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化弱勢 勞工團體批判政策殺人
■苦勞報導2006/11/17

繼 2003年2月劉俠事件,與今(2006)年九月台中王家一家四口遭菲傭比西塔砍傷事件後,11月14日,又發生越傭阿美砍殺雇主,造成雇主家庭一死一傷的慘劇。居家外勞失控傷害雇主的政策性因素:聘僱外勞雇主的家庭缺乏社福體系的援助、居家外勞又沒有勞動法令保障,勞雇關係成為無法預測的不定時炸彈,問題牽延多年未獲解決,家事服務法推動聯盟今(11/17)召開記者會,邀集內政部及勞委會、職訓局代表,要求給與聘雇外勞雇主「喘息服務」,並儘速制定「家事服務法」。

天主教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阮文雄神父與十幾位越南外勞代表,首先為不幸罹難的蔡姓雇主祈禱,希望蔡老太太的在天之靈能夠安息,阮文雄說,他昨天已經去探視過跳樓自殺的阿美,雖然目前沒有生命的危險,但今後勢必癱瘓的她,十分掛念在越南的五歲、六歲的兩個小孩。居家外勞因為生活在雇主家庭,缺乏與同儕交往的機會,發生任何狀況,必須獨自面對;曾經擔任劉俠事件菲傭薇納辯護律師的詹文凱也認為,家庭外傭孤立的狀況,是造成她們處在不穩定、隨時爆發狀況的主因。

而家事服務法聯盟代表龔尤倩在分析三起外傭攻擊事件時,也指出,三起事件顯示出的同質性是,勞僱關係都相當良好,只是爆發突發性攻擊事件的原因,都是外勞在 24小時全年無休的狀況下,產生的情緒不穩,問題直指社福與勞工政策的缺失;陽明大學衛生福利研究所教授王增勇批評,台灣極度「殘補式」的社福政策,放任外勞成為社福的主軸,阿美的事件不是特例,衛生署、社會司必須為政策殺人負起責任;王增勇說,目前政府提供的「喘息服務」,用行政命令的方式,排除已僱用外勞者的適用,這是剝奪僱用外勞家庭享受社會福利的權利。如果居家外勞受到勞動法令保障,則外勞休息時間,形成照顧的空窗,這逼使需受照顧者的家庭,去反對對居家外勞的保障;這種「弱勢者之間相殘」的狀況,王增勇認為,如果不是政府以社福體系支援、介入,根本不可能解決。

事情很明顯,工人的權益被殘破的社福體系絆住了,勞委會、職訓局打蛇隨棍上,當然有繼續拖延外傭適用勞基法,以及把「家事服務法」擱在一邊的藉口,強調必須必須跟內政部的長期照護政策配套,等於直接把球踢回內政部。而代表內政部社會司出席的科長邱月雲說,目前內政部提供的「喘息服務」資源有限,沒有僱用外傭的長期照護者,都不夠用,更何況要照顧到「經濟條件比較好」的有僱用外傭的家庭,邱月雲說,如果這些家庭有喘息服務的需要的話,可以自己去購買;此話一出,立即引起在場者的質疑,有聘僱外傭的需長期照護家庭,是不是就比沒有聘務外傭的家庭有錢,這一點,官方根本提不出任何佐證;更嚴重的問題是,這樣的政策,硬生生把需要長期照護的家庭一分為二,給予差別的待遇,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秘書長顧玉玲質疑,為什麼需要長期照護的家庭,可以因為聘僱了外傭,而失去政府提供的社會福利的權益?同時,所謂補充照顧的目的,是為了怕負擔照顧工作的人壓力過大,那麼,在照顧失能者的本國人與外國人之間,要有如此歧視性的待遇?

王增勇也強烈批判內政部利用行政命令,在弱勢者之間製造矛盾與階層分化的作法,他認為,內政部不斷強調財源有限,那是自我設限,迴避問題的作法,既然是資源不夠,就應該主動編列預算,滿足所有需要長期照護工作家庭喘息服務的需求。出席記者會的立法委員雷倩並要求勞委會、職訓局與內政部兩週內提出改進方案。

喘息服務不及於已聘雇外勞失能者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標籤: