,阿扁總統的年底外交出訪刻正緊鑼密鼓的安排,搭配扁政府的南向主張,如何能在成功登陸東南亞諸國,締造經濟、外交雙贏的風光局面,為2004年總統選舉熱身。執政當局馬不停蹄,目標瞄準的是與我方民間、企業有密切關係的外勞輸出國。

2002年7月31日,勞委會閃電般的宣佈了凍結印尼外勞的政策,理由是印勞逃跑率太高,不願配合仲介費調降云云;隨即呂副總統至印尼訪問,傳出了與印方 暗盤交易的新聞,輿論紛紛擾擾;勞委會對於凍結印勞的真正原因,始終三緘其口;然而事實上,根據外電指出,阿扁政府初探印尼行程受挫,方是7月31日勞委 會無預警的凍結印勞的主因,呂副總統銜命挾威而至,一手凍結印勞、另一手天然氣買賣,成功的營造外交雪恥。擁有一億七千萬人口,全世界有五百萬勞動力輸出 的印尼政府,真擔心台灣凍結印勞的效應嗎?恐怕不是,印尼政府關心一約數年、上億元的天然氣生意尤勝於10萬的台灣印勞人力市場。台灣政府關心的是外交破 冰入境上壘,印尼政府關心的是經濟市場的買賣,雙方政府各打各的算盤。外籍勞工,只不過是來往角力的煙霧彈罷了。

2002年8月29日,勞委會主委陳菊出訪泰國受阻,中泰勞工會議無法適時召開,「中泰直接聘僱協定」無法簽署,勞委會反映強烈威脅泰方要自付後果。「中 泰直接聘僱協定」難道一定要簽嗎?勞委會推動了幾年的直接聘僱,成功件數有限,複雜的聘僱外籍勞工程序是無法直接聘僱的殺手,真正可以執行者往往是大資本 企業。

但是,這一回所謂的「直接聘僱協定」,泰國可是真的在意。

根據外電報導分析,甫於去年上任的泰國總理塔信,親眼目睹其對手前總理申普潘在泰國東北部選舉慘敗的經驗,正誓言整頓泰勞高額的仲介費市場。泰國東北部, 正是泰國勞工輸台的大本營,仲介費的剝削成為泰國輿論批評舊政府的焦點,新總理塔信吸納了不滿民眾的選票,贏得大選。泰國勞力輸出不過七十餘萬人,其中有 十二萬六千人在台灣;面對泰國最大的勞動力輸出市場,台灣;泰國新政府急於透過簽署「中泰直接聘僱協定」藉機整頓泰國紊亂的仲介市場。無奈正巧碰到中共總 理李鵬即將訪泰,在中共強大的壓力之下泰國不得不拒發陳菊簽證,還急著於九月五日派高層官員來台致歉。延續著凍結印尼事件的政治效應,勞委會採高姿態立即 修改若干外勞申請表格並於9月2日使用,增列「申請國別與人數」,預料將展開技術拖延,為反制泰國作準備。

印尼、泰國、越南以及菲律賓,目前佔據了台灣三十一萬外勞市場的外勞輸出國,短短一個月之間,印尼、泰國相繼面臨台灣政府的制裁;猶記2000年菲律賓外 籍勞工也被凍結了七個月,期間勞委會雖一致宣稱是因為菲勞逃跑率過高,但是眾所週知是台灣與菲航航權爭議談判未果才是主因;日前,勞委會主委陳菊下達全面 檢討外勞政策的指示,職訓局局長郭芳煜並指出,哪個國家配合我政策哪個國家不配合,未來都將會有不同的做法,口氣強硬,但是說的坦白:「配合不配合」才是 重點。媒體聚焦在外籍勞工議題上,看到的不是外籍勞工的現實處境,不是真正面對外勞逃跑的結構分析,反而是國際上受盡委屈的台灣政府如何粗暴的拿外勞輸入 國反制。

台灣高層外交出訪的左支右絀,一再證明國民黨政府時代所開發的四國外勞市場,無法配合台灣當局的「政治算盤」,不滿意的扁政府早已積極開發、尋找可「配 合」的新的人力市場;9月1日,台灣與外蒙古互設代表處,基於外蒙古與中共的淵源、在政治上、在國際宣傳的戰略考量,勞委會官員不諱言,引進蒙勞正緊鑼密 鼓的評估中。雖然台灣市場對蒙勞接受度遲疑,但是有了國民黨政府在1998年與尼加拉瓜簽署的勞工引進條款卻造成門可羅雀的前車之鑑,扁政府對於蒙勞引進 當會戮力為之。以避免失掉這塊民進黨在外勞外交上的佈局。

接連的外勞政治動作,從凍結反制、出訪配合、尋覓新外交「貨源」,扁政府的外勞政治學,真是使用的爐火純青。外籍勞工在台灣的勞動環境下墊底,在外交角力下一樣淪為被使用的工具。

台灣引進外勞十二年了,外籍勞工已存在在台灣街道、公園、醫院,看謢著每一個最需要保護的家人;外勞政策與民生政策、社福政策、勞工政策,息息相關,外勞 政策涉及到社會如何認識與接納這一群的異鄉人,台灣的勞動環境如何對待這一群墊底的勞動者。當地方政府積極的創造民眾與外勞的文化交流與認識,翻轉刻板 的、污名化的外勞印象,進行實質的「外勞外交」的同時;中央政府的凍結外勞政策,讓各地多年累積的對於外勞文化資產的了解與社會信任度、適應度,面臨衝 擊。

中央政府以外交政治為優先考慮的外勞政策,社會大眾將面對對於新的外勞族群的文化了解與認識、社會教育的挑戰。這樣的處境,挑戰台灣社會與無數個雇主,也 挑戰新進外籍勞工對於外勞困境的認識與改善;這樣的「外勞政治」顯現台灣仍沉浸在經濟奇蹟迷思中的優勢民族主義姿態,並且在勞動關係中、在外交政治角力中 繼續發酵。

佔營造業、製造業多數的十二萬六千餘名泰國勞工,或許有來自企業界反彈的壓力,繼續與勞委會反制泰國的行動角力;佔家庭監護工、幫傭多數的印尼勞工,因雇主多為小市民,反而因為沒有集結的力量,只得被迫隨政策而逐流。

這一場的外勞政治,政府玩得火熱,勞動者的工作權益,變成外交的籌碼,只不過這一次連小市民也被迫參與。

外勞政治學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